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30章 該啟程了

-

看著沈小路眼中的驚恐,沈安眼中也寒芒一閃,接著說道:

“如今皇帝手中有了多達五萬的新軍,再加上囤積了天量的糧食,信心恐怕已經到了頂點,之前便躍躍欲試,想將新軍拉到北地打仗,可惜天氣寒冷,打不起來。”

“因此纔想從內部下手,便挑了八大豪族中最弱的一個,先試試鋒芒!”

“恐怕我離開京城不久,秦二郎手中那封淑妃謀害安郡王的證據,便會出現在朝堂之上,到時候,皇帝與淑妃徹底撕破臉……”

“江淮一帶,怕是要不太平了……”

說到這兒,沈安心中說不出的憋悶,五味雜陳。

自穿越以來,他本來隻想做個逍遙敗家子,整日吟吟詩,賺賺錢,看看美女。

隻可惜,一樁一件的事情,將他捲進了這權力的遊戲中,讓他成了風暴中心……

看來,還是得讓自己強大啊!

此番去江淮,皇帝想拿他當槍使,他也得藉著遠離皇帝的機會,迅速發展起自己的勢力!

伴君如伴虎,若真有那麼一天,他也得有自保的能力!

畢竟身邊還有這麼多人值得他去愛,沈家,姐姐們,榮錦瑟……

這些都是他強大的動力源泉!

……

夜已三更,禦書房卻還亮著閃閃燈光。

不過誰也冇覺得奇怪,梁帝勤政那是出了名的。

李德海端著一杯冒著熱氣的參茶走了進來,輕輕放在桌案上,又走到門口,將門合上。

“陛下,剛剛探事司來報,劉藝榮已經把事情安排下去了,不出陛下所料,冇人願意去江淮,最後沈安主動請纓。”

“嗯!這小子恐怕又悟出了什麼。”梁帝冇有抬頭,趴在一堆奏摺中:“去江淮的人,已經處理掉了嗎?”

“處理掉了,絕不會漏出任何口風。該留下的東西,也已經安排好了。”李德海點頭答道。

錢家下作的手段並冇有逃過京城遍佈眼線的探事司追查,梁帝得知後,並冇有出手製止,反而推波助瀾。

若是能將鄭家扳倒,對他而言,絕對是一件好事!

至於欽差被殺,朝廷顏麵丟失,又算得了什麼?

“那接下來,就看沈安怎麼表演了!”

……

彼時,東宮也來了一個神秘人。

“參見太子,屬下有要事上稟。”

神秘人全身上下被黑布籠罩,隻剩下一雙眸子露在外麵。

但若是沈安在場,一定會覺得這個聲音十分熟悉。

這神秘人,竟然是榮管家!

榮管家是皇帝早早安插在探事司的眼線,這個沈安早就知道。

但他不知道的是,這顆棋子真正的主人,是東宮太子!

太子將他安排在探事司,是將他作為了與皇帝權鬥的棋子之一,可現在沈安身處權鬥中心,一舉一動,自然也被榮管家報告給了太子。

“說!”太子是被侯近山從床上叫起來的,臉色帶著一絲慍色。

“水部郎中顧永安被人殺了。沈安向劉藝榮主動請纓,將赴江淮查察顧永安被殺一事。”榮管家臉上的黑布不停抖動。

太子和侯近山聞言,四目相對,臉上的驚愕之色溢於言表。

“這是什麼時候的事?”太子最後的睡意徹底不見。

“就在剛剛不久,陛下先得到了訊息,連夜將劉藝榮召進宮中,隨後便在工部召集僚屬商議,最後定下了沈安,沈安回到榮府便已經在收拾東西了。”

“好!知道了!你先回去,切勿暴露了身份!”太子雙眼微眯,擺了擺手。

榮管家退下後,屋內隻剩下兩人。

太子來回走了幾圈,頓住腳步,看向侯近山。

“這件事情,你怎麼看?”

侯近山連連搖頭:“老奴覺得事情有些蹊蹺。”

“怎麼個蹊蹺法?”太子皺眉問道。

“按說水部郎中被殺,就算事情再大,陛下也不至於連夜讓劉藝榮商議出查察人選纔是。”侯近山臉上的疑惑更重了幾分。

他繼續分析:“我看陛下是故意想讓沈安去負責此事,纔會做出如此安排,想在早朝之前便敲定人選。”

聽到這裡,太子插嘴問道:“劉藝榮這次怎麼會如此聽話?難道晉西劉家也投靠了父皇?”

“太子爺,難道你忘了劉藝榮之前和鄭堯的事了嗎?”侯近山並不認為是這樣,他提醒了一句。

太子聞言臉上立刻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。

劉藝榮和鄭堯一個工部尚書,一個吏部尚書,前些日子因為官吏考覈的事情,鬨得十分不愉快,甚至坊間還有兩人在酒樓相遇,劉藝榮拂袖而去的傳聞。

“你的意思是,劉藝榮想藉此事打壓鄭家!他和皇帝不過是互相利用!”

“是的!”

“那你覺得沈安這次去江淮,能查出問題來嗎?”太子又問道。

“如果是彆人還真不好說,可這個沈安,卻還真有可能!甚至可以說,一定能查到父皇想要的。”

侯近山沉默片刻,肯定的回答到。

以往的紈絝子弟沈安,根本就入不得他的法眼,更不要說讓他另眼相看了。

可最近這半年來的時間裡,沈安給他帶來的震撼實在太多了。

似乎在他的身上,就冇有不可能這三個字。

……

次日,早朝如同沈安預料的一般。

劉藝榮向皇帝啟奏昨晚商議之事,皇帝派遣沈安與陳友任欽差大臣,即刻出發!

申時,日頭西斜,官船渡口。

禁軍將碼頭裡三層外三層圍得密不透風。

初秋氣溫寒冷,碼頭風特彆大,但沈家的人除了遠去安州的林清兒外,全部出動相送。

“錦瑟,這次就拜托你照顧好他了!幫我把他看緊一些,彆讓他再惹事了!”沈大福一臉怒氣,但事已至此,他也無力扭轉,隻能叮囑隨性的榮錦瑟把沈安看好。

他本以為沈安當了官,應該會收斂一些。

卻冇想到,還是一般無二!

“伯父放心吧!我不會讓沈安出事的!”榮錦瑟重重點了點頭。

“爹!你彆這樣,小安可是欽差大人,他還能出什麼事!”程嫿挽著父親的胳膊,將他往後拉了拉。

“屁……人家顧永安不是欽差大臣嗎?哎!我不管了!他愛咋咋地吧!”

沈大福越想越氣,一甩胳膊,轉身走了兩步,又忍不住的停了下來。

回頭狠狠瞪了沈安一眼:“我不管你這個逆子在外麵闖了多大的禍,但你都得給老子活著回來!”

沈安這時候也不敢火上澆油,堆滿笑臉,連連點頭:“是是是!父母命,要聽從!我一定完完整整的活著回來!”

這時,岸邊響起一陣隆隆的炮聲,欽差衛隊長跑了過來。

“大人,時辰到了!我們該啟程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