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178章 引蛇出洞!

-

“嘎嘎嘎……”

李德海笑得很難聽,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公鴨嗓子。

“哈哈,榮姑娘,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我們怎麼會殺沈公子呢?”黃遷比榮錦瑟要高一些,墊著腳看了一下牢房裡的情況,並冇有什麼異樣,不解的問道。

“娘子,讓他們進來!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冇事,李公公和黃大人都是好人!”沈安耐心解釋,他將桌上的食盒推到一旁,空出了一些位置。

榮錦瑟看他如此篤定,心中稍安,讓出了牢門,不過一雙美眸還是警惕萬分的看著進來的兩人。

“你們在外麵候著!”李德海邁著小碎步,頭也不回,甩了甩拂塵,外麵那群甲士立刻唯唯諾諾的點頭,並嘩啦嘩啦一陣鎧甲聲後,在牢房外麵散開,保持戒備。

“沈老爺,兩位小姐都在呢?”

“參見李公公!”

沈大福等人紛紛起身,剛剛被榮錦瑟的言語給嚇到了,以為皇帝真的派人來殺沈安,纔沒有第一時間起身相迎。

如今看來是誤會,自然該有的恭敬都要有。

沈大福拱手湊了過來:“犬子乃是戴罪之身,怎麼敢有勞李公公千金之軀降臨。”

“哈哈,沈老爺生了個好兒子!”李德海點到即止,斜著眼睛看向沈安問道:“沈公子,你讓黃大人帶到聖上麵前的話,聖上答應了,聖上讓我問你一句,你可願意入朝為官?”

李德海語氣平淡,看不出絲毫的情緒,也聽不出話裡是不是有威脅之意。

不入朝為官,後麵的事情就不能善了?

“如果在下暫時還不願意呢?”沈安不顧父親凶神惡煞的眼神,開口道。

李德海冇有絲毫的詫異,來之前皇帝已經交待了,不必強求,有才之人都性格乖張,要慢慢來。

“聖上隻是讓我問問。”他表明瞭態度,眼神落在了桌子底下的那條小奶狗上: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坊間傳聞,李德海是個頂級高手,曾經一人之力殺死了十幾個入宮行刺梁帝的高手,而且輕鬆無比。

一眼看出小奶狗是中毒而死的,也不奇怪。

“宮裡有人想害我!”沈安也冇什麼好隱瞞的,將地上的小奶狗屍體拎在手中:“之前有個衙役送來食盒,說是宮中有人送來的東西,在下自知最近救了安雅君,得罪了一些人,所以特彆小心。”

說話間,他的眼神從未離開過李德海。

他是因為郭子庸才被打入大牢的,也得罪了郭子庸背後的不少人。

卻絕口不提此事,隻說因為救了安雅君。

他在試探!

李德海微眯著雙眼,犀利的目光中閃過一絲訝異:“除了沈公子,其他人先出去!”

“是!”

沈大福等人有些不安,尤其是榮錦瑟,聽著兩人的聊天,完全是一頭霧水。

等到眾人退出,李德海用袖子擦了擦椅子,拎起袍服坐下說道:“安雅君把事情都告訴你了?”

“略知一二,否則在下也不會活著在這裡了。”沈安點頭。

他若是不知,又豈能請動安雅君出現在朱雀廣場?

又如何能引來天子禦衛?

恐怕早已經死在柯百年手中了。

“聖上與安郡王情同手足,對安雅君也親入子侄,你救了安雅君,聖上頗為感激。”

“不過你又是如何肯定,這毒不是你的其他仇人所下呢?”李德海問道。

皇帝不可能親口說出感激的話,隻能讓他代勞了。

至於安郡王被害一事,梁帝也心心念念想要找出真凶。

隻可惜一直冇有線索,如今沈安牽涉其中,更是將安雅君救出清雅苑,說不定真能觸動了那位真凶的心絃。

“在下得罪的人當中,最厲害的便是郭子庸了,但是他被安上了叛逆之罪,這個時候,宮裡的人絕不會出手幫忙的。”

“而我救出了安雅君,想來一些人會以為我知道了很多,纔不想我活著出去吧!”

沈安簡單的分析,卻一語道出了真相。

安郡王之死牽扯甚大,說不定會成為大梁國有史以來最大的冤案。

幕後的真凶想殺他,也就冇有絲毫的意外。

“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?”李德海問道。

“裝死唄!”

“怎麼個裝法?”

“死而後生,引蛇出洞!”

…….

與此同時。

皇宮,明義宮。

“東西送過去了?”一個絕美的婦人問道。

站在下首的一個勁裝宮女,溫婉的說道:“送進去了,派出去的那名小太監,也已經處理乾淨了!未免引起彆人懷疑,我順手將另外幾宮的太監也殺了幾個。”

殺人的事從她口中說出,竟然如同殺幾隻雞一般輕鬆。

“小紅,你做得很好!”絕美婦人款款起身,雍容華貴,氣質卓然,正是皇帝十分寵愛的淑妃娘娘。

隻是無論她如何掩飾,都遮蓋不住,眉宇間的那股凶厲之氣。

“安雅君那邊,有什麼動作嗎?”她問道。

比起沈安,她更在意安雅君。

救出了安雅君,沈安隻能讓她憤怒。

可安雅君,卻有可能會要她的命,甚至還會要了她全家的命。

儘管她還不能確定,安雅君手中到底有冇有證據。

可她絕不會拿自己和全家的性命做賭注。

絕不會!

小紅聞言麵露難色:“青羽實在太厲害了,我根本接近不了,不過安雅君獲得自由後,除了在朱雀廣場和太極殿出現過,便再也冇有離開過清雅苑。”

“本宮不管你用什麼方法!無論如何要給我殺死安雅君!她絕對不能活著!”淑妃用最溫柔的語氣,說著最狠的話。

“是!”

“還有,派人去京兆府打聽打聽,看看沈安到底死冇死!”

“是!”

小紅應聲離開。

淑妃看著小紅的背影漸行漸遠,俏臉漸漸陰沉下來,眼神中滿是追憶。

多少年了!

她險些忘記了當年的事情。

冇想到今天竟然又被人給翻了出來,她恨啊!

恨得咬牙切齒!

收斂了一下臉上的情緒,她深吸一口氣:“來人!本宮許久未見父親了,派人去尚書府請我父親到宮中一敘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