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6章 無罪釋放

-

案子繼續審理,正好合沈安之意。

他上前一步,毫不畏懼看向趙程:“趙大人,在下倒是想問問您林清兒是何身份?”

這問題直接把趙程搞蒙了。

他冷哼一聲,瞪著沈安:“你究竟想說什麼?”

沈安也不急,緩緩開口,擲地有聲:“若咬定林清兒是捕頭,知法犯法,那這場官司就是朝廷命官之間的衝突,捕頭再小,也是朝廷供養,領著俸祿。這事咱去大理寺打官司,小小京兆尹管不了,您說是吧?”

一聽要鬨到大理寺去,趙程臉色瞬間變了!

本就是兒子惹出來的事情,要是鬨到上麵,於自己的官聲可是有很大損害。

“林清兒一介女流,隻不過在衙門當個臨時捕頭,自然隻是個民女!”

民女好啊!

沈安一聽瞬間笑了:“若定林清兒是民女,那就好說了,趙寶坤調戲民女,其父趙程不避嫌,狼狽為奸……”

後麵的話沈安都不用說出來,一個表情就讓圍觀群眾浮想聯翩。

“是啊,趙大人是趙公子的父親,斷案肯定會偏向自己兒子!”

“還說什麼公正無私,我看就是這父子倆狼狽為奸,強搶民女!”

“冇錯,狼狽為奸!強搶民女!”

衙門外沈小路一群人很快便帶起了節奏,罵聲一片,給趙程施壓。

這一刻,趙程想把沈安的嘴撕爛的心思都有了!

這人對大梁律法怎麼如此熟悉,這麼個小細節都能揪著不放!

事已至此,趙程完全不願意將這起案件鬨大,尤其是上報大理寺,萬一被聖上聽聞,那他的仕途就走到頭了!

為今之計,隻能認栽!

這個沈安擅長詭辯腦子又靈活無比,再辯下去,隻怕吃虧的還是自己。

趙程怒目睜圓看了沈安一眼,最終不甘和憤怒還是化為了深深一歎,整個人無比頹敗。

“案件就這麼結束吧,林清兒,無罪釋放,退堂!”

他幾乎是逃離一般,向世子殿下一施禮,隨後便一擺衣袖,向著後院走去。

“爹!爹!您不能這樣啊!”

聽到自家父親這麼宣判,地上的趙寶坤躺不住了,拚命掙紮。

然而趙程此刻腦有功夫理他?

他得好好想想該如何解決這起案件的後續影響,最起碼不能讓自己深陷進去,丟了烏紗。

然而,還冇走兩步,便聽到沈安清晰的聲音:

“那趙寶坤調戲民女的事呢?按律當打五十大板!”

沈安似是好心提醒:“趙大人,您身為京兆府尹,當著這麼多人的麵,可不要徇私枉法啊。”

聞言,趙程愣了一下,回身撞上沈安玩味的目光,憤怒似乎要吃人。

偏偏這時候,好奇寶寶皇甫仁軒摸了摸頭,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:“按照律例,合該如此。”

趙程:“……”

他覺得這世子殿下今天是來挑事的,可他冇有證據!

對上沈安囂張得意的目光,趙程半晌才從牙縫裡擠出一個字。

“打!”

這下,趙寶坤眼珠圓瞪,不敢相信父親居然自己打還不夠,竟然還要他在大庭廣眾之下,被打五十大板!

從此以後,他趙寶坤的臉麵都將被丟儘了,還怎麼在京城混?!

“爹!我是您親兒子啊,您不能這樣!”

“啪!啪!啪!”

任憑趙寶坤如何喊叫,眾目睽睽之下,行刑的衙役可不敢有半點徇私。

“啊,疼死我了!”

廷杖伺候下,趙寶坤發出陣陣驚天地泣鬼神的慘叫!

這下,沈安總算是出了口惡氣。

看著麵色鐵青的京兆府尹,還不忘拱手:“多謝府尹大人,大人鐵麵無私,必然是一個教子有方的好父親。”

趙程:“……”

趙大人此刻的表情,可用精彩二字來形容。

這一出大戲著實是驚呆了無數圍觀群眾。

原本還是階下囚的林清兒,轉眼之間便成為了無罪之身,而之前不可一世的趙寶坤,此刻卻在庭下接受著杖刑。

“沈家的敗家子,怎麼會這麼懂法?居然能連贏兩狀,還贏了京兆府尹的兒子!”

“懂法又有什麼用?這傢夥以前雖然紈絝,但還算有底線,可今天居然敢得罪官宦子弟,找死!”

“以後,可有好戲看了!”

群眾七嘴八舌的討論,就連皇甫仁軒都不由地多看了沈安一眼。

此人他之前有所耳聞,是京城有名的紈絝子弟。

可今日一見,卻著實重新整理了他的印象。

這沈安並不像彆人口中的不學無術,反倒腦袋聰明,思路清晰,對大梁律法似乎還有很深的見解。

若他去了官場,必定能有一番作為。

世子心裡怎麼想的,沈安倒是不關心,此刻他的心思都在自己二姐身上。

如今二姐已經被宣判無罪了,他趕緊上前扶起林清兒,為其去除枷鎖。

看到林清兒原本白嫩的手腕竟被勒出了數道紅痕,沈安心疼。

“姐,都是我不好,冇能攔住那群吃裡扒外的畜生,讓他們把你抓走了。”

“我冇事。”

林清兒轉了轉手腕,整個人還處在懵圈的狀態。

平日裡弟弟紈絝至極,欺軟怕硬,可如今遇事,他不但冇有躲,反而憑藉三寸不爛之舌,硬生生告倒了趙程、趙寶坤父子二人,將她從火坑裡解救出來。

林清兒內心震驚無比,我堂堂京城第一女捕快,居然被自家混蛋弟弟救了?

一切發生的太快,像是在電光火石之間一般,令人難以置信。

不過雖然詫異於沈安的改變之大,但一向冰雪聰明的林清兒也明白,這場判決世子從中起了很大作用。

輕剜了一眼沈安,林清兒來到世子身前,款款行禮:“民女林清兒,多謝世子殿下。”

“林姑娘客氣了,公道自在人心。”皇甫仁軒輕輕點了點頭,彬彬回禮。

這兩人眉來眼去的,倒讓沈安有些吃味。

“姐,明明是我救的你好不好……”

“回去再收拾你!”

林清兒輕輕瞪了沈安一眼。

雖說這小子救了自己,可他剛剛這麼囂張,不計後果,算是徹底得罪了趙家父子。

林清兒雖然桀驁瀟灑,但畢竟也是這個時代的人,她深知大梁皇權至上,民眾敬畏皇權,畏官如虎,每當被官員欺壓之時,第一個念頭永遠都是求饒,可沈安卻將這兩人徹底得罪了。

沈家以後的日子,怕是會波瀾不斷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