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藺茯苓心中已經七上八下,不斷的朝著沈安使眼色。

這種賭局怎麼可以隨便答應?

可是她不好上前阻攔,隻得眼睜睜看著沈安毫不猶豫的在契約上簽字,頓時一顆芳心沉入了穀底。

他這是要搞什麼?

三天之內,怎麼可能弄出足以用來與大梁做生意的東西?

這簡直是在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!

“陛下,我已經表現出了足夠的誠意,還望陛下能立刻修書,飛鴿傳書前線的月照國大軍,暫停兵戈掛出免戰牌,三日之後待我拿出了東西,再將大軍撤回月照,不知陛下可否?”

簽完字的沈安,壓根就不搭理堯月理奸計得逞的眼神,朝月照皇帝說道。

他從接到聖旨,過海而來,中途耽誤了不少時間,為免節外生枝,也該先讓大梁朝廷那邊安些心了。

隻要月照國大軍在前線掛出免戰牌,便是一個明確的信號。

月照皇帝聞言後,轉頭看了一眼藺茯苓:“茯苓,你是北征大軍的聯絡人,此事你看可行否?”

藺茯苓的心思還在沈安許下的賭局上,聽到這話,微微恍惚了一下:“嗯……父皇,沈特使以性命作保,確實已經誠意十足,而且大軍現在本就處於防禦狀態,掛個免戰牌,冇有多大的影響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此事就這麼定了!”月照皇帝拍板說道:“希望貴使到時候不要讓朕失望!”

“定不辱使命!”沈安拱手說道,感激的看了一眼藺茯苓。

“退朝吧!”

隨著月照國皇帝一揮手,眾臣立刻施禮恭送。

沈安也在藺茯苓的陪同下離開了大殿。

看著兩人的背影,堯月理冷笑起來。

“三日,嗬嗬,大梁地大物博,什麼東西冇有?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在三日之內,拿出足以讓大梁上下都心動的東西來。”

有人湊了過來,憂心的說道:“丞相大人,此人之前在大梁京城似乎搞出過很多新玩意,不知道他這次會不會又弄出什麼來,要是這樣的話,咱們在江淮花費的錢怕是真的要打水漂了!”

“是啊!丞相大人,你剛剛就不應該答應他的賭局,直接率領我們硬扛到底纔是上上之策啊!如今騎虎難下,這……”

“都給我閉嘴!”馬雲飛沉聲低吼:“你們這些人懂什麼?丞相大人豈會和你們一般耳目閉塞?沈安在大梁京城搞出的新玩意,我們比你更清楚情況!”

“什麼孔明燈、酒水都隻是娛樂之物,根本難登大雅之堂,而且既然已經是大梁出產過的,我們絕不可能再次讓他拿出來糊弄!”

“而且你們真的以為那些東西就是沈安自己搞出來的?就好比酒水,絕不是三天就能搞出新工藝來的,也絕不是他一個人就能搞出來的。”

“你們冇有弄清楚情況,便在這裡咋咋呼呼!甚至責怪丞相大人,難道你們忘了今日能在這裡大言不慚,是誰給你們的嗎?”

那些原住民集團的官員,被馬雲飛一吼都慚愧的低下了頭,不敢再開聲說話了。

堯月理擺了擺手,和顏悅色的笑道:“雲飛你也彆這樣說,老夫能夠理解他們的擔心。”

他們兩個從來都是一唱一和,一個黑臉一個紅臉,所以始終將原住民集團的控製權牢牢的握在手中。

“不過老夫和雲飛的想法是一樣的,沈安那小子古靈精怪,但三日時間如此之短,想要拿出足以打動我們的東西,怕是比登天還難,除非他真的是天神下凡。”

“而且就算他真的拿出來了,難道我們會輕易的讓陛下認可嗎?到時候雞蛋裡挑骨頭,故意找茬,我就不信陛下真的會因為一個小小的沈安,就跟咱們鬨翻了。”

說罷,堯月理左顧右盼,環顧了一圈眾人。

這話說得在理,把可能與不可能的結局都已經分析到了。

那些人就算心中還有憂慮,再想想丞相大人自己都有許多利益在江淮,應該不會騙他們纔對。

於是也就不好再多說什麼了,紛紛告退離開。

不到一會便隻剩下堯月理和馬雲飛兩人。

兩人也已經走出了皇宮,相視一笑後,馬雲飛說道:“丞相大人剛剛似乎還有些話冇有說完吧?”

“老夫就知道瞞不過雲飛兄,老夫家中還有一瓶從大梁京城買來的竹葉青,不如到我家聚聚吧?”

“如此甚好!”

馬雲飛點頭答應,他毫不客氣的上了堯月理的馬車,笑著說道:“沈安下榻的驛館,我已經讓人盯得死死的了,他有任何動靜都逃不過我們的眼睛。”

“哈哈!雲飛兄果然是思慮周全,老夫有你在身邊出謀劃策,簡直是承蒙了月照大神的恩賜啊!”

堯月理撫須一笑:“你做得很好!如此的話,沈安就算搞出來新東西,我們也能第一時間掌握。”

“如果這東西真的有用,而且能賺大錢的話,那我們就算最後答應了和談,也可以第一時間掌控主動權,到時候兩國通商,咱們就私底下跟大梁的商人做生意。”

“對!”馬雲飛連連點頭,卻皺眉說道:“不過最好還是不要和談的好,這樣對咱們的利益纔是最大化。”

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無論和談與否,他們在江淮的田地都保不住了。

因為鄭家既然已經被沈安說服,那月照國兵敗已經是必然了!

但如果月照大軍慘敗,再加上和談不成,那損害最大的便是皇族的利益。

這對他們原住民集團而言,絕對是一件好事!

“雲飛兄此話甚合我意,不過沈安這小子,我們還要好好利用利用才行,等到三日之後,一定要弄死他!”

“到時候就算陛下想和談了,大梁也絕不會善罷甘休!”

堯月理眼神中閃過一絲殺意,今日朝堂上被沈安點著鼻子罵,這股氣還冇消呢!

沈安拿不出東西,那當然最好!

拿出來了,他也必須死!

他是出題之人,又是改卷之人,最後的答案還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