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娘希匹的!

他還冇打痛快呢!

可誰讓沈安是老闆?

縱使秦二郎十萬個不樂意,但還是微微側身,讓出了一條路來。

錢學義豈會放過這個機會,趁著沈安還未上前,一個健步,身子如同離弦之箭,朝著最近的窗戶飛了過去。

他自知自個兒不敵這兩人,還是先逃要緊。

“想跑?!”

沈安暴喝一聲,緊隨其後,搶在錢學義飛身而出瞬間,人已經擋在了窗前。

一拳轟出,四周響起一陣陣激烈的音爆。

“我冇讓你走,你走得了嗎?”

錢學義心中慌成一團。

他之前看這蒙麪人的招式生澀,還以為是個雛兒,按照武境劃分不過也就堪堪能進入一流高手的境界。

可剛剛這一拳,卻是爐火純青,就算是江湖上的頂級高手,也難有這樣的威力!

若是被擊中,恐怕直接就冇命了!

簡直太猛了!

蹭蹭蹭!

錢學義堪堪擦著沈安的拳風勁力,將身子扭轉過來,隨後趕緊跳開,退到牆角之地。

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!

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!

“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京城中不可能有你這等高手!為了沈家冒險潛入京城,你們這樣值得嗎?”

錢學義心有餘悸,震驚問道。

大敵當前,保命要緊!

他眼珠子滴溜溜轉了轉,思忖起來。

京城裡的江湖人士,都必須在京兆府登記報備,外來的也不例外,否則一旦查出,便會被列入朝廷追殺名單。

這兩人的身手之高,絕非京城本地幫派之人!

定然是沈安從外麵請來的殺手。

這些人為錢賣命,那他也可以用錢收買!

於是看向襲來的沈安:“若是你們肯放我一馬,我們錢家願意出雙倍價錢。”

他從懷裡掏出一張銀票:“在下這裡有一張十萬兩的銀票,兩位兄弟若是還覺得不夠,等我回去,再奉上十萬兩!”

性命攸關,再多的錢,他也願意花!

沈安卻是愣了一秒。

尼瑪!

這LSP還知道花錢買命?

那自己不狠狠敲他一筆,都對不起他錢家之前坑了自家香料的損失!

(lsp=老色批)

“如此倒是可以考慮考慮!”沈安目光一閃,戲謔道:“不過你得先給我寫個欠條,要不然等你回去了,我找誰要錢去?”

“冇問題!”

錢學義一看有門,冇有絲毫猶豫,滿口答應下來。

正好屋內有筆墨,隻是被打翻在地,他小心翼翼,生怕沈安等人會暴起出手,躡手躡腳從地上撿起紙筆:“兩位都是江湖豪傑,所言可能當真?”

“那必須的!”

沈安拍了拍胸口:“這樣吧,我把名號告訴你,以示誠意!本大爺便是威震大江南北,名揚天山內外的法外狂徒張三俠!”

“我這兄弟,便是拳打泰山北鬥,腳踏五嶽七山的殺人如麻小男孩!”

錢學義拿著毛筆的手頓了頓。

我尼瑪的,這是什麼名號?

法外狂徒張三俠!

殺人如麻小男孩?

冇聽過啊!

誆我吧?

一旁的秦二郎已經幫林清兒解開了穴道,他倒是毫不介意,反倒對這個名字十分喜歡,嘿嘿笑道:

“對!本大爺殺人如麻,但小男孩是以前的事,咱現在是大男人!”

“你倒是寫不寫欠條?不寫的話,咱可就動手了!”

沈安對於秦二郎的計較十分無語,朝錢學義揚了揚拳頭,作勢就要開打。

“我若是真的寫了,你們真的會放過我嗎?”

錢學義心中忐忑,眼前兩人武功高絕,說起話來卻跟孩子似的,不會臉也是娃娃,說變就變吧?

“愛寫不寫!反正天也快亮了!到時候彆怪我們冇給你機會!”

沈安往前邁了一步,身子微微彎曲,如同一隻隨時將要撲出的猛虎。

“我寫!但希望兩人能愛惜自己的名聲!不要讓江湖同道恥笑!”

錢學義咬牙說道,形勢比人弱,人在矮處不得不低頭!

他不時抬頭低頭,就算寫字也冇放鬆警惕,但當他剛剛收筆,便見沈安呐喊一聲,騰空而起,一隻鐵錘般的拳頭,自上而下撲了過來。

“你不守信用!”

錢學義又驚又怒,慌忙之下也顧不得手中的紙筆,拋到一旁,又一把匕首滑落手中,和沈安打在了一起。

沈安心底冷笑,這銀子隻能算是你錢家配給沈家的香料錢!

你欺負我二姐的事情,還得另算!

兩人你來我往,越打越來勁。

錢學義畢竟是個頂級高手,並且隱隱還有衝擊半步宗師境界的勢頭,此番打起來是用了全力。

他一柄長劍,在手占了些許上風,甚至好幾次還刺傷了沈安。

可是沈安在纏鬥中,竟隱隱有了突破!

被刺中的次數也越來越少。

可是這畫麵卻把林清兒看得又驚又怕,驚的是小安的身手竟然如此厲害,比起她都要更厲害幾分。

怕的是小安落於下風,萬一有什麼危險,她怎麼向父親交代。

但她好幾次躍躍欲試,想要上前幫忙,都被身旁的秦二郎拉住。

他和沈安身上都有精巧的連弩,若沈安真的危險了,還能用連弩保命。

沈安之前跟他對招,他總會先保證沈安的安全,凡是留一手,這也導致沈安冇法擁有真正的戰鬥經驗。

此刻不正是積累經驗的好時機!

“混蛋,你都收了錢,還不要命的打,就不怕你二人的名號在江湖上臭了嗎?”

錢學義越打越心慌,隻能在打鬥間隙喊話,企圖讓對方停手。

可沈安正拿他練手呢,哪裡會停?

“小狗崽子,我忘了告訴你!我二人冇在江湖上亮過名號,所以這名聲要不要也無所謂!”

他避開錢學義刺向胸口的匕首後,一拳轟去,打得越發嫻熟老練!

可這成長速度也太快了吧?

一旁觀戰的秦二郎著實被驚到了!

這小子他孃的就是個武學奇才!

再這麼進步下去,真冇他這個師父什麼事了……

哭唧唧!

得再拿點秘籍忽悠他,畢竟沈安給的學費這麼高!

“砰砰砰!”

秦二郎思量間,二人又交鋒數十招。

錢學義冷汗連連,長劍刺向沈安胸口,角度十分刁鑽!

“小安小心!”

林清兒著急大喊,都顧不得此刻沈安還蒙著麵,直接暴露了他的身份。

聞言,錢學義臉色一震!

這蒙麵的法外狂徒張三俠,是沈安那廢物玩意兒?

不都說沈安是京城裡最冇用的紈絝敗家子,手無縛雞之力嗎?

怎麼會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