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跟李德海從金碧輝煌的大殿穿過,沈安覺得這個人人嚮往的地方,此時的安靜背後卻有種陰森森的感覺。

李德海剛剛那句“你來得可真是時候”讓他心中冷笑。

天下巧合的事情何其多,但真的往裡了深究,又有幾件真的是機緣巧合。

他湊巧遇上秦二郎,皇帝又湊巧有空?

這真的不是故意安排的?

以皇帝掌控的情報能力,恐怕秦二郎今日會出現在國子監,救下自己都很有可能不是巧合吧?

這讓他不由得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。

他本是想來找皇帝求庇護的,看來要改變一下策略了。

“參見陛下!”

沈安一路思量,緊緊跟在李德海身後,穿過大殿,來到了後殿的禦書房,在門口站定,恭敬施禮。

梁帝正在奮筆疾書,時而皺眉,時而開顏,聽到聲音抬頭看了一眼:“沈安?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沈公子說有要事找陛下,老奴這才鬥膽帶他進來麵聖。”李德海搶先一步走了進去。

“哈哈,冇事!”梁帝擺手,平和的說道:“有事進來說吧!”

“是!”沈安應了一聲,也跟著走了進去,跨過門檻轉身把門給帶上了。

梁帝和李德海對視了一眼,看來沈安要說的事情真的很重要。

禦書房可是皇家禁地中的禁地,一般情況非傳召是冇人能進來的。

如此小心翼翼,倒是讓他們都來了興趣。

走到梁帝書案前,提起長衫下襬,臉上突然浮起悲憤之色,撲通一聲跪在地上:“陛下,請賜草民一死!”

梁帝和李德海頓時一愣!

這……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啊!

沈安的猜測一點冇錯,其實國子監落水,壓根就不是太後派人所為,而是梁帝出手的!

牽扯到小公主皇甫煙雲,屬於後宮事務,太後自然不會袖手旁觀,借這個機會把沈安招入宮中。

而且就算她不這樣做,梁帝也會派人去提醒的。

於是沈安被太後威脅之下,定然會想到來找皇帝求庇護。

可是梁帝冇想到,沈安不是來求庇護,卻是來求死的?!

這就超出了他所設計的框架了。

“沈安,你這是何意?”

梁帝定了定心神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將臉上的不解很好的掩飾了下去。

“草民一心為陛下排憂解難,費勁心力出征兵之計,不惜以身犯險解安郡王被殺之惑,卻不曾想得罪了淑妃,得罪了太後,現在太後想殺草民,與其死在太後手中,不如死在陛下手中,草民還能死得堂堂正正一些!”

沈安抬頭看著梁帝,雙目中冇有絲毫懼色,言語擲地有聲,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。

他對太後想殺他的事情,也冇有絲毫遮掩。

“砰!”

書案上的文書被拍得彈跳起來。

梁帝心中波濤洶湧,沈安話裡的意思太明白了!

他已經猜到了,所有的事情,都是自己一手策劃的。

說的如此直白,梁帝豈能不怒?

他當了十幾年皇帝,心思被人猜中是常有的事情,可是敢當著他的麵來質疑的,卻隻有沈安一人!

誰給你的勇氣?

誰給你的膽量?

“沈安,你大膽!”

梁帝坐直了身子,怒目而視,可卻又不點破沈安大膽所在何處。

“草民明知必死,也就無所畏懼了!”

麵對暴怒的皇帝,就算是太師、丞相,心中也會畏懼幾分,可沈安卻依然昂著頭:“太後乃是國母,位高權重,草民地位卑微,性命猶如草芥,不值一提!”

“但草民心中的義憤若是不說出來,草民就算死,也絕對會尋到太後寢宮,討一個說法!”

“陛下英明,太後之所以想要置草民於死地,正是因為她就是安郡王被殺一事的幕後元凶。”

“安郡王乃是國之棟梁,當年兵敗被殺,死後又蒙冤受屈,若是這個訊息傳入軍中民間,恐怕天下將士會因此心寒。”

“所以草民懇請陛下,還望陛下賜草民死罪後,切勿姑息養奸,一定要還天下人一個明白!”

沈安何其聰明,自然知道皇帝暴怒的真實原因。

但他就是絕口不提,把所有矛頭都指向太後。

“大膽沈安!”

李德海看著梁帝的臉越來越陰沉,邁前一步,手臂高高揚起:“口出狂言,汙衊太後,衝撞聖駕,既然你想死,那雜家就成全你!”

李德海看似柔弱,卻是個頂級高手。

曾經也有一個赫赫有名的江湖人士以武犯禁,闖入皇宮,擊殺了上百天子禦衛後依然勢不可擋,眼看就要衝到太極宮。

他從天而降,那個所向披靡的江湖人士,在他手底下,卻連十招都冇過,就全部橫屍當場。

他這一掌下去,絕對能讓沈安魂歸西天!

沈安閉上了眼睛,臉朝向了李德海的手掌。

“住手!”

梁帝冷冷的聲音響起,臉上的表情難得一見的複雜變幻,開口之後方纔收斂起來:“沈安,你說吧!你都知道了什麼!”

“陛下!草民什麼都不知道,草民隻知為國儘忠,為陛下殫精竭慮死而後已!”

眼見梁帝的態度緩和,沈安心中暗喜,這個性命之賭,有了贏的希望!

但就算他已經看出了皇帝和太後之間的權鬥,那也絕對不能說出口。

有些事,永遠都隻能意會!

“好一個為國儘忠,為朕死而後已!”

梁帝冷笑起身,龍行虎步走到沈安身旁:“起來說話吧!”

“是!”

“既然你說要為朕殫精竭慮,那朕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你死。太後既然盯上了你,那你就到朕身邊來吧!”

“朕給你一份手諭,你去找景王,讓他給你一份舉薦信,我賜你官職。”

“謝陛下隆恩!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沈安跪地謝恩,有冇有官職不是重要的保命符,畢竟太後想弄死一個當官的,那還不是輕而易舉。

可是梁帝讓他去找景王要舉薦信,這已經明擺著對外宣佈,沈安是皇帝的人,再加上一個手握兵權,位高權重的景王,那就更有分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