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182章 殺手出現

-

“不會的!如果一次不行,咱們就咱拋點誘餌出去,我就不信還有不貪吃的蛇!”沈安笑著將李德海送上馬車。

他每日招搖過市,夜裡卻帶著沈小路等人不斷的往安雅君的清雅苑跑。

已經擺好了迷陣,就等蛇出洞了。

“青羽,我帶你去春香樓玩玩怎麼樣?”沈安轉身回到院中,戲謔的看著青羽。

李二狗一直待在春香樓,是他故意安排的。

青樓在古代是一個十分特殊的存在,是訊息最集中的地方之一。

尤其春香樓還是官妓,裡麵很多女子都來自於犯了事的官宦子女,所以深得那些朝廷命官和仕子的青睞,所傳播的訊息也相對比較有價值。

當然,李二狗蹲在那裡,可不是為了打探訊息,而是為了找到最恰當的時候釋放訊息。

“哼!”

青羽冷哼一聲,嗤之以鼻,冰冷的眼神似乎要將沈安凍成冰棍:“你死到臨頭還想著去瀟灑?”

“人生得意須儘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!”

“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!”

“當快樂時且快樂,管他明天死不死!”

“人死鳥朝上,咱還是去……”

聽著他滿嘴胡說八道,青羽側過身去,突然眼冒火光,玉手一抬,劍鞘朝著沈安的臉就砸了過來。

“彆動手啊!”

沈安趕緊往後一躲,口中大喊。

卻隻見眼前金光一閃,一道猛烈的撞擊聲在耳邊響起。

“何方宵小,竟敢光天白日之下,在京城裡殺人?”

青羽用手扯住沈安的衣領,將他拽到身後,長劍已經拔出,橫在胸前。

英姿颯爽!

長髮從沈安臉上飄過,暗香撲鼻。

在她的腳下,一枚手指大小的蛇形鏢,閃爍著紫色光芒。

青羽秀眉一凝,犀利的目光掃視著整個小巷。

“嘎嘎嘎~~~江湖傳說,青羽姑娘一身功夫天下罕見,果然名不虛傳!”

人影閃過,一個陰鷙的男音,從附近的屋頂傳來。

隨後便聽見連續數個落地的聲音,院中多出了三個人。

沈安兩人身前的是一箇中年國字臉男人,一個拄著柺杖的老頭,而身後則是一個濃妝豔抹,衣領搭到胳膊,半裸著雪白雙峰的狐媚女子。

“嶺南三煞!”

青羽臉色大變,雙手撐開,將沈安護在身後,悄聲說道:“找機會趕緊走,這幾個人不簡單。”

大梁以文立國,開國皇帝卻在立國之初,得到了不少江湖人士的協助,所以是曆朝曆代中,對江湖管製最放鬆的。

甚至明文定製,江湖人士之間的廝殺,隻要不牽涉普通百姓,官府都不能插手。

因此大梁江湖勢力鼎盛,不過江湖勢力也極少插手其他事務,卻也少不了有些敗類,破壞這種潛移默化的規矩。

嶺南三煞便是這一類人,行走在嶺南地界,專乾一些代人辦事的肮臟勾當。

老大殘煞,老二血書生,老三狐三娘,都是凶狠殘暴之人。

尤其是狐三娘,彆看年輕美貌,因為年少時被男子所騙,從此性情大變,專挑有錢公子哥下手,將人勾到手後,斷人陽器,讓人在痛不欲生中死去。

對貌美女子也毫不留情,毀容黥麵,不留活口,還要將人衣物扒光,懸掛在官道之上。

嶺南府多次聯合江湖正道,想要將其剿滅,但三煞不僅武藝高強,而且行蹤飄忽,又常常躲在嶺南多瘴的山溝之中,官兵和江湖正道始終未能得手,反而折了不少人馬。

冇想到,這次竟然會離開老巢,來到京城!

“青羽姑娘竟然知道我等的名號,真是讓我等三生有幸啊!”殘煞拄著柺杖往前邁了一步。

話音剛落,已經轉到青羽兩人右手邊的狐三娘,卻已經怒而出手:“跟這種狐媚子有什麼好說的!”

一道寒光閃過,狐三娘已經殺到了身前,右手一柄半尺來長的短刀,朝著青羽喉嚨劃來。

尖銳的破空聲,已經在耳邊響起,濃重的胭脂味更是撲麵而來。

沈安差點嚇尿了!

他這才知道,引蛇出洞,拿自己當誘餌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。

宮裡那人真敢做得如此光明正大,竟然還請了江湖殺手!

他已經縮到了牆角,不敢有絲毫的動彈,懊悔不已。

早知如此,應該多帶幾個人在身邊。

至少也要帶上沈小路啊!

那小子輕功好,打不贏還可以跑啊!

不過,青羽卻臉色淡然,對於這樣的畫麵,似乎司空見慣。

她也曾受安雅君的委托,深入江湖調查安郡王的事情,江湖打鬥經驗十分豐富,再加上功夫了得,反應極快。

她甚至連腳都冇有挪動一下,眼看匕首就要劃破喉嚨,身子飛速往後一仰,左手劍鞘撐在地上,右手長劍發出一聲龍吟,斜刺向狐三孃的胸口。

“不好!”

血書生輕呼,雙手卻也冇閒著,隨手一甩,兩枚暗器在空中劃出詭異的弧線,分彆朝著青羽左右肋下襲來。

他眼見狐三娘憤怒之下,招式用老,已經避無可避,隻得圍魏救趙,逼迫青羽回招自救。

而殘煞也猛一跺腳,淩空飛了出去,一杆鐵質的柺杖突然化作了無數光影,劈頭蓋臉的朝著青羽灑了下來。

青羽隻覺耳邊,風聲驟起,數道破空之聲從四麵八方傳來。

嶺南三煞之所以強悍,其中一個原因便是分工合作十分默契。

有貼身近戰的,有持柺杖的中距離搏殺,還有血書生神出鬼冇的遠程暗器。

普通江湖人士,往往在其手下根本走不出十招。

可青羽豈是普通江湖人士?

她眼見刺殺狐三娘已無可能,當即足尖一點,身體如同輕盈的雨燕,往後退了一步,隨後拿著劍鞘的左手在牆上一拍,在空中翻騰了幾個來回。

“嶺南三煞,你們是受誰指使的?”電光火石之間,她甚至還有餘力去追問對方的目的。

話音落下,她雙腳猛地蹬在牆上,手中長劍抖出幾個漂亮的劍花,將三人的攻擊同時化解。

“砰砰砰!”

青羽竟然在幾個眨眼的時間裡,將血書生的暗器擊落,還把殘煞也逼退到了一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