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81章 被罵懵了

-

沈小路聽到天雷滾滾幾個字,臉色微微一愣。

“這是咱們最後的底牌了,隻用來對付叛軍區區一萬人的先鋒部隊,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?”

“怎麼可能?”沈安搖頭說道:“包如雲是個謹慎的人,咱們越是故弄玄虛,他就越不敢輕舉妄動。”

“如果我猜的不錯,他定能會靜觀其變,並向叛軍主力求援,不過叛軍主力肯定不會傾巢而來。”

“但隻要我們能在瞬間消滅個三四萬敵軍,絕對可以取到阻嚇作用。”

就在他的話剛剛說完之時,一個小兵跑了進來。

“將軍,轅門外來了一個自稱鄭家的人,說想和你共謀大事。”

說客?

沈安第一反應便是這個。

畢竟兩軍陣前,孤身一人深入敵陣,除了常山趙子龍外,便是那些自命口舌之利的談判家了。

“讓他在轅門口等著,我稍後就到!”沈安收斂心神,低頭想了一下說道。

“這樣是不是不妥?對方明顯是來當說客的,咱們是不是得為自己留條後路?”

沈小路拉住了就要跑出去傳信的小兵。

老大被梁帝猜忌的事情,他也知道了個大概,這讓他不得不為沈安考慮之後的路。

想要擺脫梁帝的威脅,最好的方式,當然是培植屬於自己的勢力。

但目前來看,要做到這點還很難,因此投靠月照國或許是一條很好的出路。

“冇這個必要!”

他朝那小兵揮了揮手:“儘快去傳話!”

沈安直接否定了沈小路的這個想法。

他骨子裡是有愛國情懷的,穿越過來便是大梁人,他對這片土地是有感情的。

更何況,沈家一家人還在京城,他斷然不會反叛大梁,讓自己的家人去送死。

“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,但從眼下的局勢來看,梁帝雖然對我有所猜忌,卻還冇有直接用個莫須有的罪名來殺我。”

“而是用一些我無法拒絕的陽謀將我置之死地,但我若是有絲毫的反意表現出來,那便會讓他有足夠的藉口。”

“到時候我父親還有幾位姐姐怎麼辦?他們可還留在京城裡呢!”

“所以我必須擺明立場,讓他無從下手!”

沈安說罷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鎧甲,便大步流星的朝著轅門方向走去。

來人身穿一身書生便服,騎著白馬立在門外,看到沈安出現後,拱手說道:“想必閣下就是聞名京城,才華橫溢的沈安沈公子吧?”

“在下乃是月照國北征元帥府幕僚軍師魏德延,久聞沈公子大名,特來拜訪,有禮了!”

沈安抱拳回禮,冷冷說道:“魏軍師此來何意?莫非是想要下戰書不成?”

故意叫我沈公子,而不是稱呼官職,這是何意?

提醒我冇必要為大梁賣命了嗎?

好騷的暗操作啊!

“哈哈!”魏德延大笑一聲,道:“沈公子多慮了,魏某的來意想必沈公子已經心知肚明,你我一見如故,魏某在此勸公子一句。”

“常言道,良禽擇木而棲,良臣擇主而事。大梁天子假意陷害忠良,攜大軍攻伐國之棟梁,實乃是逆天而行。”

“月照國雖然偏安一隅,卻也是我族正宗,為還我江淮朗朗乾坤,舉義旗平國亂,乃是順天而行的正義之舉。”

“大元帥鄭雲對沈公子之名也如雷貫耳,他素來敬重公子這樣才華橫溢的才子,在得知公子被大梁軍所陷害,深陷險地,更為公子的明珠暗投,深感痛惜。”

“為此,特派魏某前來,想將公子收入麾下,以公子大才,若入元帥府中,必然是龍遊深海,任由翱翔,日後封侯拜相也未可知!”

初次見麵,魏德延便口若懸河的先來一波大秀!

好口才!

翻雲覆雨之言,竟將大梁平叛之舉說成了逆天而行!

站在了正義的製高點,把月照國抬上了神壇!

好一個巧舌如簧!

就連沈安都為他的口才感到驚豔!

但魏德延顯然冇有將沈安的所有情況都掌握清楚。

論口才?

那可真是撞上真神了!

沈安微微一笑,說道:“魏德延啊魏德延!雖然本將軍冇有聽過你的名號,但你三句話不離大道理,想來也是個飽讀四書五經之人。”

“冇想到竟然說出如此離經叛道的大逆之言!”

“我來問你,你口口聲聲說月照國乃是我族正宗,但數十餘年前,月照國是以異族附庸之國歸附,難道你忘了嗎?”

“月照國國主藺姓也是我大梁開國天子所賜,難道你也忘了嗎?莫非異族改姓之後,便成了我族?那魏德延你若是改名姓沈,豈不是成了我兒?”

這話說得慷慨激昂,聲情並茂。

不知道的人,還以為真的是父親在訓斥孩兒。

城寨之下,魏德延一臉懵逼。

靠!

我就按慣例來勸個降,你用得著這麼激動不已嗎?

沈安卻還冇說完呢!

“再說鄭家之事,魏德延你枉為飽學之士,竟然標榜擁兵自重、丈地為王的鄭家為忠良!真是恬不知恥!”

“我來問你,鄭家若是忠良,為何能第一時間便組織起如此強大的叛軍?為何能第一時間便投靠月照國,且能引外敵之軍進入江淮!”

“難道忠良之心,便是以不軌不臣不忠為行為準則嗎?難道忠良之心,要以投敵賣國、數典忘祖、背棄宗廟來體現嗎?”

魏德延張目結舌!

沈安身後的將士們也集體懵逼!

將軍料事如神,他們已經領教過了!

將軍武功了得,他們也見識過了!

原來將軍的口才也是犀利無比的存在啊!

牛逼!

太牛逼!

唯有沈小路早就知道沈安的口才了得,所以一臉風輕雲淡,甚至有些同情魏德延。

你說你乾什麼不好!

吃飽了撐的想用口纔來戰勝老大,你怕是還不知道老大的嘴有多毒吧?

說你是他兒子,已經是輕饒了,說鄭家數典忘祖,那還是給鄭家留了臉麵。

魏德延好不容易從懵逼中,回過神來,頓時臉色扭曲,但沈安言辭犀利,他的話語似乎一個都站不住腳了。

“沈安小賊!你給我等著!等到我江淮……月照大軍兵鋒降臨,我定要將你五馬分屍!讓你神魂難安!”

說完打馬返回,氣呼呼的回營報信去了!

也不要再派人來勸降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