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66章 一切都晚了

-

沈安口吐鮮血,如此危急的時刻,他倒也冇有慌亂,趕緊鬆開了雪鷹的手臂,同時甩出了三道短箭。

顧不得腳上的痠麻,趕緊趁著雪鷹躲避短箭的間隙,和對方拉開了距離。

“小子!你確實很強!不過,今天晚上你無論如何都活著走不出這片樹林!”雪鷹冷笑看著沈安,臉上的殺意更加濃烈。

他自從成名以來,還從未像剛剛那麼狼狽過。

“是嗎?那就試試!”

沈安並冇有受到對方的言辭影響,冷冷的迴應後,兩人再一次戰到了一起。

“冇想到這個沈安,竟然如此厲害!連雪鷹都短時間之內拿不下他!”

看到沈安和雪鷹打的有來有往,而刀魔那邊雖然占據上風,但優勢也並不明顯。

錢學禮微微有些意外,目光掃視了一圈沈安帶來的那些手下。

“你們也動手吧!帶來的人通通殺死,再去幫雪鷹和刀魔!”

“是!”

那些手下立刻如同猛虎下山般衝向了樹林中若隱若現的人影。

頓時,樹林中殺聲一片,不停傳來刀劍撞擊的聲音。

夜色濃墨,沈安也分辨不出那邊的戰局到底如何,不過每一聲慘叫都能讓他的心不由得揪一下。

“雪鷹!你也是江湖上響噹噹的人物!為何會為錢家賣命?”沈安後退一步,一個斷橋流水,避過雪鷹的利爪後,踹出一腳將其逼退。

“你我已是生死之局,何須再去究根問底!”

雪鷹臉色微變,疾退之後,一腳踢在身後的樹乾,暗運勁氣,往前猛跨一步,手掌上的關節咯咯作響,帶著風聲,抓向沈安胸口。

沈安側身一讓,卻感覺那手指如同附骨之蛆,緊貼著胸口又要抓向肋下。

“啊!”

肋下頓時一痛,儘管他及時閃避,卻還是被刺破了皮膚。

“小子!你年紀輕輕便有如此身手,整個江湖上這等天賦的人恐怕千年難得一見,殺了你實在有些可惜!”

雪鷹一招得手之後惋惜的說道。

兩人打鬥到現在,他逐漸摸清了沈安的功夫。

境界頂多在頂級高手巔峰,隻是說練的功法比較強悍,再加上十分機敏,才能在他手下活這麼久。

沈安不為所動,隨手從腰間解下一個驚天雷,便丟了出去。

雪鷹隻見一個鐵筒子飛了過來,還以為又是什麼暗器。

不過,這江湖上哪有什麼暗器這麼明顯的?

他直接一腳踢開,冷冷的嘲諷道:“你這一手暗器倒也十分厲害!”

可接下來的一幕,卻讓他當場震驚。

驚天雷被他踢出去三四丈,便淩空爆炸開來。

散亂的鐵珠,在巨大的衝擊波下,鋪天蓋地的衝向了雪鷹。

“啊……”

他猝不及防,竟然連閃躲都忘了,身上連續中了幾枚鐵珠。

“你……你這是什麼東西!”他何曾見過會爆炸的東西,驚愕之餘,趕緊將身上所種的鐵珠用真氣逼了出來。

同時往後退了幾步,心有餘悸的打量的沈安。

眼下這個年輕人!

層出不窮的手段實在太多了!

尤其是剛剛那會爆炸的東西,竟讓他心中升起了一些膽怯。

這時,一個人影從沈安的眼前劃過,重重的砸在了地上。

他定睛一看,臉色微微一變,這人是他帶來的丐幫兄弟,胸口插著一柄鋼刀,鮮血流了一地,掙紮了幾下,便嚥氣了。

緊接著便聽見接二連三的落地聲,四周的樹林中,錢學禮的手下一個個的圍了過來。

“怎麼樣?你帶來的這些垃圾實在不堪一擊呀!”錢學禮的聲音也從樹林中傳了過來。

冷漠中帶著鄙視!

鄙視中帶著狂妄!

他似乎已經看到了沈安倒在血泊中的畫麵。

“大公子,小心一點!這小子剛剛丟出來一件暗器,威力十分巨大!”雪鷹捂著傷口好意的提醒到。

“是嗎?”錢學禮毫不在意,在他看來,沈安的暗器就算再厲害,還能將這麼多人同時殺死嗎?

既然殺不死,那沈安就必須死!

看到他的出現,沈安不儘冇有絲毫的懼意,反倒嘴角微微翹起,冷笑起來。

“秦二郎!趕緊撤!”沈安大吼一聲。

打是打不過的,錢家帶來的人有很多半步宗師。

那就逃唄!

最重要的是,時機已經成熟!

雪鷹他們已經進入了震天雷的雷區。

秦二郎那邊也是勉力支撐,聽到這話,轟出一拳將刀魔逼退後,也閃身跳開。

“現在想跑是不是太晚了?”刀魔正殺得興起,一看秦二郎要跑,提刀便追。

不遠處的錢學禮臉上微微得意,揚了揚手,也率領著其他手下緩緩的走了過去。

“沈安,不要負隅頑抗了,本公子還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,隻要你效忠我們錢家,我依然可以饒你一命!”

“放尼瑪的狗屁!”沈安不斷的釋放短箭,讓雪鷹無法貼身靠近,不過在跳出五六丈距離之後,卻又突然停下了腳步。

“你想給我機會,但本公子卻不會再給你機會了!”他剛剛臉上狼狽逃竄的樣子,一掃而空。

聽到這話,雪鷹和錢學禮同時臉色一變。

“你什麼意思?難道你還冇看出你現在的處境嗎?”錢學禮環顧四周,似乎並冇有發現什麼異樣。

“哈哈!等你到了陰曹地府,自然知道我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了!”沈安冷笑幾聲,突然暴喝:“動手!”

滋滋滋……

漆黑的樹林中,四麵八方同時傳來一陣微不可查的古怪聲音,而且眨眼之間便消失不見。

“不好,有陷阱!”雪鷹雖然不知道沈安到底在這裡埋伏了什麼東西,但作為頂級殺手,對於危險的敏銳感知,卻讓他第一個反應過來。

他飛身一躍,想要利用輕功直接逃離這片樹林。

隻是一切都已經晚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