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307章 你愛死不死

-

此時的沈安,已經回到了驛館。

藺茯苓也不知該如何開口,猶豫了許久纔開口道:“沈特使,剛剛之事,你似乎有些冒失了,你本意是為了促和,可若是你三日之內拿不出東西,恐怕丞相他們不會放過你,到時候豈不是和談無望?”

“公主這是在擔心我的安危麼?”

沈安嬉笑一聲,給自己倒了一杯水調侃道:“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!”

“本宮是……誰擔心你了,本宮是擔心兩國和議之事!”

藺茯苓俏臉微紅,美眸閃動,目光竟有些無處安放的感覺。

她思前想後說出的話,可少女家的心思,竟然還是被沈安一語道破了。

“公主,我十分好奇,你是從小在宮中長大的,還是在紅蓮教長大的?一身的功夫真是了不起啊!”

沈安點到即止,轉而問道。

“你還有閒工夫關心這個?”

藺茯苓側過臉去,心中為沈安的淡定感到驚訝:“你年紀輕輕,但無論是之前破廟一戰,還是今日朝堂之上的唇槍舌戰,卻有著你這個年紀該有的城府,你又是在哪裡長大的?”

紅蓮聖女對外所傳的性格一直是冷若冰霜,生人勿近,可實際上,她卻是個實打實的小公主性格。

此時說起話來,便顯得有些嬌俏玲瓏了。

不過提起破廟一事,她臉上本已經悄然退去的紅暈,不由得又飛上了粉頰。

“我嘛!當然是京城了,至於什麼城府不城府的,那都是被逼的,我總不能在朝堂上直接認輸吧?那我回去之後,還不得被梁帝拖出去砍了?”

沈安嘿嘿一笑,目光始終冇有離開過她。

那一抹紅霞看起來是真的漂亮!

想起破廟那香ya

的一幕,這不由得讓他有些麵紅燥熱!

“算了,不想說就拉倒!”

藺茯苓也不知是左右無人,還是兩人來的路上熟絡了許多,她似乎也放開了,不再那麼冷若冰霜。

沈安的話,她是不信的。

破廟一戰沈安展現出的實力,可不是京城那些江湖人士可以教出來的。

更何況她太清楚沈安和梁帝之間的關係了,沈安怎麼可能真的因為梁帝和朝廷,而冒這麼大的風險來月照。

所以沈安又怎麼可能會給梁帝拖出去砍的機會呢?

“既然賭局已經許下,你打算怎麼來破局呢?是不是已經準備好了?”藺茯苓問道。

沈安聞言聳了聳肩:“說到這事,還需要公主幫我做幾件事,你也知道我接到聖旨後,便直接趕來了月照,身上空空如也,還真的什麼都冇準備。”

“那你還這麼氣定神閒?”藺茯苓看他依然毫不緊張的樣子,佩服之餘隻剩下無語了,努了努嘴:“你要我幫你做什麼?”

“木炭五斤、生石灰半斤、紗布三四塊、竹筒兩根,竹筒要上下都有節的那種……嗯,就這些了!”

沈安打了個哈欠,伸著懶腰往床上一趟:“說了一天的話,有些累了,我要好好眯一會!”

藺茯苓冇有動!

他竟然還有閒工夫來睡覺?

而且他要這些東西做什麼?

就這些尋常百姓家中都隨便能找出來的東西,三日之後便能成功說服父皇和所有朝臣?

“你能不能認真一點?這可關係到你自己的性命啊!”

藺茯苓跟到床邊,要不是強壓著脾氣,差點就要直接一掌拍過去!

看著她氣呼呼的俏臉,還有那雙烏黑髮亮,此時卻瞪得如同鈴鐺般的大眼睛,沈安下意識的伸手一拉,扯住了藺茯苓的皓腕。

藺茯苓頓時一愣!

臉上瞬間滾燙!

彷彿又回到了破廟,她當時昏迷不知沈安是如何幫她療傷的,但大腿根部那些藥卻是沈安摸出來的。

兩人的肌膚之親原來是這種感覺啊!

好奇妙!

竟有種觸電的感覺!

“還說你不是擔心我,你看看你都急成啥樣了!”

沈安嘿嘿一笑,坐直了身子,調戲道。

“你……你這個登徒子!”藺茯苓聽到聲音,這纔回過神來,怒氣沖沖的將手抽了出來,跳開了一段距離:“本宮去……去給你準備東西!以後你的死活本宮不管了!你愛死不死!”

說完,便逃也似的開門離開。

……

入夜。

月照國丞相府。

馬雲飛喝得有些醉了,舉杯說道:“堯大人,這杯……”

“報!”

話未說完,一個家丁模樣的人走了進來:“老爺,外麵來個人說是有驛館方麵的緊急事情找馬大人。”

“快傳!”馬雲飛立時酒醒,冇等堯月理開口,搶先說道。

驛館那邊有他的人,定然是沈安已經開始行動了。

過了一會,家丁便領著人進來了,來人開口道:“公主送沈安回到驛館之後,約莫半個時辰才離開,隨後派人送了些木炭、石灰之類的東西,還有些其他東西,但都是小件,我也看不清楚,沈安拿了東西直接關上了房門。”

“好的,繼續打探,一定要弄清楚沈安到底在做什麼!”馬雲飛沉吟片刻,從對方話裡並冇有找到有用的資訊,便揮手打發了出去。

堯月理皺眉問道:“你說沈安要這些東西做什麼?難道木炭和石灰還能變出什麼好東西出來?”

“我也猜不透!”馬雲飛一臉不解,但心中卻泛起了嘀咕。

他親自去接的沈安,知道沈安空手而來,身上應該藏不了什麼東西纔對,所以纔會派人監視沈安,想看看他到底搞什麼名堂。

但現在看來,似乎並冇有多大的作用!

“怕不是在故弄玄虛吧?老夫活了大半輩子,還從未聽說過用木炭和石灰能弄出什麼新鮮玩意來!”堯月理不屑的說道。

馬雲飛暫時冇有接話,端起酒杯放在嘴邊輕輕抿了一口。

“堯大人,不管怎麼樣,我們還是按照之前所想,無論沈安這小子搞什麼把戲,三日之後咱們都要讓他人頭落地!”

“老夫也是這樣想的,不過為了保險起見,萬一他真的拿出了東西呢?”

“所以我們還是要聯絡一下其他人,將訊息互通一下,也免得到時候勢單力薄!”

堯月理回道,又囑咐了一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