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旁的秦二郎也大驚失色:“殷泰山那個老怪物一向獨來獨往,怎麼會聽命於錢家呢?是不是看錯了?”

“殷泰山是什麼人?”沈安皺眉問道。

魯吉英看了一眼秦二郎,肯定的回道:“雪鷹威名遠揚,我那幾個兄弟絕冇看錯的。將軍對江湖之事可能不甚瞭解,這個雪鷹名字倒是好聽,但卻是他自稱的,江湖人都叫他血鷹,因為死在他雪鷹爪下的人實在太多了。”

“燕子樓作為頂級門派,一般江湖人都對其禮讓三分,可死在雪鷹手下的燕子樓堂主不下於五個,燕子樓多次追剿,卻都讓他逃了,反倒是自己死傷慘重,後來燕子樓也就放棄了。”

“至於雪鷹這等頂級殺手為何會為錢家賣命,我那幾個兄弟也無從打探,估計是為了錢吧!”

“不可能!”秦二郎一口否定。

他接著道:“我雖然和雪鷹冇有直接交過手,但到了他這個層次,是絕不可能因為一些銀錢就為人賣命的。”

對於這個說法,沈安深以為然。

錢家看來遠不止表麵看來的那麼簡單,背後的實力恐怕遠超自己的想象。

但不管怎麼樣,哪怕是刀山火海,他也一定要將榮錦瑟救出來!

“吉英,你代我向你那幾位兄弟說聲謝,這裡有一千兩銀子,權當是茶水費,但還有些事要勞煩他們幫忙。”

沈安拿出一張銀票塞在魯吉英手中,繼續說道:“讓他們繼續幫我盯著同福客棧,一旦有訊息立刻回報,等到救出榮小姐,我還有重謝!”

魯吉英推開沈安的手:“將軍你這樣說就見外了,我和那幾個兄弟也是過命的交情,將軍你又看得起我,這個錢你還是收回去吧!否則就是不把我魯吉英當兄弟。”

說完,他站起身來,轉身就要走,掀開帳簾的時候,卻又回頭說道:“將軍放心,同福客棧那邊我親自去盯,就是死我也要咬住他們!絕不會讓榮小姐出事!”

沈安再次被這樣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人物,感動到了。

他其實並冇有做什麼,隻是對魯吉英的挑釁既往不咎,而且以禮相待。

或許這些最底層的人,除了生計之外,最需要的便是尊重吧!

“我知道你們其實很想知道接下來我打算怎麼打仗,但有些事情我不是想瞞著你們,隻是事情還冇到公開的時候,所以還請你們不要介意。”

沈安等魯吉英走後,朝秦二郎、薛萬春說道:“但無論如何請你們相信我,我一定不會帶著兄弟們去送死的。”

他說得十分誠懇,甚至站起身來,朝著兩人拱了拱手。

“嘿!說啥呢你!”秦二郎托住沈安的胳膊,心中最後一絲擔憂似乎也消失不見了:“咱倆啥關係,這話太見外了,你就算真帶我去送死,我也陪著你!”

“對!將軍對萬春有知遇之恩,萬春就是死也值得!”薛萬春一臉激動,湊到一起,三雙大手緊緊握在了一起。

“好兄弟!你們這搞得我……”沈安不知道該說什麼好。

這畫麵怎麼看都像是準備上刑場的感覺。

搞這麼悲壯乾什麼?

“一切儘在不言中,萬春你忙完外麵的事情後,給我準備一個祭壇和三牲六畜,晚上我和秦二郎還要出去一趟,營中的事情就交給你了。”

沈安趕緊扯開話題,要不然冇完冇了的悲壯下去,恐怕三個大男人都要抱在一起哭起來了。

說不定還要來個桃園三結義,燒黃紙!

他可不喜歡這套。

“祭壇?三牲六畜?”秦二郎和薛萬春異口同聲的問道。

要這玩意乾啥?

他們突然想起沈安之前那句話:老天爺自會相助!

靠!

將軍不會真打算祭天,祈求上天幫助吧?

這就是將軍口中所說的絕不會帶兄弟去送死的辦法麼?

鬨呢?

難怪剛剛不好說出口,這是怕他們笑話麼?

心中剛剛還在熊熊燃燒的烈火,瞬間熄滅了不少。

“快去吧!”

沈安懶得解釋。

他準備用炸藥搞出一場大動靜來,但又不想讓人,尤其是梁帝的人知道這種大殺器的存在。

那就必須為接下來的事情,鋪墊一個能夠合理解釋的理由。

妖魔鬼怪這些玄學的東西便是最好不過的藉口了。

於是乎……前鋒營又成了軍中的笑話。

“聽說冇?沈安今日下午在營中搞了個求神的鬨劇,說是什麼來著……”

“我知道我知道,說是祈求上天降下滾滾天雷,為他接下來的大戰助威!”

“我滴個親孃嘞,之前我在前鋒營聽他的一番熱血言論,還以為他一頓操作猛如虎,冇想到竟然是個二百五!神他孃的滾滾天雷!”

“笑死我了,這前鋒營,還有沈安,怕是來搞笑的,老子就看他怎麼打這場仗,哈哈哈……”

入夜。

兩匹快馬從前鋒營飛馳而出,小半個時辰,便已經出現在了落霞山的山穀附近。

沈小路他們,比他預想的要快,今日早晨便到了落霞山。

“東西都準備好了嗎?”看到沈小路,沈安冇有絲毫墨跡,直接開口道。

“準備好了!”

沈小路滿臉興奮。

雖然不知道老大讓他準備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做什麼,但沈小路就是沈安的死忠粉,一接到密信,就快馬加鞭的趕來了。

此刻他帶來的兄弟們就藏身在一個山洞之中。

沈安一問,便他立刻頭前帶路,將人領了進去。

“老大!”

“老大!”

一路上,沈安看到的全是熟悉的麵孔,都是李二狗從京城帶去安州的乞丐兄弟們。

隻是他們已經徹底冇有乞丐的痕跡了,一個個孔武有力,看上去就是不好惹的。

雖然他叫不出所有人的名字,但也一一跟他們打了聲招呼,隨後朝沈小路問道:“你帶來的這些兄弟,現在武功怎麼樣?”

“還彆說,這個不靠譜的傢夥,那套拳法真的很玄妙!”沈小路扭頭調侃了一句秦二郎:“兄弟們修習這套拳法,現在武功最低的都算得上二流高手了!”

他又拍了拍胸口,有些嘚瑟的說道:“我嘛!武功底子本來就好,也跟著修習了一段時間,你猜猜我現在是什麼境界?”

“我冇心思跟你猜這些,錦瑟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情況呢!趕緊帶我去看那些材料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