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咳咳,二姐,可能我……真的是個練武天才吧!”

“亂講!”

“你有幾斤幾兩我還不知道?你到底是不是沈安?”

這個解釋,林清兒明顯不太信,直接抓住沈安的胳膊,把袖子往上擼了擼。

“冇錯啊!這手肘窩裡有胎記,你就是小安,可……”

林清兒念唸叨叨,還伸手在胎記上又捏又按,把沈安疼得齜牙咧嘴。

“二姐,你輕點,你這是謀殺親弟啊!”

“我說我說!可能是因為我之前在乞丐窩的時候,有個老乞丐給我吃過一顆紅色還帶著龍形印記的果實,他說那叫龍鱗果!”

“我吃了之後,感覺渾身火辣辣的,就跟要爆炸了一樣,過了好幾天才恢複了……”

沈安無奈隻能扯謊,前世看了不少玄幻小說,忽悠一下林清兒,應該冇問題吧?

果真,聽著沈安一本正經的亂吹,林清兒臉上的疑慮變成了好奇。

“果真是這樣?”

“千真萬確,如有半句假話,天打雷劈!”

沈安的演技比影帝還誇張。

“這麼厲害,那小安你有機會一定要把幫姐姐我找一顆龍鱗果!”

林清兒興奮不已,時間竟有這麼奇妙的東西,她若也吃了,豈不是也能功力大漲?

那就不用每天起早貪黑的練武了~

“小安,有這好東西,也彆忘了我!”

秦二郎在一旁也聽的兩眼發光。

沈安:“……”

大哥,大姐,這是我亂編的啊!

這世上哪有什麼龍鱗果?

可是自己挖的坑,隻能含淚自己跳了!

總要先穩住這兩人不是?

沈安隻能胡謅一通,咬牙答應了。

……

次日。

黑虎堂所在的坊市,被京兆府衙役和城防營軍士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幫眾已經被昨天的動靜嚇得跑的跑,散的散,黑虎堂空無一人,隻剩下堂中一具屍體。

黃遷頭都是大的!

他昨夜剛從春香樓回去冇多久,便接到法曹的報告,說是黑虎堂被人血洗,隻得把換下冇多久的官府又穿了起來。

一夜冇睡啊!

眼睛都快睜不開了!

“大人,你說這會不會跟沈安有關啊!”法曹在一旁悄聲問道。

“彆瞎說!”黃遷扭頭狠狠瞪了一眼,心裡卻和法曹所說如出一轍。

要說黑虎堂在京城裡,也算是不小的幫派了,能出手在他們門中殺人的,殺手不簡單。

沈家雖然號稱從不和江湖人物來往,但人家有錢啊!

有錢能使鬼推磨,砸個幾千兩出去,有的是人搶著給沈家賣命。

這時,一個衙役跑了過來:“啟稟兩位大人,屍體查清了,不是黑虎堂的人,是錢家二公子錢學義。”

“什麼?”黃遷大驚失色,他臉色蒼白,心跳加速:“你說的是皇商錢家的二公子嗎?”

“是的大人!”

“趕緊帶我過去看看!”

可黃遷剛進院子,還冇問衙役,錢家二公子的屍體在哪,便已經狂吐不已,吐了一會,身子歪倒一旁。

錢學義頭顱歪掛在脖子上,流了一地的血,恐怖至極。

還好左右衙役將他扶住,要不然就要暈倒在地了。

“快,快扶大人出去休息!”一旁的法曹也嚇了一跳,但他畢竟是司職刑案的,血腥的畫麵見得也不少,還能頂得住,現在黃遷暈了,他還得繼續把事情做完。

小半個時辰過後,衙役們把現場清理乾淨。

“黃大人,我看錢家二公子隻是湊巧被殺,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江湖仇殺,不過凶手似乎並非我們京城裡的,衙役在附近巷子裡找到一個暈死過去的黑虎堂手下,問了一下,他說殺手叫什麼無敵二俠,叫什麼法外狂徒張三、殺人如麻小男孩。”法曹皺著眉頭說道。

名字太怪了!

完全不像是正經的江湖人士!

黃遷對那血腥的畫麵,還心有餘悸,不過聽到這話後,總算緩了一口氣。

“好,那你一會派人寫好摺子,給刑部和大理寺送去,說明原委,此事我們就不管了。”

“對了,另外派人把錢家二公子的屍體送回錢家,把事情也解釋清楚,讓他們冤有頭債有主,去找那……什麼來著?”

黃遷剛剛就冇心思仔細聽,一時冇想起來凶手的名號。

“無敵二俠!”法曹趕緊補充道。

“對!讓錢家去找無敵二俠報仇吧!”

“是!”

……

錢家大宅。

“義兒啊!是誰這麼狠心,殺人連屍體都要毀掉啊!”錢家家主錢豐原哭得死去活來,老來喪子人之大痛。

“哼!一定是沈家的人,想為李二狗報仇,纔買凶去殺下山虎,冇想到撞見二弟,可憐二弟被殃及池魚!”

“但罪魁禍首還是那個該死的沈安!”

錢學禮是個文人,怒氣之餘還在理性分析。

“我這就殺去沈家,我要讓沈安血債血償!”錢學武卻理性不了,抽出腰間的長劍,就要衝出門。

“都給我站住!”

錢豐原怒喝一聲:“你們忘了太子的話嗎?不要去惹沈安,不要去惹沈安!你們是把太子的話當成耳邊風了嗎?你們是想把錢家置於死地嗎?”

跟全家性命相比,喪子之痛,再痛,也得忍著!

兒子不會白死,這麼仇遲早要報!

不過,錢家的怒火總得有個發泄的地方纔是,他臉上肌肉抽動,目光陰冷至極。

“爹!沈安我們暫時動不了,可是這個什麼無敵二俠,我呸!狗屁二俠,難道我們也不能動嗎?就讓二哥死得冤冤枉枉嗎?”錢學武一臉橫肉,一雙拳頭握得咯吱作響。

他們錢傢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?

要知道,錢家能在四大皇商中站穩腳跟,除了跟太子關係密切之外,還有一個重要原因,便是和江湖的聯絡非常緊密。

錢學武和錢學義兩兄弟,便分彆是燕子樓和柳葉門的內門弟子出身。

這兩大派可都是江湖正道中的擎旗者,在江湖上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。

“那你想怎麼樣?”錢豐原抹了抹眼角的淚痕問道。

“下山虎不是冇死嗎?無論如何把下山虎和他手下找出來,全部給我帶回來,問出無敵二俠的情況後,就送他們上西天!”

“我這就回一趟宗門,我要讓恩師出麵,發出江湖追殺令,多少錢都沒關係,隻要能為二弟報仇,我們錢家都願意給!”

錢學武目露凶光,恨的咬牙切齒,因為興趣相投,他和二哥的關係最好,如今有一身上乘的功夫,也是因為二哥小時候的督促和教導。

兩人亦師亦兄,對於二哥的死,他比父親還要更難過。

可是錢家其他幾人,卻都被他的話為之一驚!

江湖追殺令,多少年冇有出現過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