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210章 官方指導價

-

沈安看著慷慨激昂的陳友,微微撇嘴,你他孃的說得好聽叫耿直,說得難聽一點,就是冇腦子!

會不會說話?

不過他現在是要拉攏陳友,藉機打入言官集團,便不好多說什麼,等到陳友說完,他擺了擺手。

“關市稅雖然涉及麵不廣,但也不是簡單增加稅額那麼容易。本官也是出身商賈,對於商人逐利的心態太瞭解,朝廷征收他們的稅額,最後全部會轉嫁到百姓身上。”

“就好比我們沈家和榮家,若是釀酒的糧食漲價了,我自然而然也要漲價,若是運到外地的酒水多了關市稅,我也會相應把交稅的錢附加到酒水上去。”

“這樣搞的話,最後倒黴的還是尋常百姓,到時候衣服買不起,農具買不起,反倒會影響民生了。”

沈安滔滔不絕,又不惜拿自己當例子,把商人逐利用最淺顯的話語描述出來。

聽完這些話,陳友剛剛舒展開來的眉頭,再次緊緊貼在了一起。

“照沈大人這樣說,那豈不是冇有辦法了?”

“當然有!”沈安斬釘截鐵的說道。

他可是個穿越者,雖然冇有係統什麼的金手指,可現代化教育帶來的知識,難道不是金手指麼?

既然開了頭,他就不會無的放矢!

“願聞其詳!”陳友的態度變得十分端正,儼然已經變成了一個乖學生。

沈安卻賣起了關子,他嘿嘿一笑,坐回太師椅上,端起茶杯若無其事的抿了一口問道:“假如現在讓各位大人俸祿減半,你們在什麼時候纔會願意呢?”

“怎麼可能願意!什麼時候也不願意啊!俸祿減半這不是要我們的老命嗎?”

“就是啊!我是絕對不會願意的!我就指著這些俸祿養家餬口呢!”

“誰不是啊!這個絕對不行,恐怕整個朝堂的人都不會願意!”

有些沉悶的屋內,頓時熱鬨了起來。

都說商人唯利是圖,但其他人又何嘗不是?

隻要利益被觸動,冇幾個人能真正的淡定下來。

沈安揮了揮手,示意大家安靜:“各位大人,本官隻是打個比方,可如果突然出現一大批的才華橫溢,治國理政更是一把好手的青年才俊,且對皇帝說他們願意俸祿減半,與眾位競爭職位,你說你們會不會願意呢?”

這個年代,當然冇有“內卷”這個詞。

但道理卻是一樣的,當競爭對手出現,便自然而然會形成內卷效應。

不過沈安想表達的卻並非此意,而是想給這些人引入一個概念,競爭者!

眾人紛紛皺眉,真的會有一群這種人嗎?

那不是傻子?

“我想到時候各位大人,就算不願意,恐怕也不得不願意吧?畢竟俸祿減半也還是能活下去的,對吧?”

沈安調侃一笑,隨後解釋道:“對付商賈其實也是一樣的道理。”

“本官並非想要提高關市稅,本官是想將所有的商賈全部納入到征稅範圍,由工部覈查商賈每月的進出賬目,覈定稅額,按照十抽其一的比例征繳。”

“同時朝廷開設一家官方商行,貨物類覆蓋全行業,同時經營錢莊、典當等,所有貨物和服務的價格明碼標價,這樣的話,其他商賈就算想要漲價,也定然要掂量掂量有冇有實力和官方商行抗衡。”

此話一出,全場炸鍋!

這真是個絕頂的餿主意!

大梁國上下,從朝廷到民間,誰都看不起商賈,沈安竟然想讓朝廷親自出麵做生意?

這不是開玩笑嗎?

不過……

方法卻似乎有可操作性!

他們都聽明白了其中的道理,所謂的官方商行,其實並不是以賺錢為目的,隻是平衡市價的作用。

用後世的話來說,那就叫“官方指導價”。

陳友低頭凝思了許久,除了以朝廷之名有些不妥外,似乎並冇有其他壞處,他摸了摸下巴:“沈大人這個法子倒是很有見地,如此的話,倒是可以將那些隻在本地經營的商賈納入到征稅範圍。”

“以京城為例,至少能增加上千戶的納稅商賈,每家每年就算上繳百兩銀子,朝廷一年也能多收入十萬兩!這還僅僅隻是有名有姓的商賈,和京城一地,若是全國範圍的話,恐怕至少在百萬兩以上。”

陳友作為工部虞衡司的員外郎,對於京城商戶情況還是很瞭解的,他所預估的數額,還算是保守估計。

其實遠不止這些,就好像沈家作為皇商,每年的營業額在百萬兩左右,十抽其一,光是沈家一戶就能貢獻十萬兩左右了。

若真的全麵推開的話,恐怕全國至少多收千萬兩也未可知。

到那個時候,糧食溢價的錢,還不是小意思?!

想到這裡,陳友看了一眼沈安,表情變得異常複雜。

見過拿彆人開刀的,拿自己開刀的還真是頭一次。

為了朝廷,沈安也是夠拚的!

陳友也冇想到,一個小小的戥秤,竟然為朝廷引出了這麼大的財源。

“沈大人,下官剛剛失禮了!”

他對沈安的態度,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,走到沈安麵前,彎腰九十度拱手施禮。

人家沈安這纔是為國為民啊!

剛剛自己還想著家裡千畝良田的稅賦,這點小心眼,跟人家一比,簡直就是天朗之彆啊!

“陳大人何出此言!”

沈安假裝震驚,趕緊上前把陳友扶了起來:“如若陳大人覺得本官剛剛的計策可行,不如立刻草擬一份奏章,明日早朝就上呈皇帝。”

“對對對!下官這就去辦!”陳友猛然醒悟,這等利國利民的好事,那必須第一時間形成定製啊!

他再次朝著沈安深深鞠了一躬,然後匆忙的回到了二堂員外郎處理公務的西廂房,將頭埋在書案上,開始奮筆疾書。

沈安和其他僚屬打了個招呼,便也各自散去。

東廂房裡,沈小路翹著二郎腿嬉笑的看著沈安:“老大,剛剛真的太精彩了,陳友可是個迂腐至極的老棺材,竟然被你說服了!不過我有些不解,你咋不直接給皇帝老二寫摺子呢?”

“滾下來!你他孃的懂個屁啊!”

沈安大罵一句,把沈小路從桌案上扯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