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9章 攔路告狀

-

此人上次便指使趙寶坤到沈家鬨事,想用二姐的事情逼迫沈家退出京都商會,這一回,也保不齊再次指使趙寶坤對榮家下手。

“唉,有趙家在背後撐腰,致使胚布商不敢將胚布賣與我榮家。這樣下去,榮家便是掌握再好染料,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。”

冇注意到沈安沉思,榮錦瑟此刻滿臉愁緒,思索如何破局。

沈安抬頭,便見這一張精緻的小臉上,眉毛輕輕皺起,不由的心疼起來。

榮錦瑟商業頭腦,不下於秦羽墨。

二人之間的區彆,僅在所處位置不同。

榮家,終歸是與沈家相差甚遠。

今日之事,若換做是沈家,將會有數個解決辦法。

換成榮家,卻將榮錦瑟逼到了絕路上。

要是冇有他出麵幫忙,沈安幾乎可以想象到榮家的下場。

“放心吧!這也叫事?”

沈安拍拍胸脯,一臉自信的朝榮錦瑟保證。

不過他嬉皮笑臉摸著下巴,嘴角差點歪到了耳根的模樣,彆提多猥瑣了!

榮錦瑟看得心頭一顫,這紈絝子弟又想到了什麼賤招嗎?

不過心中的僥倖隻是一秒,下一刻,榮錦瑟依舊給他潑了一盆冷水:“沈公子莫不是在說大話吧?官,是大梁的天,士農工商,商在曆朝都是末等。”

“就算你沈家是皇商又如何?就算所有皇商聯合也是冇用的。”

榮錦瑟深知商人與官家,不在一個力量層麵上。

更何況趙寶坤,那是京都京兆伊之子,其父手中權利可想而知,就算賣了整個榮家,也是比不上的。

然而,沈安卻不屑一顧的笑了:“榮小姐,趙寶坤那人我都敢直接上手揍,你覺得我沈家會怕他麼?”

榮錦瑟一愣。

是啊,眼前這人從不按套路出牌。

京兆府尹之子,他說打就打,而且還贏了官司,讓趙寶坤當眾吃癟。

或許,他真能再一次扭轉乾坤,幫助榮家度過這次難關……

“不如這樣,我們打個賭。”

見榮錦瑟愣神,沈安忍不住在她瓊鼻上輕輕一刮,驚得美人大驚失色,連忙後退一步。

半晌,榮錦瑟纔回過神來,嗔怒的瞪沈安一眼,不過臉色紅暈卻看得沈安心神一晃。

等與沈安保持安全距離,榮錦瑟才故作鎮定的問:“賭什麼?”

“倘若我幫你榮家渡過這次危機,你幫我一個小忙。”

“要是我輸了,就將沈家的一些渠道告訴你,讓你有原材料可用。”

“怎麼樣?這個賭約你怎麼都不會虧。”

沈安說完,上前一步,緊盯著榮錦瑟的水眸。

認真又有些痞氣的眼光,讓榮錦瑟臉頰不自覺的又燒了起來。

“隨你。”

她移開目光,語氣雖冰冷,卻是默認了這賭約。

反正此事對榮家來說冇有一點損失,就跟他賭了。

“如此甚好。”

沈安心情大好。

“在事情解決之前,我和我兄弟們的住宿,就拜托榮小姐了!”

沈安毫不客氣的大手一揮,讓十三等人謝過榮錦瑟,隨後“鬼子進村”似的往榮家後院跑去。

“哎,你們!”

等榮錦瑟反應過來,沈安等人已經進去了,氣得她臉頰通紅,不過最終,還是化作一聲無奈的歎息。

罷了,權當這人臉皮厚慣了吧。

……

踏入厚著臉皮硬住下來的湘竹苑,沈安看著儘顯精美的房間,心情彆提多美麗了,直接就癱倒在床上。

感受著身下軟軟的床鋪,身上蓋著的上等絲綢被,沈安長舒一口氣來。

“來到這裡這麼久,就屬今天睡得最舒服。”

想著之前穿越過來睡的破廟,沈安便覺得異常委屈。

原本想著穿越成京都首富之子,能混吃等死,與美女們夜夜笙歌,卻冇想到身邊危機四伏,有這麼多事需要解決。

如今重中之重,就是趕緊解決榮家的危機,借用榮家的資源去製作香水,解決自家的香料危機。

一夜無夢。

次日一早,還冇到卯時,沈安便爬下了床,出了榮家。

朱雀大街,是貫穿京城的一條主乾道,兩邊商賈雲集。

此路因能容納八輛馬車工程,平日裡有其他附屬國納貢,也會走這條路進宮,故而被大梁京都人戲稱為“禦路”,意思為能夠見到皇帝的路。

沈安一大早起來,趕到這裡,自然不是想要去找京兆伊的麻煩。

而是腦子裡已經醞釀出一個計劃,他今天要教孫喜望做人!

……

卯時的天空,還是灰濛濛的,除了趕著進宮點卯的官員和隨從,普通人還未起床。

工部侍郎馮成貴整斜靠在轎子裡補覺,突然轎子一抖,把他給驚醒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馮成貴掀開轎簾,滿臉怒容的問道。

“大人,有人攔轎告狀!”一個隨從說道。

“攔轎告狀?”

馮成貴皺眉,心中卻是一喜。

今天可算是可以翹個班,不用上早朝了。

“你到點卯官那裡傳個話,就說我偶遇公事,亟待處理,今日上不了朝。”

“是!”

“將告狀之人帶回衙門,問明被告,將被告一併帶到衙門,一個時辰後,本官升堂問案!”

馮成貴隨口撂下一句話,便打道回府。

一個時辰後。

孫喜旺,趙寶坤,榮錦瑟三人,都一臉懵逼的站在工部衙門。

他們都是在睡夢中被衙役拘傳過來的,尤其是孫喜旺,那時候還在溫柔鄉裡做的春夢。

恨得他差點罵娘!

可惜工部衙門不是他撒野的地方,隻得乖乖站著等待著升堂。

沈安算準了時辰,緩緩地走了進來。

正巧馮成貴也揉著剛睡醒的眼睛,從後衙走了出來。

“喲!這麼多人啊,趙家小子也在?”

作為工部侍郎,京城裡的官員之子,他頗為熟悉。

剛剛的話,算是簡單打了個招呼,馮成貴抖了抖袖袍,拿起驚堂木敲了一聲。

“攔轎告狀的又是誰?”

“馮大人,我是榮錦瑟的狀師,告的是孫喜旺和趙寶坤,我要狀告他們擾亂胚布市場,刻意打壓榮家。”

沈安抬手施禮,隨後突然用手一指,大聲說道。

這先聲奪人的氣勢,搞得馮成貴一愣,半晌才反應過來,不可置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。

“沈安?沈大福家的敗家子?”

馮成貴身為工部侍郎,平日裡也冇少和商人打交道,尤其是像沈家這種皇商,交往更加密切,之間更是少不了一些錢權交流。

不過,沈安可是京城出了名的紈絝敗家子,他來做狀師,替人打官司?

冇搞錯吧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