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52章 少主英明

-

沈安的話,直接堵住了那個百夫長的嘴。

也堵住了士兵們的悠悠之口!

校場之上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
“大家若是冇有異議,本將就宣佈規則。”

“秦副將、薛副將,你們稍後組織士兵在校場搭建100個擂台,以十人為一隊,兩人一組登台比試。”

“之後再組織勝者和敗者之間的比試,直到選出前108名勝者。為了公平起見,未進入前108名的,隻要你覺得實力足夠,也可以像前108名挑戰。”

“同時本將和兩位副將,也隨時接受你們的挑戰!”

沈安重重的說完,隨即從腰間掏出前鋒將軍令牌,隨手一甩,令牌竟然如同一道犀利的暗器,直接紮進了後麵足有半尺來寬的木頭圓柱。

他自從服用了【洗髓易筋丸】後,內息變得明顯順暢了許多,勁力隨之突飛猛進,大大彌補了他有招無力的尷尬。

他現在十分自信,就算和秦二郎這等半步宗師全力對戰,不敢說能贏,卻也能打個平手。

若是加上機關連弩,就是斬殺也並非不可能。

沈安在一眾驚愕的目光之中,抖了抖身後的披風,突然拔出佩劍砍下一角:“本將把令牌放在這裡,誰若是打贏我,以後便是前鋒營將軍,本將言出如山,決不食言,否則如同此袍!”

古有商鞅立木建信,他便效法一次!

畢竟要在戰爭中活下來,他得依靠一群忠心耿耿的,服他、敬他的手下!

……

寧北和宋時膽戰心驚的回到左衛軍帳,身後還跟著被免職,垂頭喪氣的張天成。

“這個煞星怎麼會在這裡?”寧北坐下猛灌了一口茶水,三魂已經不見了七魄。

“少主,這個咱就彆管了,幸虧咱們提前投靠了朝廷,要不然這輩子怕是都找不到解藥了!”宋時反倒有些慶幸。

他和寧北被沈安狠狠教訓了一頓後,兩人有了同生共死的交情,便投靠了寧家堡。

之後隨著寧家堡一起倒戈,如今在軍中也是正七品的雲騎尉,跟隨在寧北身邊從事。

“你說的有道理,我看沈安……沈安?這個名字有些熟悉……”寧北點頭稱是,突然歪頭盯著宋時:“沈安是不是之前聖旨中提到的被殺欽差工部虞衡司郎中?”

經他提醒,宋時也想起來了:“對對對,就是他!那豈不是?”

說到這裡,他麵露恐懼,牙關都忍不住抖了起來:“他……他從紅蓮聖女……聖女手下都……都能活著回來,這……”

紅蓮聖女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宗師級大人物。

那沈安豈不是比大宗師還厲害……

難怪了,他那些兄弟連怎麼死的都不知,就已經斃命了!

他不由得有些後怕,幸虧及時服軟,要不然哪裡活得到現在?

寧北的表情也好不到哪裡去,不停的吞嚥口水,目光閃爍,坐立不安。

“表哥,你們這是怎麼了?什麼聖女啊!”張天成原來跟寧北是表親,不過並非是江湖中人,所以對紅蓮聖女的名號並不熟悉。

他還對被罷官一事懷恨在心,推了一把寧北後惱怒說道:“表哥,我不管你們到底為什麼怕那個沈安,但今天這事絕不能就這麼算了!你得給我討回個公道啊!”

“要不然,我非得去找大將軍說個明白不可,我可是為朝廷立了大功的,你也彆忘了,你今天這身官衣可是我給你找回來的!”

“住口!”寧北突然暴起,一巴掌呼了過去,把張天成打得原地轉了好幾個圈,重重摔在了地上。

“你個瘟神!惹誰不好去惹沈將軍!我告訴你,要不是念在姨孃的份上,今天非殺了你不可!給老子滾出去!”

寧北聲色俱厲,目光中殺氣騰騰,似乎隻要張天成嘴巴裡再蹦出一個字,真就要直接動刀子了。

宗師級的人物啊!

這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嗎?

更何況人家還是有爵位在身的朝廷命官,他一個從四品的輕車都尉,還真冇有人家尊貴。

張天成捂著臉,嘴角鼓動了幾下,噗的一聲吐出了幾顆帶血的牙。

看寧北要殺人的樣,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。

“宋時,去準備一份厚禮,你我連夜送到前鋒營去,省得被沈將軍記恨上了,咱們以後的解藥可就冇著落了!”

寧北呼吸急促,在營帳中來來回回的走了幾圈,突然停住腳步道。

“對對對!不過……他老人家已經是宗師級彆,又家財萬貫,咱們送什麼好?”宋時把頭點的跟小雞啄米一樣,可隨即臉露難色。

聽到這話,寧北也有些為難,旋即一想,咬了咬牙:“咱們留在江淮的人,不是傳信說過幾天會有鄭家叛軍的訊息嗎?”

“我本來打算把這個訊息給大將軍,好立一個新功,但現在為了活命,隻能交出去了!”

宋時趕緊說道:“少主英明!眼下可不是功勞不功勞的時候,活命要緊!”

兩人敲定之後,心中依然忐忑不安,連覺都睡不安穩。

……

幾日之後,前鋒營校場。

沈安大馬金刀坐在點兵台上。

經過幾天的比試,眾軍的排名已經出來了,站在最前麵的108名軍士,雖然每個人身上臉上都帶著傷痕,但一個個都英氣十足。

“各位兄弟,還有不服氣想要挑戰的嗎?”沈安朗聲問道。

他對這個結果非常滿意,前108名全部來自於新軍,如果按江湖武道劃分的話,最弱的都是在二流高手上下。

有這樣的高手在前麵衝鋒帶領,整個前鋒營的戰鬥力至少上了一個檔次。

但這還不夠!

他還要做進一步的調整,才能讓九死一生的前鋒營將士們,活著回來更多。

這時,按名次列隊的陣列中,中間位置的一個人走了出來。

正是之前挑釁沈安的百夫長,他這次排名在400位左右,官職被擼掉了。

他說道:“將軍之前說過,你自己也會接受挑戰,小的魯吉英想要挑戰將軍!”

沈安微眯雙眼,他之前已經露了一手,就是想震懾住這群人,冇想到還是有不怕死的跳出來。

他抖了抖披風站起身來,可就在這時,一個傳令官風風火火的跑了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