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在沈安兩人商量之際,附近的山頭上公孫度和白無極也在閒聊著。

他們雖然不相信沈安真的可以引來天雷,但這邊隻要動了起來,左衛大軍便可以從後包抄,將餘陽守軍一舉殲滅,並趁勢拿下餘陽縣城,打通運河通道了。

“大將軍,派出去的探馬可有回報?”公孫度問道。

他心中隱隱有些不安。

以糧食誘敵的計策,並非不可行,但他對朱逸陽卻並不放心。

這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書生,領兵打仗根本不在行。

白無極不以為意的回道:“從多次對戰的情況來看,餘陽縣的守軍將領,倒也是個身經百戰的悍將,防守有據指揮有方,不過糧草已經成了他們最柔弱的軟肋,他們一定會冒險前來的,隻是時間問題。”

作為統軍大將,尤其是在遠征的時候,他最關心的往往也是糧草問題。

常言道,兵馬未動糧草先行。

將士們食不果腹,拿什麼去打仗?

在這一點上,他和朱逸陽的想法是一樣的。

隻要將餘陽團團圍住,堵住餘陽的糧草補給,便可以用最小的代價取得勝利。

可無奈世事如棋局局新,月照國的直接參戰,讓戰場的風雲變得莫測起來,他們已經耗不起時間了。

必須儘快拿下餘陽!

再加上朱逸陽的計劃,與他想要坑害沈安的想法不謀而合。

所以,他纔會默許了這個計劃!

“大將軍所言,本官深為理解,但本官更想知道探馬可有回報?”公孫度對於白無極的答非所問,有些惱怒,但口氣依然溫和。

你特麼的聽不懂人話麼?

要不是因為你是陛下的心腹愛將,老子真想破口大罵了!

等了這麼久,餘陽縣守軍都還冇有來,探馬也冇有回報,難道不應該派個探馬再去看看什麼情況嗎?

“探馬之前不是已經回報稱,韋挺親自出征,正朝落霞山方向移動嗎?本將怕探馬過密,會讓韋挺有所察覺,便讓斥候營暫時先按兵不動。”白無極解釋道。

他這樣做倒也冇錯,想要誘敵深入,探馬確實不能太過頻繁。

“報!緊急軍情!”

白無極剛說完話,一批快馬疾馳而來,馬上之人幾乎是從馬背上跌落下來的,連滾帶爬跑了過來,氣喘籲籲的說道:“報大將軍,洪澤縣被叛軍攻陷,左衛大軍已經撤到了洪澤縣以南五十裡外。”

“什麼?”公孫度和白無極異口同聲的驚呼。

左衛大軍駐防在洪澤和餘陽必經的道路上,人數多達十餘萬眾,怎麼可能讓餘陽縣的殘兵攻陷洪澤?

而且時間也不對啊!

這才幾個時辰而已!

不可思議!

“到底什麼情況?”白無極虎目圓睜,怒聲問道。

“左衛大軍本在整裝待發,隨時準備進擊落霞山,韋挺突然率大軍攻擊,左衛觸不及防之下,陷入大亂之中,朱將軍也不知蹤影,而叛軍並冇有和左衛糾纏,衝過關卡後,直奔洪澤而去,洪澤地處後方,防備不及,轉瞬便落入賊手!”

“該殺的朱逸陽!”

公孫度痛斥一聲,他擔心的事情,還是發生了。

隻是冇想到後果比他想的還要更嚴重。

“立刻回營,同時傳令左衛大軍,就地設防,等候本將親自指揮,務必在半月之內奪回洪澤!”白無極趕緊命令道。

“等等!”公孫度伸手攔住了他。

眼下洪澤失陷已經成了定局,以左衛那些府兵的實力,短時間之內想要奪回洪澤,根本不現實。

“白將軍,你立刻讓左衛大軍直接發起對餘陽的進攻!”

“這是我們唯一能將功補過的地方了!”

“我們最終的目的是打通北地到江淮的通道,隻要拿下餘陽,洪澤便成了孤懸在我方腹地的死棋,不足為慮!”

公孫度說完這些後,臉色突然一變。

他想到了沈安!

沈安故弄玄虛這麼久,莫非是早已經預料到了眼下的狀況?

纔會如此欣然接受明知送死的任務?

恐怖的遠謀!

沈安就算不是能引雷的神仙,這思維能力,也足以稱神了!

以後還是要多多靠攏沈安才行!

絕不能與他為敵了!

白無極想的就冇有那麼多,他猶豫了一下,咬牙說道:“那就聽尚書大人的了!”

隨後兩人便快馬離開,飛速趕往左衛大營。

……

落霞山中。

沈安等了幾天,實在百無聊賴,這纔派了幾個丐幫兄弟出去打探了一番。

冇想到得來的訊息,讓他也深感意外。

叛軍中也有能人啊!

聲東擊西玩得精妙啊,讓他也直呼六六六!

他也樂得清閒,傳下令去,讓前鋒營的將士們都各自找山洞安頓下來。

但叛軍偷襲洪澤的訊息傳出之後,那些本已經蔫了吧唧,準備等死的前鋒營將士們,瞬間燥了起來。

“原來我們都誤會了將軍啊!他這招【引雷計】把那些叛軍都給嚇跑了!”

“將軍他真乃神人也!這招實在太高明瞭,根本不是我們這些鼠目寸光之人能理解的!”

“那可不!不費吹灰之力,竟然就保全了咱們所有人的性命!以後我丁老四鐵了心跟他乾了!”

“我也是,將軍被我們誤會了,還跟我們道歉,我們卻依然不領情,他也冇有責怪,這種將軍去哪裡找啊!我以後也鐵了心給他賣命了!”

校場上那些誓死追隨,不過是隨聲附和。

但現在這些話從前鋒營的將士們口中說出,每句都是發自內心的了。

沈安當然冇想到,歪打正著,還收割了一波人氣……

不過,他卻並冇有讓丐幫的兄弟們將地雷陣撤走,說不定以後還能用得上呢!

他也開始深思熟慮起來,大梁這個時代雖然是封建王朝,但人卻並不傻,一個個都鬼精鬼精的。

尤其是在打仗方麵,他起初聽到訊息後,也是懵逼的。

還能這樣操作麼?

但這也並不奇怪,畢竟沈安腦子雖然聰明,但卻從未有過征戰的經曆。

看來以後還得往打仗方麵多學學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