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安前腳剛讓人將訊息傳出去,藺茯苓後腳便來了驛館。

她還帶了一個身著紅蓮教服飾,全身上下都蒙起來的男人。

“公主,你這是?”沈安不解。

“和談的事情剛剛定下來,沈特使在我月照朝堂上可是得罪了不少人,我派個人來保護你。”藺茯苓仍然一臉清冷。

“不是吧,公主不信任沈某,還派人來監視我?”

沈安目光灼灼,盯著藺茯苓白皙的臉頰,故意調侃。

藺茯苓被他著目光盯得羞臊不已。

這臭男人!

她怎麼覺得,沈安這臭男人無時無刻不在調戲自己?

狠狠瞪了一眼沈安,她解釋道:“他叫無邪,是個天生的啞巴,而且大字不識一個,但一身功夫卻十分了得,本宮曾救過他的命。”

她也不知自己為何要說這些,可看到沈安誤會,就想解釋一下。

“我信你!”

沈安會心一笑。

冇想到這位宗師級的聖女,麵冷心熱啊!

怕自己被堯月理的人刺殺,還派個人保護自己!

而且還這麼妥帖,派了個不識字的啞巴,不會窺探自己的秘密。

她對自己這麼上心,難不成……是看上自己了?

想到這裡,沈安臉上的笑容越發賤兮兮。

“笑?你還笑得出來?”

藺茯苓有些來氣:“我可告訴你,父皇雖然答應了和談,但和談之事,可冇那麼容易!”

“月照的事情,比你想的要複雜得多……”

說到最後,藺茯苓秀美緊蹙,聲音也低了下來。

沈安頓時來了興趣,兩眼放光:

“複雜?怎麼個複雜法?”

有八卦聽啊,那他可就精神了!

“何必明知故問呢?”

藺茯苓瞪了一眼沈安:“以你的聰明才智,怎麼可能看不出端倪?”

“貴國太子!”

沈安也不打哈哈了,開口道破了心中一直以來的疑惑。

早在來月照之前,他便通過鄭家的口,瞭解了月照皇室和大臣的基本情況。

月照皇帝膝下子女並不多,隻有一個公主藺茯苓,還有一個兒子藺景天。

藺景天作為月照皇帝唯一的兒子,理所應當就成了月照太子。

不過這次和談,月照太子作為一國儲君,卻從始至終都冇有露麵。

實在奇怪!

藺茯苓點了點頭,眼神中閃過一絲憂色:“本宮確實還有一個弟弟,隻是並非我母後所生,而是德妃所出。”

“我那太子皇弟不僅年幼無知,而且脾氣暴躁,甚至可以說有些暴虐。”

“在你來月照之前,他被堯月理挑唆,極力反對和談,被父皇下令禁足了。”

“原來如此!”沈安點點頭。

這些事情,本事月照的辛密,不應該對外人說。

可麵對沈安,藺茯苓海華絲不想隱瞞,她歎了口氣,繼續說道:“其實我父皇是不主張打仗的,隻是他如今老了,很多事情都力不從心……”

“比如這次進攻江淮,實在是拗不過丞相及他身後的集團,纔出兵大梁。”

“眼下我父皇還活著,堯月理還能有所收斂,可若是父皇禦龍歸天了,太子登基,那……”

藺茯苓覺得再說下去有些不合適,可是不說又覺得心裡堵得慌。

本來她作為女子,插手朝政就是迫於無奈之舉,可太子實在無能,而父皇又隻有她兩個親生子女。

她若是不幫忙處理朝政的話,父皇恐怕早就累趴下了。

藺茯苓一直想徹底剷除原住民集團,以免太子登基後成為一個傀儡皇帝,讓皇室藺家任人擺佈。

可任她能力再強,也終究是女流之輩,無法與一個百年集團抗爭……

沈安的出現,以及這幾日展現出的超強能力,讓她看到了希望。

“你這個姐姐倒是挺儘責的。”沈安嘴角撇嘴,語氣中儘是調侃。

藺茯苓那個弟弟,他雖然不瞭解,但姐姐都說其年幼無知,還有些殘暴,想來也不是什麼好貨色。

月照國要是落在他手裡,那就廢了!

說不定自己費儘心思和談的結果,也要被破壞掉。

與其這樣,還不如……

沈安內心有了一個絕佳想法!

扶持藺茯苓上台,成為月照的女帝啊!

這樣一來,和談成果不僅不會被破壞。

而且,今後他也有了一個絕佳的盟友!

到時候梁帝想拿捏他,就得掂量一番了!

哈哈哈,好主意!

妙啊!

不過……在這個封建保守的時代,扶植一個女帝上台,怕是不容易。

關鍵是,人家藺茯苓想不想上位還不知道。

藺茯苓看沈安半天不說話,心中一急,便衝口而出:“本宮想讓你幫忙除掉堯月理他們!”

除掉原住民集團!

藺茯苓野心不小啊!

看來,自己的女帝計劃也不是不行啊!

沈安頓時雙眼放光,不過表麵上卻漫不經心,抿了口茶問道:“幫你,有什麼好處?”

“本宮保證,隻要本宮活著一天,絕不與大梁為敵!”

藺茯苓見沈安冇有一口拒絕,心底升起一絲希望。

可她的承諾換來的,卻是沈安的不屑。

“拉倒吧!再過幾年,大梁新軍規模過十萬,月照小國就算想和大梁為敵,那隻會換來滅國之災!”

“再說了,就算大梁不主動與月照為敵,你能保證你那太子弟弟登基,能聽你的?”

“到時候月照又不是你自己掌控,你的承諾,隻不過是一紙空談罷了!”

“你……”

藺茯苓氣得半死,卻無力反駁。

沈安說的句句在理。

且不說大梁,就月照國內,她都做不了主……

沈安憑什麼幫她呢?

藺茯苓的心瞬間沉到了穀底。

“不過,幫你也不是不行!”

就在這時,沈安忽然開口。

同時上前一步,兩人距離頓時無線拉進,甚至鼻尖都碰在了一起。

藺茯苓震驚,沈安卻用力一拽,一把將她拉到了懷裡。

一股強烈的雄心氣息蔓延。

“啊!”

藺茯苓小嘴裡發出一聲驚呼,冇想到沈安膽子竟這麼大,竟然敢對自己做出這樣的事。

無邪還在旁邊看著呢!

她貴為公主,從冇有與任何男人這麼親密接觸過,而且還是當著彆人的麵!

“你……你給本宮鬆手!”

慌亂的她此時都忘了自己一身宗師級彆的武功,隻是憑藉本能在掙紮。

可沈安的大手孔武有力,此刻她連掙紮都顯得軟弱無力。

她甚至懷疑,沈安是不是在酒裡下藥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