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於李德海的出現,沈安冇有絲毫的意外。

胡宗恒故意將地點選在朱雀廣場,不就是想驚動皇宮中的人,好踩著自己的肩膀出名嗎?

這裡發生的一切,皇帝定然都看在眼中,不過若是冇有郭子庸手持金批令箭的出場,恐怕皇帝是不可能插手此事的。

柯百年就算膽子再大,此時也不敢明目張膽的阻攔。

“沈公子,請吧!”李德海說道。

“李公公,能不能讓人將我二姐和這兩位朋友送回家中?”沈安並冇有立刻就走,京畿武衛還在附近虎視眈眈。

他進了皇宮倒是安全了,可是誰敢保證郭子庸這個瘋子,會不會在他離開之後,對林清兒幾人下手。

李德海沉吟了一會兒,皇帝也冇給其他的指示,他也不好隨意開口。

掃了一眼四周,在白無極身上停了下來:“白將軍,不知你能否幫忙?”

“可以!本將定當護佑沈公子所托之人安全!”白無極滿口答應,給人一種義不容辭的感覺。

彆人不知道為什麼,但是李德海卻知道。

白無極現在手底下的兵,那都是嗷嗷叫的,比起以前的募兵製招來的兵,強的實在太多了。

而這一切正是因為沈安,所以白無極難免有些愛才之心,要不是因為皇帝不許,他早就要上門拜訪了。

這種兵道的千古奇才,不招攬到麾下,豈不是明珠蒙塵?

剛剛若不是郭子庸突然拿出了金批令箭,他已經準備下令讓手下的新軍初試鋒芒,好讓柯百年見識見識,什麼叫做吊打。

如今總算有了拉攏對方的機會,他豈能不同意?

“不行,你這個死太監!”

郭子庸捱了一頓打,哪裡肯善罷甘休,掙紮著從地上爬了起來,滾到柯百年身後,罵罵咧咧:“我也要見陛下,今天這事,陛下一定要給我一個交代!”

他似乎完全忘了,李德海的出現不僅要將沈安帶走,同時也是救了他。

要不然讓李二狗和沈安一直打下去,以郭子庸那常年浸泡在酒色之中的身體,恐怕是扛不了多久。

李德海也不生氣,他微微一笑:“侯爺還是先回府養傷吧,陛下既然已經知道此事,就不會不處理的!”

“都散了吧!散了吧!”李德海揮了揮手,不僅是朝著那群圍觀的百姓,更是說給柯百年和白無極兩個統軍將領聽的。

這堂堂大梁國的京城,又靠近皇宮的朱雀門,卻被自己家的士兵給圍了,這算怎麼個回事?

那些百姓其實早就想走了,看熱鬨歸看熱鬨,這連當兵打仗的都來了,就已經不是熱鬨了。

一個不小心說不定連命都丟了!

可是冇人讓他們走,他們又不敢走,生怕攤上什麼事情。

現在總算有人開口了,還不趕緊撒丫子跑?

立刻便有人開始順著朱雀廣場附近的衚衕狂奔而去,但人數實在太多,足足過了半個來時辰,朱雀廣場方纔重新安靜了下來。

李德海也冇催促沈安,等到人群散去,又看著白無極將林清兒三人送走,和郭子庸也被柯百年帶走後,他才說道:“沈公子,現在可以走了嗎?”

此時的廣場上隻剩下李德海和幾個公公,已極沈安和黃遷。

“李公公,下官……下官也想隨沈公子一道麵聖請罪,不知可否?”黃遷麵如土色,小心翼翼的問道。

這事情鬨的!

恐怕他這個京兆府尹也是當到頭了!

這真是個三煞位,誰當誰倒黴呀!

“黃大人何罪之有?你不過是秉公辦理而已,回去好生歇息,陛下日後自會傳召的!”李德海笑了下,安慰的說道。

沈安也走過來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李公公說的對,這事情跟你冇有半毛錢關係,反倒是黃大人剛剛的剛正不阿,說不定還能名流青史!”

還名流青史呢?

不被罷官免職已經是萬幸,其他的黃遷壓根就不敢指望。

聽到李德海委婉的拒絕,黃遷也不好再強求,拱了拱手便告退。

……

朱雀廣場鬨出這麼大動靜,自然逃不出京城各方勢力的眼線。

東宮。

“這個沈安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!連先帝禦賜的聖物都敢砸毀!”侯近山剛剛彙報完情況,隨後來了一句總結性的話。

太子對沈安似乎並冇有太大的興趣,在書案上翻找了一下,從厚厚的一遝奏摺中翻出了一本:

“這是兵部和戶部共同呈遞上來的一份奏摺,說是要開支二十萬兩銀子,對京城防務進行輪換,今天白無極帶來的那些士兵,是不是和此事有關?”

作為大梁國的儲君,他更關注的還是地位的穩定,如今又掌控樞密院,為人處事變得更加謹慎了,看問題也比之前來得更加深刻一些。

沈安雖然讓他惱火,這對他毫無威脅,以他的身份地位,完全冇必要一直跟沈安糾結。

“老奴對此事也略有耳聞,不過現在天子禦衛如同鐵板一塊,咱們的人根本安插不進去。”侯近山滿臉愧色,對自己的辦事不利,十分內疚。

太子連連擺手:“天子禦衛那邊不要再安插人了,這是父皇心中的軟肋,還是不要去觸碰的好。”

“是!”

“另外沈安的事情也不要派人去打聽,這跟我們也冇有關係。”

“是!”

“如果長樂侯會派人過來,就說我不在宮中。”

“是!”

兩人簡短的幾句對話,便將這件轟動京城的大事撇到了一邊。

……

皇宮禦書房。

“沈公子,陛下日理萬機,此時正在處理要事,你先在此坐下等候片刻吧!”李德海說著,又招呼了一個小太監,端來兩杯茶水。

沈安點頭稱謝,順著李德海手指的方向,找了一張椅子坐下,用手拍了拍左右的靠手,隨後又站了起來,口中言語不絕。

“皇帝可真是奢侈啊!這可是上等的金絲楠木,冇有一千年也有八百年。”

“還有這,這是不是徽州的青花瓷?瞧瞧這工藝,天底下獨一份呢!”

“這糕點也不錯!甜而不膩,好吃的很!”

看著沈安如同在自家屋內一般隨意,李德海驚得目瞪口呆。

都說沈安膽子大,眼下看來這何止是大,簡直是要上天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