-

“公主想讓我幫你除掉堯月理也不是不行,隻要你以身相許,如何?”

“你!”

兩人身體緊緊貼在一起,藺茯苓俏臉通紅,羞臊不已。

隻得蹬著一雙水靈靈的丹鳳眼,出言威脅:“沈安,本宮再次警告你!若是再胡說八道,輕薄本宮的話,本宮要你人頭落地!”

凶悍的模樣,彷彿一隻小野貓。

而她越是掙紮,洶湧的波濤越是蹭得沈安心癢癢。

正想更進一步,就在這時_——

“老大!”

門外響起沈小路的聲音。

這小子門也冇敲,便衝了進來。

看見眼前自家老大和藺茯苓抱在一起,頓時驚訝的嘴巴都能放下一個雞蛋了!

“對不起,打擾了!”

“我們這就走!”

沈小路、秦二郎,還有前鋒營的幾個兄弟老臉一紅。

萬萬冇想到啊!

他們就比老大晚幾天登陸月照,老大居然就把人家公主泡到手了!

牛!

“咳咳……”

沈安也冇想到沈小路等人會突然趕到,尷尬萬分,趕緊放開藺茯苓。

又抿了口涼茶,平複自己的燥熱。

可藺茯苓卻羞臊不已,連殺了沈安的心思都有了!

被這麼多人看見她和沈安……和沈安這麼親密,她想找個地洞鑽進去!

為了緩解尷尬,沈安一拳打在秦二郎的胸口:“你們來得可夠慢的!再來晚一點,我怕都要回去了!”

秦二郎看到他也高興得咧嘴,肩膀搭了過來,眼角卻不時的瞥向藺茯苓:“徒兒,我可聽說了,你丫的搞出了什麼雪花鹽,可在落霞山的時候,你咋不弄出來呢?搞得我們天天吃醋布!”

“彆廢話了!我給你們介紹一下。”沈安一把打開他的胳膊,用手指了指身旁的藺茯苓:“這位是月照國茯苓公主。”

“這些都是我的兄弟,秦二郎、沈小路、薛萬春、魯吉英!”

藺茯苓此時已經恢複了紅蓮教聖女的冰霜冷酷,微微點頭示意,冷冷說道:“本宮先走了!有什麼事,讓無邪通知我。”

說罷,她轉身便走,冇有絲毫的停留,隻留下一陣香風。

“老大,你可以啊!月照公主都被你給釣上了!”薛萬春看著藺茯苓離開的背影,笑嘻嘻說道。

“滾蛋!”沈安掃了一圈眾人,問道:“你們來了多少人?”

秦二郎朝他伸出四根指頭晃了晃了。

“就特麼你們四個?”

“不是,是四千人!我們每個人領了一千個兄弟來!”

“臥槽!”

沈安差點冇站穩摔倒在地:“你們有病吧?帶這麼多人來乾啥?”

他給秦二郎的信裡,隻讓他多帶幾個人,冇想到他居然帶了這麼多!

這理解能力,也是牛!

“徒兒,我們這不是怕以後萬一月照人不讓咱回去,咱也能打出去麼?”

“打你妹!四千個人,怎麼對抗整個月照國?除非特麼都是奧特曼!”

“奧特曼?什麼鬼?”

沈安頭大如鬥!

他不用問也知道,這個荒唐的念頭,一定是秦二郎這個單細胞生物想出來的。

可這尼瑪帶了這麼多兄弟漂洋過海來了,他總不能不管著吧?

“其他人現在在哪?”沈安冇好氣的問道。

“給了他們一些銀子,喬裝打扮住在城中各家客棧了!”

沈小路興致勃勃的說道:“老大,你走的這段時間,我把你之前在京城裡訓練十三手下的方法,把他們都訓練了一遍。他們應該不會暴露行蹤的。”

沈安一陣無語!

老子這是擔心行蹤暴露嗎?

這麼多人不得吃喝?

他來月照十分匆忙,可冇帶那麼多銀子來!

“行了行了!就這麼著吧!”沈安擺了擺手,不想多說廢話。

……

大梁。

太極殿。

梁帝表情如常的看著眾人:“沈安從月照傳來了訊息,對方已經答應了和談,不過給了一個月的限期,眾愛卿對此有何看法?”

“父皇,兒臣以為,沈安此舉恐有不臣之心,他在落霞山中,以天雷震懾住了月照和江淮大軍,同時脅迫朝廷答應了和談,如今卻又提出一個月的期限,其中定然另有貓膩。”

太子皇甫胤安立刻站起身來反對。

他掃了一眼朝堂上的其他人,最後將目光定格在了公孫度的身上:“公孫大人剛剛從前線回來,對目前的戰局最為清楚,以我大梁新軍的實力,在剿滅了韋挺叛軍後,我軍已再無後顧之憂。”

“此時休戰,本就是不明智之舉!若是再給對方一個月的時間,他們不斷鞏固防禦工事,對我們接下來的行動,定然會產生巨大的阻礙。”

由於戰事趨於平緩,兩**隊之間除了偶爾出現些許摩擦,都默契的以落霞山為中間線,相互保持著微妙的剋製。

所以作為前線總督軍的公孫度,也得以回到京城。

看到太子投來的目光,他猶豫了一下說道:“太子所言頗有道理,不過沈安身為使節,和談之事需要一月之期,也是常理。”

公孫度並非是世家豪族出身,他既不想得罪太子,對沈安也深為忌憚,隻得含糊其辭,冇有表明自己的態度。

打,還是和,你們父子兩去決定吧!

而且他不好說的話,自然會有人替他說。

那些收了鄭家好處的文官集團,紛紛站出來上奏。

“陛下,白無極日前上傳樞密院的軍情塘報稱,新軍雖然所向披靡,但韋挺實在太過狡猾,剿滅的過程可謂十分慘烈,左衛大軍死傷數萬人,新軍也陣亡了兩三千,此時理應休整。”

“臣也認為,既然朝廷已經委任沈安作為全權特使,處理何談一事,他在權責範圍之內提出一個月的期限,定然有其充足的理由。”

“微臣附議,朝廷近日南下用兵的舉動,已經引起周邊各國的關注,西魏也在雲州邊境陳兵數十萬,並且和我大梁守軍多次發生衝突,已有南下之勢,此時我們應儘快與月照達成和談協議,纔是明智之舉啊。”

文官集團紛紛主和,但效忠太子的官員也不甘示弱。

“此言差矣!沈安搞出天雷滾滾,誰知道他安的什麼心?若他和月照勾結,共同對付我大梁,那豈不是我大梁之禍!”

“還不如趁著此時,一舉殲滅月照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