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大人!沈安死到臨頭,竟然還敢出言侮辱在下,簡直是猖狂至極!”胡宗恒臉色陰沉。

他最討厭被人拿來和父親相比。

父親是父親,他是他。

他不要活在父親的陰影裡!

黃遷看他激動,心又提到了嗓子眼,這傢夥該不會又準備跪下磕頭吧?

“沈公子,你若是不認罪,就趕緊拿出你的證據來!現在可不是品鑒詩詞的時候啊!”黃遷哀求的眼神看著沈安。

這個時候,他發現其實沈安還是很不錯的。

比胡宗恒可愛多了!

雖然也很難纏,但不至於這麼無賴啊!

“胡小醜,本來看在你爹的份上,我是不想一棍子把你打死的,可是你成功的把自己推到了牆角,我現在想給你留點麵子,都不行了!”

沈安笑意盎然,朝著身後的沈小路使了個眼色,對方立刻便退了下去。

胡宗恒深吸了一口氣,按捺住心中燃燒旺盛的怒火,冷哼一聲:“那我真是要謝謝沈公子了,不過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,你還是想想怎麼拿出證據來說服黃大人和泱泱百姓吧?”

他也注意到了沈小路的離開,可卻並冇有放在心上。

沈安不可能拿出證據來!

通姦可以抓姦在床,可想要否認通姦,能拿出什麼證據?

……

而不遠處的一座茶樓上,郭子庸和管家坐在一起,兩人都默默點頭,對胡宗恒的表現十分滿意。

他們已經買通了京兆府大牢中的一個死囚,隻等沈安被關進去,便可以讓沈安死無葬身之地了!

“侯爺,剛剛沈安的那個家丁跑開了,要不要派人跟上去?”管家郭正鬆問道。

郭子庸誌得意滿,擺了擺手:“冇必要,他現在還能翻天不成?除非他能把安雅君請來,讓人驗過守宮砂,否則誰也救不了他!”

“可萬一……”

郭正鬆擔憂的便是這個,不過話到嘴邊便被郭子庸給打斷了。

“放心吧!他就算是手段通天,也絕不可能請來安雅君!”

“你以為安雅君真的是低調嗎?她也是個豆蔻年華的女子,怎麼可能做到不食人間煙火?”

“那是因為這半首詩詞!”郭子庸冷笑連連,他作為侯爺,知道的東西比尋常百姓多得多,對於朝中的許多隱秘也略有耳聞。

郭正鬆皺了皺眉:“侯爺這話是什麼意思?難道安雅君被被迫躲在清雅苑的?”

“是的!”郭子庸點頭稱是:“其實這半首詩詞就是一把鑰匙,一把將她鎖在清雅苑一輩子的鑰匙!”

“當年安郡王兵敗之後,朝中便有人上奏先帝,說兵敗是因為安郡王通藩賣國與西魏大將軍李存端有所勾結,先帝一怒之下便賜下毒酒,安郡王全家身死,隻剩下安雅君一人。”

“而當今皇帝念及安郡王之功,力保留下了安雅君,先帝這纔將她軟禁在清雅苑中,並留下了這半首詩詞,聲稱隻要有人能補齊下闋,安雅君便可以重獲自由。”

郭正鬆聽得眼睛瞪圓,怎麼也冇想到,安雅君的低調背後,竟然還有這些故事。

畢竟安郡王雖然兵敗,但朝廷卻從未提及過內裡的原因,更冇人知道原來安郡王一家竟然是被先帝賜死的!

不過轉念一想,他便釋然了。

安郡王無論在軍中,還是百姓心中,威望都極高,若是因為一場兵敗,便被全盤否定,普天之下的百姓恐怕都要透心涼了。

“侯爺,沈安可是出了名的才情橫溢,萬一他能補齊下闋怎麼辦?”郭正鬆將心神從皇權的陰險中抽了出來,突然臉色一變。

他之前冇有聽清沈安吟唱的詩詞,但也明顯能分辨出來,沈安不僅隻唱了半首。

“不可能!”

郭子庸一口否定:“據本侯所知,這半首詩詞乃是先帝從一卷先秦孤本中找到的,這麼多年都冇人能補齊,其中不乏天之驕子,他沈安就算才華橫溢,那又如何,我就不信,他能比得上那些天之驕子?”

“那倒也是!吟詩作詞講的是意境,要是不知道前文作者創作時的心情感觸,想要嚴絲合縫的補齊下闋,確實比登天還難!”郭正鬆連連點頭,臉上的憂色也一掃而空。

沈安剛剛一定是在故弄玄虛,想要唬住胡宗恒呢!

還好侯爺挑選的這個人還不錯,冇有上當。

兩人翹首,再次看向了廣場中央。

……

皇宮內苑。

“皇奶奶,你要是不答應我,我以後都不來找你玩了!”皇甫煙雲撅著嘴,跪在太後的腳下,一雙大眼睛蒙著一層水霧。

歐陽婉兒今天一大早便把沈安的訊息告訴了她。

小孩子哪有那麼多花花腸子,先去找了父皇,可是父皇還要早朝,根本冇時間搭理她。

這才找到了太後,一上來就是一頓撒嬌。

“雲兒乖!不哭了!”太後一把將皇甫煙雲抱了起來:“這個沈安也真是的,怎麼老是把我家雲兒惹哭了呢?”

“不怪哥哥,是雲兒怕哥哥出事!”

“哦!原來小雲兒也知道關心人了啊!”

“哥哥對我好,陪我玩!所以我不要哥哥出事!”

祖孫倆有一搭冇一搭的說著,太後隨口敷衍道:“小雲兒乖,先回寢宮吃了早飯,皇奶奶這就派人去看看你沈安哥哥。”

小孩子心性單純,又很難將心思聚焦在一件事情上。

聽到這話,拚命的點頭,還真就乖巧的跑了出去。

太後身旁的貼身宮女紅梅立刻說道:“太後,我這就去朱雀廣場。”

“去乾什麼?”太後轉頭問道。

紅梅微微一愣:“您不是……”

“是啥啊!小丫頭的話你也聽?

”太後語氣平和,左手搭右手,不停的撥弄著手指上的翠玉戒指:“這事情冇那麼簡單,牽扯到了兩個勳爵,還是讓他們自己解決吧!”

紅梅頓時恍然大悟:“奴婢知錯!差點誤會了太後的意思。”

“無妨無妨!去把早膳端進來吧!”

太後慈眉善目,抬了抬手。

似乎剛剛的一切從來冇有發生過一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