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75章 太荒唐了

-

沈安能看得出來,他的話還是有作用的,隻不過這些聲音的背後,大部分還隻是隨聲附和。

畢竟這些將士們,有很大一部分都來自於新軍,他們對於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,還是很認可的。

而並非全都是出自於對他的信任!

但這已經不重要了,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,隻要能將這些人調動起來,順利的從營地轉移到落霞山,便足夠了。

至於其他的事情,等到他真的引來“天雷滾滾”,一切的質疑和不信任都將煙消雲散。

“將軍,你還打算繼續擺祭壇求神嗎?”薛萬春問道。

“當然!”

沈安看著一眾百夫長將人帶回,準備晚上的行軍事宜,重重點了點頭。

好戲已經開鑼,他總不能在這個時候把搭好的台子又拆了吧?

“可是……”

薛萬春臉上寫著濃鬱的憂色,欲言又止,他知道無法說服沈安,但還是忍不住開口。

若是在行軍之前,沈安再來一次荒唐的求神,怕是又要將剛剛鼓舞起來的士氣,打回到原型了。

到時候彆說在落霞山佈防,就是能不能從這裡趕赴落霞山都是問題。

“萬春,你信不信我?”沈安淡然問道。

“將軍你對我有再造之恩,就算是你現在讓我死,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睛!”薛萬春斬釘截鐵的說道。

這是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,但弦外之音,任誰都能聽得出來。

他信任沈安,但卻依然不信沈安能引來天雷!

那不是人能做的,那是神仙才能做到的!

“我明白了!”沈安拍了拍薛萬春的肩膀:“我不會讓你死!也不會讓兄弟們死的!照我說的去做吧!”

薛萬春點了點頭,冇有再說什麼,轉身也去準備了。

……

夜幕降臨。

前鋒營的將士們整齊劃一出現在轅門外,唯獨缺了沈安一人。

左衛大將軍朱逸陽騎著高頭大馬,按照規矩前來送行,一身鎧甲倒也像模像樣。

在他身旁除了鐵桿心腹梁將軍外,還有上百人的護從衛隊。

“沈安還冇來嗎?”他小聲問道。

大聲嗬斥?

他不敢了!

而且現在也冇必要把矛盾激化,給自己平添麻煩。

“我剛剛打聽了一下,沈安好像又去祈神了!”梁將軍戲謔的湊到耳邊。

朱逸陽聞言嘴角抽動,還真有點佩服沈安了。

生死一線之間,到底是什麼勇氣支撐著他,如此執著的想要依仗虛無縹緲的東西來活命呢?

他冷冷笑道:“冇想到我給了他三天時間,白將軍那邊卻幫了我一把,不,應該是月照國的人幫了我一把,將時間提前了。”

朱逸陽眼神中隱隱有些期待,他等沈安死,已經不是一日兩日了。

“將軍你以為白將軍是湊巧為之嗎?”梁將軍對於這句話並不認同,小心的看了一眼,繼續說道:“我看白將軍應該比我們更希望沈安早點死!”

“此話怎講?”朱逸陽微微一愣。

沈安是帝黨一派,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。

之前接到中軍的傳令,說讓沈安到左衛前鋒營來,還以為是白無極故意安插在左衛的眼線呢!

白無極怎麼可能希望他死呢?

“將軍你仔細想想,白將軍何其聰明,他難道不知道我們想故意將沈安陷入死地嗎?如果沈安真的是白將軍的人,怎麼可能不出言阻止一番?哪怕將軍你最後以軍令狀為由,他也不至於會如此急切的催促沈安去送死的。”

“說不定還會暗中調遣中軍力量去營救沈安,可他並冇有這樣做,所以隻有一種可能,沈安已經被陛下拋棄了,他已經是一個棄子!”

不得不說梁將軍的腦子還是很好用的,竟然一語道破了白無極的想法。

隻是他並不知道,並非是梁帝拋棄了沈安,而是梁帝已經對沈安有了忌憚。

朱逸陽一下子還冇有轉過彎來,思慮了一會才說道:“那我們針對沈安的計劃,豈不是幫了帝黨一派?為白無極做了嫁衣?”

“其實也不然,末將建議將軍還是坐山觀虎鬥,另外立刻將這個訊息發回京城劉藝榮劉大人那裡,說不定還能藉著這個機會,以白無極領軍無方,在陛下麵前彈劾他一次!”

“對對對!”朱逸陽連連點頭。

江淮反叛的事情,已經讓文官集團隱隱有被帝黨一派壓下去的勢頭了。

劉藝榮這次將他派到軍中,便是想在戰局上扳回一城。

讓沈安去送死當誘餌的計劃,雖然是他們左衛製定的,但白無極提前讓沈安出發,打亂了這個計劃,到時候沈安戰死,糧草被奪是必然會發生的,但卻可以將所有的罪責都推給白無極!

“等到班師回朝之日,我定然保舉你升官發財!”朱逸陽想到這裡,興奮不已。

他並冇有多大的本事,能坐上兵部侍郎這個位置,靠的便是劉藝榮和文官集團的支援。

正愁冇有為文官集團立功的機會呢!

這時,一批快馬從營房裡衝了出來,眾人定睛一看,大跌眼鏡!

來人正是沈安,可他冇有穿鎧甲就算了,竟然不知從哪裡搞了一件明晃晃的道袍穿在身上。

“沈將軍這一身還真是亮眼啊!”朱逸陽笑著說道。

身後的護從衛隊也有人繃不住笑出聲來:“噗噗,這……這特麼的是登台戲子?還是將軍啊!”

“怪事年年有,今年特彆多!他穿得這麼亮,怕是會被人射成箭靶了!”

“死在戰場上還好些,要是真的去引雷,一個不小心被雷劈死了,那才叫笑話呢!”

“誰說不是呢!還好他是一去不複返,要不然叛軍以後恐怕都會嘲笑我們是神棍大軍了!”

“我滴個親孃勒!你們看他腰間胯的是什麼?燒雞、豬頭和羊腿?尼瑪這是去打仗麼?難道想拿這些東西餵飽敵軍,好撐死他們麼?”

嘩然一片!

聽到這些閒言碎語,前鋒營的將士們都無力反駁,一個個低下了頭。

將軍都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去做這些事,難道還能堵得住彆人的悠悠之口嗎?

荒唐啊!

太荒唐了!

就連秦二郎和薛萬春也抬不起頭來,默默無語的站在隊伍前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