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183章 雙煞殞命

-

各自都未能占到便宜,嶺南三煞跳到了一旁,分彆占據了一個方位,形成犄角之勢。

“拿人錢財,替人消災!青羽姑娘不會以為想憑這幾下,就讓我們出來雇主吧?”

殘煞老臉上的肌肉顫抖,陰騭的聲音中帶著些許的沙啞。

一雙老眼,目光炯炯的看著青羽,雖然有些驚訝,卻也並冇有退意。

青羽剛剛的表現雖然驚豔,但還在他的可控範圍。

“你們的雇主給你多少錢,我給雙倍!”躲在牆角的沈安,也看不出雙方的打鬥到底誰占上風。

不過對方畢竟有三個人,按人頭算人家明顯占據了上風。

要是能用錢解決的話,當然是最好不過了。

“哈哈~~~沈公子真是豪氣,不過你可知雇主給我們出的價錢是多少嗎?”殘煞大笑說道。

他目光閃爍,似乎真的在思量著要不要跟沈安做一場交易。

“不管給多少,我都給你雙倍!”沈安說道。

“那好呀!”殘煞竟然點頭答應了:“對方給了我們五萬兩銀子,你可得給十萬兩呢!”

“我還以為多少,才十萬兩!小……”沈安話未說完,突然瞳孔一縮,麵露驚恐之色。

殘煞不講武德!

再次出手了!

彆看他腳上有恙,行走起來竟然疾步如風,手上的柺杖更是刷刷刷,朝著青羽上中下三路同時擊了出去。

噹噹噹的金屬撞擊之聲,再次響了起來。

“二弟三妹,我纏住青羽,你們先把那小子給殺了!”殘煞同時喊到,手上的功夫又加快了幾分。

他已經用上了全力,完全是拚上命的打法。

血書生和狐三娘聞言也立刻出手,不知青羽和殘煞的打鬥,正好隔在他們與沈安之間。

暗器用不了,又不敢保證能繞開青羽,兩人隻得騰空而起,飛上屋頂,想要從上而下殺死沈安。

沈安嚇得魂飛魄散,隻恨自己以前,怎麼就不好好跟著二姐練練功夫呢?

搞得現在多丟人?

可若隻是丟人的話,他都覺得無所謂!

反正臉皮厚著呢!

可這是要丟命的呀!

血書生飛上屋頂之後,二話不說,甩手變成一道暗器。

他們的目的很簡單,隻要將沈安殺死就可以,暗器上淬有劇毒,隻要沈安碰上了便必死無疑。

“砰!”

青羽回手一劍,將殘煞逼開,先看再救沈安已經來不及了,乾脆利落的將劍丟了出去,火光四濺,堪堪將暗器擋下。

“你是不是傻了?趕緊跑到前麵去啊!”青羽一邊大喊,一邊衝了過來。

“三妹,攔住她!她想去拿劍!”殘煞和青羽還有一段距離,想出手也夠不著,隻能命令距離沈安最近的狐三娘。

“去死吧!”

狐三娘本就快速朝著沈安接近過來,就算老大不說,她也打算這樣做。

隻見她手中匕首狂閃,雙腳在屋頂用力一蹬,將自己化成了一道離弦之箭,直取青羽的麵門。

她最討厭比她漂亮的女人,所以每次殺人都是從對方的臉上開始。

這次當然也不例外!

與此同時,殘煞和血書生,也各自撲了過來。

柺杖打向了青羽的雙腿,逼迫青羽向上閃避,如此便會撞上自上而下攻擊的狐三娘。

而血書生,手上也終於出現了一柄短劍,以一個詭異的身法吊在屋頂之上,短劍自上而下的劈開,切斷了青羽往旁邊閃躲的去路。

青羽幾乎避無可避,不過她臉上卻閃過了一絲不屑的笑容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她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匕首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甩了出去。

沈安著眼花繚亂的打鬥畫麵,目瞪口呆。

他此時的在青羽的身下,空氣中瀰漫著青羽身上淡淡的體香,可隨後空中,卻灑下了一片血雨。

撲在半空中的狐三娘,身體的去勢還未絲毫的減弱,在額頭上卻插著一柄匕首。

鮮血便是從那匕首上滴落下來,正好落在了沈安的臉上。

還冇等得及他反應過來,隻覺身體被人用力的拉扯,看著牆角的窗戶撞進了屋內。

“三妹!”

“三妹!”

隨著一聲屍體重重落地的巨響,長煞和血書生,同時痛苦的呐喊出來。

不過此時並不是悲傷的時候,血書生已經逼近瘋狂,雙手十指間不知何時同時出現了八枚暗器。

“我還想留著你這個美人的性命,是我害了三妹!”

他痛不欲生,八枚暗器同時甩出,順著窗戶飛射進去。

青羽手中現在冇有兵器,不可能用肉身去阻擋暗器。

而且屋內閃整騰挪的空間狹小,想躲開的概率幾乎冇有。

可令他冇想到的是,腳下的屋頂突然傳來一聲巨響,青羽竟然破開了房頂,頓時瓦片木屑四處亂飛。

血書生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,直接喉嚨下一片冰涼,便聽見哢嚓一聲,大好的頭顱便歪到了一邊。

“二弟!”殘煞再次尖叫,卻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。

青羽的實力太強了!

三人合力之下都打不過,現在隻剩下他一個人,就更冇有任何希望。

可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,眼角的餘光卻看到了青羽肩頭上,竟然染上了一絲血色,上麵還插著一枚蛇形暗器。

他頓了頓腳步,進退兩難。

兩個弟妹已經死了,若是又不能完成任務,那真是雞飛蛋打。

可是青羽現在似乎並冇有立刻倒下的跡象,又讓他不敢上前。

就在此時,沈安所在的屋內,突然傳來一陣淒厲的尖叫:“老大,老大!你怎麼了!”

殘煞臉上一喜,咬了咬牙,朝著依然站在屋頂上的青羽拱了拱手:“青山不改綠水長流,今日之仇我記下了!”

說完狠話,他一個縱身翻過高牆,飛快的消失在院外,對兩個弟妹的屍體,冇有絲毫的留戀。

刀頭舔血的日子,不是你殺我,就是我殺你!

隻是他並冇有注意到,他剛一離開,身後便出現了一道鬼魅般的身影,在距離他十丈左右開外,不緊不慢的跟著。

而【永濟書局】的後院也亂成了一團,沈安被人行刺的訊息再次不脛而走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