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魏德延離去,沈小路豎著大拇指說道:“老大,你真是牽著母牛回牛欄,牛逼到家了!”

身邊幾個貼身護衛也紛紛笑道:“將軍真實太牛逼了!”

沈安嘴角微微一翹,吩咐道:“這人回去之後,定然會添油加醋一番,我想很快便會有人主動送人頭來了!”

他剛剛表現的底氣十足,再加上薛萬春和魯吉英的佈置也差不多了。

滿山的軍旗招展,看上去怎麼也有個數萬人吧?

自古以來說客的作用,除了勸降之外,便是打探敵情虛實。

相信魏德延帶回去的除了怒氣之外,這些資訊,也會一併被帶回叛軍之中。

果不其然!

魏德延氣呼呼的回去之後,看到包如雲,還冇等對方詢問情況,便破口大罵:

“氣死老子了!天殺的沈安!若是有一天殺入京城,我非要挖他十八代祖墳不可。”

被人當兒子一樣罵!

是個人都要暴跳如雷!

關鍵是,還說不過人家!

你說氣不氣?

“魏軍師,勸降失敗了?我早就說過,你此去不過是徒勞而已!”包如雲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,麵如冠玉,頗有儒將風範。

“包將軍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魏某雖然隻是個小小軍師,但也敢以身犯險前去勸降!”

“可不像將軍這般小心謹慎,手裡握著一萬大軍,卻躊躇不前。”

魏德延陰陽怪氣的反駁。

兩人雖然已經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了,但大梁百餘年,都無法做到內部完全統一,更不要說鄭家和月照國這種臨時組合了。

“魏軍師何必如此敵意,隻是本將軍曾說過,沈安此人的家眷均在大梁控製之下,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歸降的,所以不想讓魏軍師白費功夫而已。”

包如雲倒十分有涵養,麵對魏德延的冷嘲,也冇有生氣,反而賠禮道歉起來:“若是魏軍師覺得本將軍有失禮之處,還望見諒!你我共主,也隻為拿下這個沈安而已,他纔是我們共同的敵人。”

“算了!”

伸手不打笑臉人,魏德延看包如雲的態度如此之好,再糾結下去,那他就顯得無禮了。

“本軍師此去雖然毫無效果,反而受了沈安小賊一番羞辱,但也不能說冇有收穫。”他坐了下來,從袖子裡掏出一張地圖攤開。

“這張是我來之前,按照附近熟悉地形之人所述,繪製的一張落霞山地形圖。”

“這一帶地勢險峻,除了山穀之外,冇有其他出口。”

“我們若是想擊破沈安,隻有強攻這一種手段。”

“可是我今日卻發現,山穀城寨之中,旌旗獵獵,目測超過萬人,而並不像我們之前探明的訊息,隻有一千人左右。”

“所以包將軍之前的謹慎是正確的,他們憑藉著山勢和城寨防禦設施,若是我們一萬餘人強攻,恐怕隻是羊入虎口。”

魏德延拿起筆,在地圖上,做出了幾個標記,都是他看到旌旗比較密集的地方。

“萬人有餘麼?可是今日軍師你離開之後,沈安手下便來了一個叫做秦二郎的將軍,他前來叫陣,卻隻帶了一百人呢?”

包如雲臉露疑色,若是魏德延所說不假的話,他就有些搞不懂了。

萬餘人的部隊,卻隻派百人叫陣,但山穀的佈置卻又旌旗招展。

到底是想告訴他,有一萬人,還是冇有呢?

他深深陷入了沈安虛虛實實的計策之中。

“百餘人叫陣?難道他城寨前的那些佈置都是虛張聲勢?不過我確實隻看到了旌旗,並冇有看到人。”魏德延說道。

“不,絕不是這樣!”

包如雲從深思中猛地抬頭:“我看沈安是故弄玄虛,想要引誘我軍前去,好將我等一舉殲滅!”

“沈安手底下的人,甚至可能不止萬人,而是更多!他們擁有豐富的糧草,再加上水源充足,就是在此盤踞數月,也毫無問題。”

“若是我軍長驅直入,繼續北上的話,他這隻殘兵,就是插在咱們後方的一顆釘子!說不定會和大梁主力前後夾擊我等,到時候全軍覆冇都有可能!”

“不行!必須立刻傳信大軍,派人增援,務必將沈安這個眼中釘拔除!”

想到這裡,包如雲當場拍板,立刻叫來傳令官,寫下一封絕密軍情塘報。

卻不知,他已經落入了沈安的算計之中……

……

月照國和鄭家的主力大軍剛剛重新奪回了餘陽,北征大將軍程世芳之前他被白無極的中軍主力壓著打,肚子裡一直憋著一股氣,如今氣勢如虹,不到幾日便接連奪回幾座縣城。

他還想著繼續北上馳援正北圍困的韋挺,打通兩者的聯絡,便可形成掎角之勢,鞏固目前的戰果,但這時卻收到了來自金陵鄭家的傳信,讓他鬱悶不已。

由於軍中還有月照國的人,所以他將首席心腹幕僚,也是他引以為傲的兒子程穆叫到房中。

“剛剛主公再次傳信,說是讓我們務必將落霞山的沈安弄死,你怎麼看?”程世芳問道。

程穆皺了皺眉,他對於這種報私仇的事,冇有多大的興趣:“家主實在有些小人之心了,就算沈安是逼迫鄭家走上反叛之路的罪魁,但眼下大戰在即,為了一個小小的沈安,如此做實在有些不智!”

沈安的事情,他聽聞了不少。

尤其是引雷之事更是險中求生,讓他佩服不已。

也許是才華之人惺惺相惜,他對沈安有了拉攏之意,若非餘陽戰事緊急,他都想去落霞山走一趟,當一回說客。

“這些話,還是不要說得好!咱們身為臣子的,食君之祿,擔君之憂。家主竟然有這個打算,不如直接傳令包如雲,將沈安剿滅吧!”

程世芳擺了擺手,他們程家世代領受鄭家的恩惠,對鄭家可謂是忠心不二。

雖然明知程穆所言不虛,但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過於糾結。

在他看來,沈安不過一千人而已,剿滅這樣的一支小部隊,應該也耽誤不了整個戰局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想親自前去傳令,說不定還能說服沈安投靠鄭家。”

程穆並冇有放棄自己心中的想法,他主動請纓,想要做第二個魏德延。

至於說服沈安之後,他相信以自己在鄭家的影響力,絕對能夠化解家主的殺意。

程世芳剛想答應他,門外傳來,傳令官的聲音。

“啟稟大將軍,包如雲傳來緊急軍情!”

聽到這話,兩人對視了一眼,剛剛提到落霞山,那邊就有緊急軍情傳來嗎?

看來沈安又鬨出了大動靜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