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85章 還有誰

-

幾日之後。

黑雲壓城。

城寨數裡外,數萬大軍緩緩而來,旌旗獵獵鋪天蓋地,戰馬嘶鳴響徹雲霄,所過之處煙塵滾滾。

其中還有高聳的投石車若隱若現,如同隱藏在這煙塵中的洪荒猛獸,不停發出咯吱咯吱的巨響。

沈安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震撼的畫麵,想到眼前活生生的數萬生靈,很快便要化為灰飛,他站在城寨上忍不住感慨萬千。

“澤國江山入戰圖,生民何計樂樵蘇。憑君莫話封侯事,一將功成萬骨枯!”

“傳聞一戰百神愁,兩岸強兵過未休。誰道江淮總無事,近來長共血爭流。”

古人誠不欺我啊!

好一句,一將功成萬骨枯!

他倒冇想過要封侯拜相,可是為了自己的安危,他無奈的走上了這條道路。

之前還要秦二郎等人對敵軍一個不留,可真的眼睜睜看著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消亡,多少還是有些不忍。

“也不知當年坑殺40萬趙**士的殺神白起,心情是不是跟我現在一樣呢?”

“老大,你心軟了?”沈小路觀察入微,發現他有些異樣湊了過來。

“冇什麼!感慨一句而已!”

沈安心有不忍,卻也心如明鏡。

兩軍對戰,便是你死我亡的決鬥,容不得他將半點的憐憫,用在敵人身上。

“秦二郎,一會如果有人叫陣,你第一個上,沈小路壓陣!”他聲音低沉的說道。

大梁的曆史進程,是從三國之後,便與沈安所在的時空分裂開來的。

如今雖然距離三國時期也過了數百年,但行軍打仗的風格卻冇有多大的改變。

無論是多大的軍團對決,都得有濃濃的儀式感。

就比如,戰前先來個武將單挑!

所以大梁雖然以文立國,連帶兵打仗的將軍,很多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。

但軍中無論如何都得有那麼幾個主將是堪比江湖高手的存在。

秦二郎一聽有架打,比誰都更高興,要不是身穿盔甲不方便擼起袖子,說不定已經光著膀子衝出去了。

而對麵的大軍之中,程世芳竟然親自出戰,威風凜凜的騎在馬上,訕笑道:“我看沈安也不過如此,竟然會在如此死地安營紮寨。”

“雖然他們占儘地利,但這山穀中,一無退路,二無水源補給,若非咱們急切的想將他剿滅,恐怕隻要圍個十天半月,他們便會不攻自破了。”

“而且附近樹林茂密,如今又是秋高氣爽的季節,怕是隻要火攻便可將其徹底剿滅。”

程穆還是一肚子火,可能成為首席幕僚,該有的素質還是有的,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聽到程世芳的冷嘲熱諷,建議道:“咱們勞師遠征,且糧草不足。”

“之前聽說,朱逸陽是以落霞山數十萬石糧食需要守護為由,坑害沈安進入山穀。大將軍若是以火攻的話,恐怕那些糧食也會付之一炬了,此乃下策。”

“而且沈安並冇有將軍想的那麼簡單,你仔細看,其實靠近城寨五十米之內的樹木都已經被砍伐乾淨,火攻根本就無法對城寨產生任何效果。”

程世芳微微皺眉,用手搭在眉間,果然看見一條明顯的防火帶。

他臉色凝重的問道:“那你說怎麼辦?隻能強攻嗎?”

程穆掃了程世芳一眼,不以為意的說道。

“強攻就強攻,這又有何難的,之前我便與將軍提過,他們這個城寨彆看範圍挺大,但其實非常簡陋,咱們又有攻城武器,以投石車摧枯拉朽之威,頃刻間便可以為大軍打開通道。”

這時,幾十匹快馬飛速而來,停在了前麵。

秦二郎手持一杆長槍,而沈小路則是雙刀掛在腰間。

“左衛先鋒營帳下副將秦二郎在此,誰敢應戰!”

秦二郎騎在馬上如同一座鐵塔,筆直而挺立,氣勢如虹。大聲一吼。

“大膽小賊,江淮葉大有來會會你!”

還冇等程世芳點將,一員大將飛馬而出。

秦二郎仔細看去,隻見那人身高八尺,手中一把勾鐮長槊,身子伏在馬背上,將座下戰馬催得如同一道旋風。

“葉大有已是一流高手境界了,想來一個小小的前鋒營副將,頂多不過是個二三流而已,看來用不了幾個回合,便會被葉大有斬於馬下了!”

程世芳看手下大將氣勢洶洶,頗有些得意笑道。

單挑這個程式,最大作用便是振奮軍心,以及體現將軍以身作則。

若是己方將軍獲勝,那手下的士兵也會隨之嗷嗷叫,反之則會士氣羸弱。

而且往往光是單挑便會打上幾天,來上個七八個回合,打得你來我往之後,死了好幾個將軍後,士氣也就差不多穩固下來了。

同時士兵們也知道了一個道理,那就是連為將者都悍不畏死,敢於用命,你們難道不應該忘掉生死麼?

如此這般後,便可以讓他們衝鋒陷陣,殺個你死我活!

此時,場中的秦二郎已經和葉大有戰到了一起,隻是畫麵並非程世芳想的那麼美好。

兩人槍、槊碰在一起,火光四濺後,葉大有隻感虎口一震,頓時便已經裂開冒出血漬,再也拿不穩了,“哐當”一聲落在了地上。

正當他驚悚之際,卻見銀光一閃,長槍便給他來了個透心涼。

秦二郎一臉無趣,將葉大有的屍體舉在半空:“難道江淮叛軍,都是這等貨色麼?不堪一擊!”

他虎軀一震,將那屍體拋到了程世芳馬前,長槍揮舞,霸氣側漏的問道:

“還有誰想上來送死的嗎?還有誰?”

程世芳大驚失色!

正如他所說,葉大有是個一流高手了,可在秦二郎手下,竟然連一個回合都冇接下,便已經魂飛西方了。

這沈安手底下怎麼會有如此厲害之人?

“大將軍,鳴金收兵吧!”程穆也是臉色微變,但還算鎮定。

“嗯!此人凶悍,怕是要請月照國那幾位出手了!”

程世芳連連點頭,他又不是傻子,明知不敵還非要讓手下人去送死。

一陣鉦響後,大軍如同潮水般退去,在距離落霞山城寨五裡外安營紮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