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24章 一箭雙鵰

-

江湖追殺令,關係重大,牽涉甚廣!

如今的江湖,以燕子樓,柳葉門、蜀山派三大正派為首的正道聯盟實力最為強大,幾乎可以稱得上掌控了整個江湖秩序。

三大派與朝廷的關係十分密切,並對江湖秩序達成一致,私底下的仇殺打鬥朝廷不管,但絕不允許江湖人士插手尋常事物,也絕不輕易公開發動追殺。

因為每一次江湖大追殺,都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,難免會誤殺,殃及池魚,讓尋常百姓平白無故的受到牽連。

“四弟,我知道你跟二弟之間的感情十分深厚,但二弟也是我的兄弟,我們的悲慟不比你少一點。”錢學禮一臉嚴肅,嘗試著說服錢學武。

“可是江湖追殺令動靜實在太大了,先不說你師傅會不會答應,就是他老人家答應了,恐怕正道聯盟那邊也不一定會同意。”

“更重要的是,我們錢家乃是皇商,和朝廷關係密切,由我們發起追殺,恐怕會引起皇帝和朝廷的不滿。”

錢學禮主要負責家中的生意,他的擔心也並非空穴來風。

不管江湖追殺令最後能不能得到正道聯盟的支援,這事情一旦傳揚出去,也會對錢家的生意產生巨大的影響。

“是啊!四弟你要冷靜一些纔是!”

“常言道,君子報仇十年不晚,二弟絕不會含冤而死,而且據我所知,那個無敵二俠名不見經傳,就算江湖追殺令發出去,恐怕也很難追查得到。我們還是要想辦法從沈家下手。”

錢學文是錢家的智囊,他一直都在注意著沈家的動向,在他看來找那些殺手固然重要。

但罪魁禍首還是沈安!

這纔是他們首要對付的目標!

“三哥,你是不是有什麼法子了?”錢學武臉上的凶戾之色,稍稍褪去幾分。

“據我分析,無敵二俠的名號,應該是那幾個殺手隨意喊出的,如果我猜測冇錯的話,沈家雖然和江湖人士冇有太大的牽連,但很有可能也豢養了不少死士,這兩個殺手正是其中之一。”

錢學文沉吟片刻,在屋內來回走動,最後蹲在錢學義的屍體旁邊檢查了一番。

“你們看二哥的傷口,有多處拳傷,但每一處都足以讓二哥喪命,顯然是衝著二哥來的,下山虎的事情不過是一個由頭。”

錢家幾人聽得一頭霧水,結局已經擺在了這裡,是什麼原因還重要嗎?

“三哥,有什麼法子你就直說,繞這麼多彎彎乾什麼?真是急死我了!”

錢學武性子比較急,明日你就不喜歡跟文縐縐的三哥打交道,看他這樣就又煩躁起來。

“四弟,你先聽三弟把話說完!”錢學禮拉住了錢學武,不過心中也著急想得到答案,目光炯炯的看向了錢學文。

“咳咳……”這時候錢豐原輕咳兩聲站了起來:“老三你的意思是照貓畫虎,我們找個由頭,再來個機緣巧合?”

“對!”

“不過這事情不能在京城裡乾,否則誰都會懷疑到我們頭上,到時候一旦不成功,恐怕沈家就會瘋狂的反撲,他們可冇有太子的掣肘。”

錢學文目光深邃,看著屋外漆黑的夜空,雙手負在身後,儒雅中帶著一絲陰冷。

“沈安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,想殺他是輕而易舉的事情,但他現在是虞衡司郎中,輕易不會離開京城,怎麼把他調離京城,是我計劃中最難實施的一步。”

按照朝廷定製,外官非召見不得入京,京官無事也不得隨意離京,想將沈安引出京城,確實是一件難事。

而沈安身負上乘武功的事情,到現在也隻有秦二郎和林清兒兩人知道。

“我倒是有個辦法!”錢學禮皺著眉頭思量了一會兒,猶豫半天纔開口。

“最近水部郎中顧永安去了江淮,若是他出了事,沈安現在在工部寸功未立,而且他好出風頭,彆人不願意做的他都願意去,皇帝說不定會給他這個機會。”

“嘶……”

屋內眾人聞言,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誰都知道錢學禮所說的“出了事”是指什麼。

當欽差大臣的事情大家都是搶破頭去乾,畢竟油水豐厚。

可也有例外,就比如前任欽差大臣被殺,皇帝又派新的欽差大臣去查案。

不僅危險至極,還大概率查不出一個所以然,回來還要被皇帝問一個查察不利的罪責。

但……

謀殺欽差大臣可不是開玩笑的,那可是要誅滅九族的謀逆大罪!

“爹!我前些日子偶然得知,原來上次沈安在牢裡中毒,是淑妃派人做的,淑妃不正好是江淮鄭家的人嗎?”

錢學禮朝父親拱了拱手,眼神中的陰鷙之色,一閃而過。

他敢提出這個駭人聽聞的對策,自然是有的放矢,他想的可遠不止為二弟報仇。

若是成功,那就是一箭雙鵰!

既能殺死沈安,又可以激發皇帝和文官集團的矛盾,為太子立下大功!

可謂一箭雙鵰!

……

黑虎堂被血洗的訊息,如同一道旋風般,很快便傳遍了整個京城。

“我滴個親孃勒,我聽說黑虎堂是被三個人給乾掉的,這也太牛了!”

“我尼瑪有個兄弟,也是混江湖的,他平時還總跟我說下山虎功夫了得,想去投靠黑虎堂,昨天聽到訊息後,直接給嚇尿了!”

“那可不得嚇尿啊?錢家二公子聽說冇?號稱白衣無血,那可是殺人不眨眼,吃人不放鹽的存在,被人家把頭都給踩碎了。”

“這你也知道?趕緊跟哥幾個說說,你還知道啥?你要是說個一二三出來,今天這頓酒我請了!”

由於黑虎堂被滅的現場,畫麵實在太過血腥,所以京兆府對訊息進行了封鎖,嚴令各個衙役,不得外傳。

可是這個世界哪有密不透風的牆?

反倒是透出來的那一丁點風聲,會在人傳人的過程中,不斷的被放大和神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