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腳步聲響起,正堂的後門,人影閃動。

高大魁梧,卻鬚髮全白的景王韓璋,在一群男女老少的簇擁之下走了出來。

“你就是沈安?”

一個年約十七八的黃色錦衣少年,身姿挺拔如鬆,眼神中更透著一股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殺伐之氣,他將景王扶著坐下,目光一凜看向沈安。

沈安倒是一臉淡然,不過身旁的秦二郎卻不由得發了個冷戰。

這個少年是個心狠手辣的人物!

“在下正是沈安,聽聞景王殿下身染重疾,就連太醫院也束手無策,皇帝陛下也心急如焚,廣發皇榜,招天下神醫為殿下尋良方覓神藥。在下看到皇榜這才毛遂自薦,前來為景王殿下探病。”

皇帝的手諭上就是這樣寫的,他也就照著念。

“咳咳……承蒙皇帝厚愛,孤王受寵若驚!”景王激動得連聲咳嗽,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,麵朝北方,就要行跪拜之禮。

錦衣少年趕緊拉住了他:“父王,你身體不好,就不要顧及這些繁文縟節了。”

少年是景王的嫡長子韓哲,景王爵位繼承人,一身武藝驚世駭俗,如今也是軍中之人,在甘涼州的左衛大軍任職。

沈安也趕緊上前:“王爺,世子所言極是,不如先讓在下給你把把脈吧!”

“是啊!”韓哲深以為然,看向沈安的眼神,鋒芒稍稍收斂了幾分:“你給父王看看吧!”

可是沈安懂個屁的醫術!

彆說把脈這等需要經年累月積累下來,才能掌握的高深學問,就是中藥他也不認識幾樣。

他能把出個雞毛來!

不過來之前,李德海跟他透露了一個重要資訊,景王喜好求仙問藥,而且對煉丹非常癡迷。

沈安走到景王身旁,有模有樣的拿出一個小枕頭,讓景王把手臂放在上麵。

“王爺平時是否喜歡用丹砂煉丹?”他裝模作樣,將手按在景王的腕上,脈象如何他不知道,但中醫講究望聞問切的道理還是懂的。

景王求仙問藥的事情,知道的人並不多,他這一開口,頓時就吸引了正堂中所有人的目光。

神醫啊!

把把脈就知道人家的喜好了?

韓哲也是眼前一亮,父王的病看來有救了!

“你是怎麼知道的?”景王想的卻跟旁人不一樣,四十來歲卻略顯老態的臉上,滿是警惕之色。

求仙問藥等同於想長生不死,若他是個普通人還好說,他是位高權重的景王,那就不一樣了。

皇帝纔是萬萬歲,你一個王爺想長生不死,有什麼圖謀?

沈安又是皇帝派來的人,心也不由得提了起來。

“王爺你剛剛咳嗽了幾聲,口中的氣味滿是硫磺味道,且王爺你本應是龍精虎猛的年紀,且麵容蒼白,皓首白鬚,一看就是中了水銀之毒。”

“王府之中的飲食定然不會有水銀這等毒物,那這水銀之毒肯定來自於其他地方,在下想不到除了煉丹之外,還有其他途徑能讓王爺接觸到水銀。”

沈安淡定自若,緩緩道來,言語之中也不怕犯了景王的忌諱,顯出一副悲天憫人的醫者風範。

“之前便聽聞沈公子,為安雅君看過病,併成功為她解除了硃砂之毒,真是名不虛傳啊!”景王懸著的一顆心放了下來。

“你說的冇錯,孤王確實有煉丹的喜好。不過,丹砂煉丹還是自古以來就有的,應該並冇有什麼問題吧?”

求仙問藥是容易上癮的,畢竟如果成功了,那就是長生不老的美夢啊!

景王對於沈安的診斷並不認同,是因為年輕時征戰沙場,落下了病根,導致氣血損虧,身體羸弱,纔開始求仙問藥的。

他並不認為如今身體這麼差,是因為服用了丹藥的原因,反而覺得是服用的丹藥還太少了,纔沒有起色。

沈安當然知道這些拿性命當賭注的賭徒心態,是很難一時半會扭轉的,否則像曆史上那些執迷於煉丹的皇帝,怎麼會死在自己手中呢?

他朝著景王拱了拱手:“既然如此,那王爺可敢跟在下打個賭?”

“賭什麼?”

“在下給王爺開一個方子,你隻要按此服用七天,同時停止服用丹藥,我保證王爺身體能夠有立竿見影的恢複效果,如若不然,在下甘願奉上性命。”

沈安毫不猶豫的許下保證,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會輸。

先不說他的藥到底有冇有用,就是停用了七天的丹藥,減少水銀之毒的攝入量,你忙的身體也會比之前好上許多。

畢竟人體的排毒功能還是很強大的,對於緩慢的毒藥隻要不持續中毒,在一段時間之內,是有能力恢複部分受損身體的。

“父王,我看沈公子所言不虛,不如就試試他說的方子吧?”韓哲一直反對父王煉丹,隻是作為兒子也隻能口頭上勸勸,來不得半點蠻橫。

如今有人幫忙勸,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。

隻能看景王還有些猶豫,眼睛忽閃了幾下:“莫非王爺不敢跟在下賭上一賭?”

激將法!

對於絕大部分男人來說都有奇效,更不要說景王這種位高權重,又曾經馳騁沙場的王爺了!

“啪!”

景王用力一拍桌案,用手撐著桌子站了起來:“孤王就與你賭上一把!”

“好!在下鬥膽向王爺借一下文房四寶。”沈安口中叫好,心中得意萬分。

韓哲立刻讓人準備好東西,可當他看著沈安寫下的方子後,徹底傻眼了!

牛奶半斤!

蛋清四個!

蠶蛹十個!

黃豆二兩!

這都是什麼鬼東西?

除了蠶蛹之外,其他幾樣好像都不是中藥吧?

而且蠶蛹好像也冇有解毒的功能吧?

“按照這個方子,每日三餐服用即可!”沈安將方子遞了過去。

水銀中毒,要用高蛋白的東西將水銀吸附起來,才更容易排出體外。

至於用量是否合適,他就不知道了!

反正多多益善嘛!

蛋白質還能補補身體呢!

可是韓哲卻瞪著眼睛,冇有伸手去接,他還冇回過神來呢!

“這……這就是你的藥方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