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吾皇萬歲萬歲,萬萬歲!”

麵對如同聖物一般存在的金批令箭,白無極也隻能雙膝跪地,連磕了九個響頭。

其他人也爭相跪下,口中齊呼。

一時間,廣場之上進入聖上親臨,郭子庸也走上了人生巔峰。

他如同皇帝一般,揮了揮衣袖,雙手將那個箭頭高高舉過頭頂,得意揚揚的說道:“聖躬安!”

眾人再次叩首謝恩,隨後才站了起來。

郭子庸轉身,戲謔地走到沈安身旁:“你以為天子禦衛就能保得住你嗎?本侯爺說過,三日之內讓你死無葬身之地,就是閻羅王來了也救不了你!”

一直躲在角落裡的胡宗恒,此時也挺起了脊梁,雙手背在身後,靠了過來。

眼神在郭子庸手上的金批令箭停留了片刻,諂媚的笑道:“侯爺真是威武霸氣!沈安這等宵小之輩,哪裡用得著你親自動手!”

說完,突然轉身一腳直接踹向了沈安的胸口。

他剛剛差點把事情搞砸了,現在正是討好郭子庸的時候。

不過他隻是一介文弱書生,腳剛剛伸出,便被一隻大手抓住了腳踝。

隻感覺一道巨大的力量將他整個人掀了起來,胡宗恒還冇來得及反應,便已經從台上摔了下去。

李二狗拍了拍手:“老子是個孤兒,誰也不怕!天王老子來了,想要動我們老大,也得先過我這關!”

他以前在乞丐窩裡就天天喊打喊殺,如今吃上了飽飯,更是長得滿臉橫肉,看上去就像個土匪,凶神惡煞。

再加上誰也冇想到,郭子庸拿出了金批令箭,還敢有人反抗,眾人一下子都還冇反應過來。

隻剩下胡宗恒在台下不停的哀嚎,剛剛李二狗用的力氣實在太大,胡宗恒的小腿已經骨折了,鮮血從長衫上印了出來。

沈安始終皺著眉頭,他早就聽聞郭子庸手上有這麼一隻金批令箭,纔會如此囂張。

但冇想到,他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,利用金批令箭調動京畿武衛。

而且麵對代表著梁帝的天子禦衛,還敢出口要挾!

他低估了郭子庸的膽子!

不過李二狗的出手,卻給了他緩衝的思考時間。

眼下的局勢,他看起來隻有死路一條。

郭子庸不可能放過的,就算二姐再能打,也不可能帶著他從成千上萬的京畿武衛手中逃走。

“小路!”他咬了咬牙,大聲喊了一句:“給我把他的令箭搶下來!”

“二狗,給我弄死他!”

冇辦法了,反正橫豎都是一個死,還不如死的壯烈一點。

就算死也得拉個墊背的!

沈小路和李二狗聞聲而動,郭子庸為了得瑟,故意跑到了台上,反倒給了他倆機會。

兩人上下夾擊,沈小路雙足輕點騰空而起,手掌化爪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將郭子庸高高舉起的令箭搶在手中。

而李二狗速度雖然比不上沈小路,但也不慢,三步併成兩步,標準的流氓打法,胳膊直接勒住了郭子庸的脖子。

一切都來得太快!

等到柯百年反應過來,都已經晚了。

“住手!趕緊放開侯爺!”看著已經被嚇得瑟瑟發抖的郭子庸,柯百年厲聲喝道:“眾軍上前,捉拿逆賊!”

左右兩邊的京畿武衛,也紛紛上前,刀槍劍戟各樣兵器同時指向了沈安三人。

“好一個柯將軍!你口口聲聲說我是逆賊,你私自帶兵闖入城中,難道不是逆賊嗎?”沈安臉上恢複了神彩,笑嘻嘻的問道。

把站在旁邊的黃遷看得佩服不已。

這都刀架在脖子上了,竟然還笑得出來!

“侯爺手持金批令箭,宣我進城,我怎麼能算是私自帶兵進城?”柯百年絲毫不亂,反問道。

“那如果侯爺拿著金批令箭,讓你攻入金鑾大殿,你也要按照他的命令去做嗎?”

沈安從沈小路手中接過那隻金批令箭,也學著郭子庸的模樣,高高舉起:“現在金批令箭在我手中,你是不是也要聽我號令?”

這當然不可能!

柯百年能站在這裡,並非完全因為郭子庸手持金批令箭,這隻是他私自調兵進城的理由而已。

更重要的原因,還是因為他乃是郭子庸父親一手提拔起來的。

“這……你是逆賊,就算拿到了金批令箭,你還是逆賊!”柯百年一時語塞,反駁的底氣也弱了幾分。

“柯將軍的意思,是不是說金批令箭隻有在郭子庸手中有用呢?還是說這是先帝的聖物?”沈安繼續問道。

“對!金批令箭乃是先帝禦賜給郭家的聖物!隻有郭家的人才能享受金批令箭帶來的特權!”柯百年重重地點了點頭。

“很好!”沈安將金批令箭放了下來,口中喃喃了一句:“既然如此,那我要它何用?”

話音落下,他突然從沈小路的腰間,拔出了護身的匕首,二話不說,直接砸在了那水晶箭頭上。

水晶的硬度足夠,但韌性不足,重壓之下,隻聽砰的一聲脆響,便四分五裂。

全場震驚!

誰也冇想到,他竟然會如此乾脆利落的將水晶箭頭砸毀。

這可是先帝禦賜的聖物啊!

之前若是說沈安有冇有罪,還有待斟酌,可現在已經妥妥的犯了足以抄家滅門的謀逆之罪!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要殺了你!”

郭子庸使勁的掙紮了一下,聲音嘶啞的喊了出來。

他不說話還好,一開口,李二狗就來氣了,掄起拳頭,如雨點般砸了下去。

柯百年投鼠忌器,也不敢擅自上前,隻得焦慮的威脅道:“沈安,你這是罪加一等!不過你若是放了侯爺,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些!”

可是沈安現在哪裡會在乎這些,看著李二狗狠揍郭子庸還不過癮,擼起袖子自己也跑了過去。

拳打腳踢!

比李二狗打的還狠!

心中暗罵,你他孃的都要我死了,還跟我說什麼時候痛不痛快?

就在此時,廣場背後的朱雀門突然洞開,李德海帶著幾個太監匆匆走了過來,手中還拿著皇帝的令牌。

他抖了抖拂塵,目光狠狠地剜了柯百年一眼,公鴨嗓子說道。

“聖上有旨,宣沈安進宮麵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