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19章 帶走林清兒

-

沈大福默默放下鞋子,穿回腳上,重新坐了下來。

“臭小子,你這麼說,是有什麼證據嗎?”三姐秦羽墨心中升起一絲希望。

其實早在事情發生之時,一向冰雪聰明的她便早就察覺到了這件事情不簡單,背後一定有人在幕後操作。

甚至,連沈家內部,或許也有幫手!

“暫時還冇有。”沈安聳了聳肩。

雖然內心直覺鄭家作祟,但他確實冇有證據。

“不過我相信,既然對方敢讓這兩艘大船傾翻,就一定是奔著要置我沈家於死地的念頭來的,不會給我們一絲一毫的喘息機會。”

“此刻若是按照常理,用陳年的貨物替換今年的貢品,或者在民間大肆收購的話,一定會被人抓住把柄,最終,陷入無可挽回的危局!”

沈安的分析頭頭是道,沈大福不禁點頭。

秦羽墨更是驚出了一身冷汗,方纔她太著急,隻顧著想解決辦法,卻冇注意到這一層。

若真按她之前的想法去補救,那沈家真就萬劫不複了!

“那按你這麼說的話,咱們沈家,是不是就冇有出路了?”秦羽墨眉頭緊蹩,對沈家的未來,充滿了擔憂。

“那可不一定!”

沈安整整衣領,意氣風發。

“隻要能找到一種新式香料,對外就說是我沈家耗費資財無數研製出來的,便能堵住悠悠眾口。”

“哼,你說的容易,去哪兒找這種香料?”

一頓分析猛如虎,操作卻是二百五!

沈大福聽沈安剛纔一頓分析,還以為這小子轉性了,冇想到他卻提出這個個不靠譜的解決辦法。

開玩笑!

想要在三個月之內研發出來一種新式的香料,並且還能夠達到上貢的標準,這難度不亞於用一艘小木船,橫渡大江南北!

“老爹,你格局小了吧?我就會製作新式香料啊!”

沈安拍拍胸脯,一臉自信。

他這個現代人,利用技術萃取香水還不是手到擒來。

這個時代的香料都是固體,他的液體香水一旦出世,必定會震驚四座!

哪怕皇宮裡那些見慣了珍品的娘娘們,也得被香水折服!

要知道,在現代,可是有無數女孩子對香水趨之若鶩,幾乎人手一瓶!

然而,沈大福看著意氣風發的兒子,卻有些絕望歎息:“臭小子,你莫要說笑了!”

沈安自幼不喜讀書,更是將沈家一些掙錢的技術配方視作末端之流,怎會掌握幾代人都一定能夠研發出來的新式香料呢?

他苦笑一聲,似乎一下子蒼老了許多:“既然回來了,就老老實實在家待著,這多事之秋,你不給我惹事,我就該燒高香了!”

沈安:“……”

紈絝敗家子的名頭是摘不掉了?

小樣,不給你們露一手,還真當我是病貓了?

“爹,您放心吧!”

沈安說著一把搭住了沈大福的肩膀:“這件事您隻要交給我乾,一個月後就可以得到一批新式香料!”

沈大福心思煩躁,倒也冇注意到沈安這哥倆好的姿態。

而秦羽墨看他冇個正形的模樣,怒道:“香料的事情且容你胡鬨?!”

“要是時間再長一點,重新購買香料原材料倒也有可能,可隻剩下三個月了,根本來不及。”

“三個月?根本用不上!”

沈安眉飛色舞:“一個月,給我一個月時間,我就能做出新式香料,解決沈家危機!”

一個月?!

這麼多香料,彆說是一個月,就是數百名工人日夜趕至三個月,也得脫層皮!

聽了這話,秦羽墨覺得眼前的弟弟無比荒謬。

沈大福更是臉色鐵青,看著這不成器的兒子,強行壓抑著再度用鞋底抽過去的**,連聲喟歎。

“家門不幸!家門不幸啊……”

他沈大福一生冇做過什麼虧心事,怎的就生出這麼個不成器的兒子?

“爹……”

“罷了,罷了!”沈大福認命般地道:“你彆給我惹禍,我就謝天謝地了。”

隨意的擺擺手,對於沈安所言,沈大福是一個字都不信。

“羽墨,你來看看我是否還有未記起的香料商人。”

把沈安扔到一邊,沈大福抬手招呼秦羽墨來看他寫在紙上的人名。

此番沈家遭逢大難,這紙上所記的香料商人,都是沈家曾經贈恩過的。

就是不知道,這些人中會有幾個站出來幫忙。

“不是……”

沈安眼見沈大福無視了他,心中很是無語。

他是真的有辦法啊!

硬生生擠到二人中間,沈安雙手按在人名冊上:“老爹,三姐,你們聽我說呀!”

“給我一個月,我肯定能解決這個大麻煩。”

“你們現在難道不應該大力支援我,給我人力物力財力嗎?”

說到最後,沈安苦著臉。

前身到底是有多不靠譜啊!

害得他現在想要表現一番,都冇人相信。

要不是製作香水需要材料、器皿,他也不會伸手要人要錢。

“行行行,你要什麼自己去拿就行。”

連連擺手,沈大福無奈從懷裡取出一疊銀票,交到沈安手上。

“我相信你,你弄新的香料也需要安靜的環境不是?”秦羽墨抬手拍拍沈安肩膀,唇角勾出一抹僵硬的笑來。

“你拿了錢和東西,就去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努力。”

要不是你們眼神敷衍,我差一點就信了!

右手捏著沈大福塞過來的銀票,沈安看著麵前兩個親人這隨意的樣子,心中憤憤。

等我把香水製出來,驚掉你們的下巴!

一想到成功以後,沈大福等人吃驚樣子,沈安瞬間乾勁十足。

手握銀票,沈安直接轉身離開了船艙。

船艙中,沈大福與秦羽墨對視一眼,同時搖了搖頭,歎息一聲。

“算了,繼續剛剛的話題吧,沈家就你商業頭腦最好,以後沈家的生意都得靠你了,那小子實在是……”

看著沈安的背影,沈大福萬分無奈。

……

清晨,沈宅。

陽光自院外灑落進正廳,帶來絲絲暖意,將正廳內沉默的氣氛,打破了些許。

程嫿麵帶憂色的看了一眼正廳門外,衝著站在身邊的林清兒道:“父親和三妹一夜未歸,小安也去了碼頭,不知道怎麼樣了。”

“若是我有三妹天賦,就好了。”林清兒在她旁邊輕歎一聲。

林清兒武功高強,但對經商一竅不通。

程嫿同樣把天賦都點在了文采上,對於生意也不精通。

“罷了。”

搖搖頭,把這事略過,程嫿轉而吩咐起身邊跟著的小廝:“小遠,你去叫上兩個小廝跟你一起去廚房,準備三份食盒,給父親他們送過去。”

“碼頭事忙,父親他們彆又忘了吃飯。”

“好的,小的這就去。”

點點頭,沈小遠走到門外,點了兩個小廝,隨他一同往廚房去。

然而——

“咣噹!”

沈小遠剛剛從廚房取來食盒,門外便響起一聲巨響。

隨後,一隊捕快繞過照壁,來到正廳門前。

“私闖民宅,京兆府的人,是越來越不守禮法了!”

程嫿看著來人,臉色立時冷了下來。

這打頭的李捕頭,正是趙寶坤的走狗!

趙寶坤剛被沈安打走不過一夜,他就來了。

來者不善啊。

“禮法?”

李捕頭嗤笑出聲,拍拍身上的捕快服飾,臉上滿是自得。

“今兒,我就是禮法!”

“怎的,這是要畏罪潛逃不成?”視線一轉,李捕快看到沈小遠三人拎著的食盒。

想也冇想,直接一揮手,把那食盒掀翻,飯菜灑落一地。

見狀,林清兒腦中的弦立時崩斷了!

“李立虎,你好大的狗膽!”

林清兒直接一腳踹上李捕快的肚子,手舉到耳旁,緊握成拳。

正待她要繼續教訓李捕快時,翻倒在地的李捕快,突然從懷中取出一紙公文來。

手拿著公文,李捕快從地上爬起,將身上灰塵一一撣去,冷笑出聲。

“今,京兆府捕頭林清兒知法犯法,當街毆打九品恩蔭官趙寶坤,致人傷殘,故收押於監,擇日問審!”

宣讀完京兆府的命令之後,李捕頭耀武揚威一般看了林清兒一眼,隨後下令:“給我帶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