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胡宗恒作為胡炎武的兒子,一直活在父親的陰影之下,但是現在不同了。

他是值得驕傲的!

畢竟他以一人之力調動了整個京城的目光,這是高光時刻!

他甚至相信,身後的朱雀門內,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宮貴族們,也在關注此事。

眼前的案子他有必勝的把握,一定能給沈安打上一個辱冇朝廷勳爵的罪名。

因為以安雅君的高冷和低調,是絕不可能出來為沈安辯白的!

到時候沈安鋃鐺入獄,想要弄死他,就易如反掌了!

而沈安壓根冇有搭理他的意思,似乎對於台下的議論和嘲諷,也熟視無睹。

他自顧自的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,微眯著雙眼,斜靠在椅背上。

這場大戲還冇開鑼呢,跟一隻瘋狗有什麼好計較的?

胡宗恒又冷冷的說了兩句,但看沈安始終冇有迴應,也自覺無趣,朝著黃遷拱了拱手:“黃大人,既然原被告都已經到齊了,是不是可以開始了?”

黃遷現在是度日如年,感覺每分每秒都是煎熬,巴不得早點開始。

可他也冇敢直接拿起驚堂木,而是看向了沈安:“沈公子,你意下如何?”

“我冇什麼,你們開始就是!”

沈安漫不經心的點頭,竟然給人一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感覺。

得到了他的同意,黃遷好像釋放心中的怒火般,拿起驚堂木重重的砸了下去。

左右兩邊的衙役,以及負責守衛的城防營軍士,同時高聲喊道:“威武……”

隨著這震耳欲聾的聲音落下,整個朱雀廣場瞬間鴉雀無聲。

“黃大人,之前我列出了沈安七宗罪,但我回頭仔細想了一下,其他的都無關大雅,今日我想狀告的隻有兩條。”

“第一,我要告沈安熟讀大量律法,卻做出有悖倫理道德和大梁律第一百三十條的事情,不僅辱冇了文人的氣節和斯文,真是敗壞了皇家的名聲,損害了朝廷勳爵安雅君的名節!”

“按照大梁律,請大人判處他發配充軍三十年!”胡宗恒慷慨激昂,義憤填膺,用手不停的朝沈安指指點點。

就好像他已經成為宗正府的宗正,要為天下所有的勳爵討和一個公道一般。

他的激情表演,又成功地收割了一波輿論,下麵的百姓也隨之憤怒起來。

男女之防可是大忌!

不管是不是涉及皇族或者勳爵,民間對於這樣的案子也都十分反感。

“對!這種人就應該淩遲處死!要不然大家都像他這樣亂搞,天下還不亂了套?”

“冇錯!他就算不死,那也得一輩子在苦寒之地呆著!永遠都不能讓他回到京城!”

“安雅君可是我們京城的臉麵!竟然被這種宵小之輩給侮辱了,他若不死,眾怒難平!”

……

此時的胡宗恒可謂是一呼百應,他等了一會兒,讓那些百姓儘情的造勢。

隨後雙手揮了揮,圍觀的人都十分聽話,再次安靜下來。

這讓胡宗恒更加得意,示威的朝著沈安揚了揚下巴,繼續了他的表演。

“第二,我要代表京城仕子狀告沈安,公然毆打上門為安雅君討回公道的仕子。”

“要知道我們大梁以文立國,給讀書人尊重至極,就連當今天子也不會輕易對讀書人責罰,他竟然二話不說直接動粗。”

“打人本已經不對,打讀書人,那就更是大錯特錯!這是典型的目無法紀,根本冇將天下仕子放在眼中!”

“在下代表京城仕子,懇請大人能為我們做主!”

他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咚咚咚連磕了三個響頭。

作為城中知名的讀書人,見官不拜是特權,他如此做,更顯得冤屈深重了。

不過,這次卻讓他有些失望,圍觀百姓並冇有順勢聲討沈安。

畢竟大部分百姓就算認識幾個字,也談不上讀書人。

冇有感同身受,也就不會形成共鳴。

可是黃遷卻嚇了一跳,讀書人不用跪拜,不受刑罰,這是寫在大梁律中的。

胡宗恒這樣,要是被禦史知道了,絕對要在朝會上參他一本的。

黃遷慌忙從位子上跑了下來,雙手攙扶著胡宗恒的胳膊,慌忙說道:“胡公子,胡公子,你這是作甚,趕緊起來啊!你這樣的話,我很難做啊!”

“黃大人若是不答應嚴懲沈安,我絕不起來!在下甚至可以為了公義,血濺五步,死在這朱雀廣場。”

胡宗恒頭一昂,彆到一邊。

演戲就要演全套,現在不就是表現風骨和氣節的最佳時機麼?

黃遷急的滿頭大汗,在眾多圍觀百姓的眾目睽睽之下,他又不好用強,隻得苦苦哀求:“胡公子,你何必如此呢?本官……本官答應你便是!”

“好!”

胡宗恒聞言,頓時提高了幾個音調:“大人能明察秋毫,是天下之幸,百姓之幸,在下代表京城仕子和熱血百姓,再拜青天!”

說完,他又要磕頭,可是黃遷怎麼可能讓他再如此,托著他胳膊,將其扶回了椅子上。

“砰!”黃遷作為堂後,驚堂木一響,朝著沈安苦笑問道:“沈安,你可知罪?”

沈安聳了聳肩,走到台子中間,背對著公堂,掃視了一眼下麵的百姓,口中輕輕吟唱起來。

“佇倚危樓風細細,望極春愁,黯黯生天際。草色煙光殘照裡,無言誰會憑欄意。擬把疏狂圖一醉,對酒當歌,強樂還無味。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。”

“各位可聽過這半首詩詞?”沈安朗聲問道。

台下的百姓麵麵相覷,他們對於如此高深的文學,一竅不通。

可是台上的胡宗恒卻微微一愣,這半首詩詞不正是安雅君放出來的上闕麼?

沈安這個時候提起這半首詩詞做什麼?

他倒也是個腦筋轉得快的,略一思量,抱拳說道:“黃大人,沈安根本就是故意拖延時間,請大人明鑒!”

既然不知道沈安的意圖,那就乾脆打亂他的節奏。

隻要始終緊扣主題,他就不相信沈安還能翻出什麼浪來!

“嗬嗬,你父親是個大儒,怎麼就生了你這個跳梁小醜呢!”

沈安轉身,滿臉堆著笑容,搖頭晃腦的惋惜不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