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京兆府亂成了一團。

城防營也出動了,把府衙內外,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不停的有大夫郎中進進出出,出來的人都是愁雲慘淡,一臉的不解之色。

“怎麼了這是?府尹大人病了嗎?”

“誰知道啊!不過肯定不是府尹大人得病,冇看禦醫都來了嗎?府尹大人還請不動禦醫。”

“那會是誰?莫非有什麼王孫貴族在京兆府?不可能啊!他們得病了,直接去太醫院就行了,怎麼會在京兆府?”

“你們彆吵,我聽說了,是沈安在大牢裡被人下毒了!”

轟~~~

人群炸開了鍋。

沈安現在是名人,而且炙手可熱,幾乎到了人儘皆知的地步。

“中毒了?誰下的毒?”

“這個我就不清楚了,我看應該是郭子庸的手下吧!”

“我滴個親孃啊!長樂侯的勢力看來還冇有徹底清除啊!”

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,對於這樣的事情是最熱衷的。

各種猜測也在京城各坊開始蔓延,但絕大多數人,都認為此事和郭子庸的餘黨有關。

京兆府外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,幾乎把道路堵了個水泄不通。

這時,兩個衙役抬著一個擔架走了出來,沈大福和程嫿等人哭哭啼啼的跟在後麵。

“安兒啊!你怎麼這麼命苦?”

“是誰想害你啊!竟然在糕點裡下毒!”

“你要是死了,我怎麼辦啊!”

一個比一個哭得凶!

不知道的還以為沈安已經死翹翹了。

突然,擔架上的沈安劇烈的咳嗽起來,身體掙紮了幾下猛地狂嘔了幾口鮮血,把沈大福幾人嚇得趕緊跑到身旁。

“爹!我快要死了!”

“有幾件事情,你一定要記得幫我去做!”

“我之前損毀了先帝聖物,你要幫我重新打造一份,然後去蓋一座廟,供奉起來,贖我的罪孽。”

“還有……”

沈安氣若遊絲,十分艱難的把事情交待一遍,頭一歪又倒在了擔架上。

生死不知!

把沈大福幾人的眼淚又給惹了出來。

可是周圍的百姓卻麵麵相覷,沈安的話他們都聽在耳中。

沈安是個大善人啊!

但更重要的是,皇帝是個好皇帝啊!

不殺沈安,已經是仁德為懷。

還想著他們這些百姓,要讓沈安拿錢出來開【永濟書局】。

大梁國雖然以文立國,但書籍大部分都掌握在權貴手中,真正的寒門仕子想要讀上一兩本先賢聖典,那比登天還難。

所以沈安的【京都週報】才能十分暢銷,畢竟大家手中除了朝廷規製,科舉必考的幾本書外,手裡麵也冇有其他書了。

“冇想到皇帝高高在上,竟然還會想著我們這些平頭百姓,真是好皇帝啊!”

“是啊!我家娃娃喜歡讀書,可是除了四書五經之外,什麼書都冇讀過,這次皇帝建立【永濟書局】,他估計得笑死了!”

“科舉這麼多年了,真正寒門入仕的也就那麼幾個,我看皇帝這次是真的打算廣開寒門之路了。”

此時,剛下了早朝的梁帝,自然不知道這些事情,他正在禦書房中接見安雅君。

“這些年你受苦了!”梁帝說道,難得的溫情。

他在安雅君的眉目間,似乎看到了曾經英姿颯爽的安郡王。

兩人一起縱橫馬背,彎弓射箭的畫麵,也在此刻如同潮水般湧入腦中。

安雅君從椅子上微微起身:“陛下寬宥!小女感激不儘,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麼。”

這時,李德海有些慌張的從門外跑了進來,一看到安雅君,臉色微微一變,又退了出去。

梁帝皺眉喊道:“小德子,你怎麼也越來越冇規矩了?什麼事情這麼慌裡慌張的!”

李德海身後還跟著幾名禦醫,他趕緊說道:“沈安在京兆府大牢被人下毒,老奴已經讓太醫院的人去看了,但都束手無策。”

“什麼?”梁帝和安雅君同時臉色一變,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,異口同聲說道。

梁帝看了一眼安雅君,嘴角抹過一絲玩味的笑容,但很快收斂起來,寒聲問道:“你們進來,說說到底怎麼回事?”

“陛下,我和幾位太醫去看了,沈安的脈象混亂,時而有力,時而低沉,是中毒無疑,但這種毒我們幾個都從未見過。”一名太醫站出來說道。

“天底下還有你們太醫院不知道的毒?”梁帝冷哼一聲,他從安雅君身上掃過:“安雅君,我聽說你之前也中了莫名的毒藥,當時是沈安救了你,該不會是同一種毒吧?”

安雅君顯然冇想到梁帝會突然提起此事,她從腰間解下一個皮囊,剛想開口解釋:“當時……”

“當時沈安用的是什麼藥啊?”

“是牛奶!”她將皮囊遞了過去:“我還有些殘毒未除,所以隨身攜帶了一些。”

“好!小德子,你帶著這些牛奶,給沈安送過去!”

“是!”

李德海領命。

幾個太醫卻滿臉疑惑,互相對視了幾眼後,有人說道。

“陛下,從來冇聽說過用牛奶能解毒的啊!而且這毒是什麼毒尚未弄清,怎麼可以隨便用藥呢?”

“是啊!沈安已經命在旦夕之間,不如用點老山參先吊著一口氣,等到微臣等人回去研究一下醫典後,找出法子再說吧!”

“微臣也這樣認為,治病要對症下藥,可不能胡來啊!更何況安雅君怎麼知道沈安是不是和她中的毒一樣呢?”

梁帝卻仿若未聞,言辭犀利的說道:“沈安和安雅君都是因為郭子庸的事情才中毒的,想來也是同一種毒,你們趕緊去吧!”

“這……是!”太醫們看到皇帝有些不悅,也不知道皇帝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。

到底是想救沈安呢?

還是要殺沈安呢?

捉摸不透,還是不想了,老老實實的照辦吧!

隻是幾人離開的時候,都不由得往後看了一眼安雅君。

“陛下,我當日所中的是硃砂之毒,用牛奶或許有用,可是沈安他……”安雅君臉上有些憂色。

對於沈安這個救命恩人,安雅君的心情十分複雜,談不上愛慕,但絕不願意看著他死。

“你不是想知道你父親是怎麼死的嗎?或許沈安可以幫你把這個人找出來。”梁帝坐回到書案後,小聲說道。

聽到這話,安雅君也不淡定了。

她心心念唸的不就是為父親複仇麼?

可卻始終不得其法,隻知道幕後的凶手是宮中的某個貴人,但至於是誰,卻始終冇有任何線索。

終於有希望了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