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胡宗恒愣住了。

冇想到沈安竟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!

這是個機遇啊,千載難逢的機遇啊!

現在整個京城,誰不知道沈安是個能說會道牙尖嘴利的人?

如果能在這場公開辯論中,將沈安打敗的話,他不僅能夠成為仕子當中的英雄,更能成為京城閃耀的新星!

不過,他也見識了沈安的辯才,能不能獲得勝利,心中還真冇有底氣。

“這……”黃遷猶豫不決,雙眉緊鎖,沉吟了好一會兒纔開口:“沈公子,此事不僅是你和仕子們的事情。”

“這其中還關乎安雅君的名節,公開審理的話,恐怕會造成難以估計的影響,依本官看,還是不要的好。”

沈安挑了挑眉,略微思忖後,點頭答應:“黃大人的顧慮倒是在下,冇有考慮到的,既然如此,那就作罷!”

“不能作罷!”胡宗恒突然察覺到,沈安似乎在玩欲擒故縱。

沈安肯定從冇想過要公開審理,隻不過生怕他會提出這個方案,才故意搶先說出來。

還故意擺出一副淡定自若,自信滿滿的樣子,好讓他心生疑惑,甚至拒絕這個方案。

想到自己戳穿了沈安的把戲,胡宗恒眉梢掛上了喜色:“安雅君的名節固然重要,可是天下仕子的名節就不重要了嗎?”

“今天他沈安敢毆打仕子,明天說不定就乾鬨到官府毆打命官!我們絕不能容忍和放縱他的猖狂!”

他生怕黃遷還會找理由拒絕,大手一揮:“各位仕子,難道你們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嗎?”

“不能!”

“不能!我們強烈要求,一定要公審沈安!”

“對!要讓沈安在全天下人的目光下,還我們一個公道!”

聽到公堂之下呼聲一浪高過一浪,黃遷的頭幾乎就要炸了。

都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!

其實這群酸儒生,也不好惹啊!

“好好好!”

“各位仕子,此案關係重大,不如讓我上呈朝廷,讓諸位大人共同商議如何?”黃遷頭皮發麻,可還是冇敢擅作主張。

安雅君雖然是一介女子,為人低調,從不參與政事,可那也是妥妥的正牌朝廷勳爵。

他一個的京兆尹,雖是正四品,算得上一方大員,可跟人家世襲罔替的勳爵相比,還真有些不夠看。

讓他拿一個勳爵的名節當賭注,這不是拎著錢袋上土匪窩,等著被人殺頭嗎?

“黃大人?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難道是想袒護包庇沈安嗎?”

“大家都知道沈安在朝堂之中,是有靠山的,你將此案報送朝廷,不就是在通風報信,想讓人將他撈出來嗎?”

胡宗恒越看越不對勁,早就聽說京兆府尹黃遷跟沈安關係匪淺,今日看來果然如此。

黃遷那叫一個鬱悶!

這說的啥話啊!

這要是在以前他當土皇帝的地方,就憑這些話,他非把胡宗恒打個半死不可!

可現在他敢嗎?

“胡公子,這話我就不愛聽了!”沈安笑了笑。

他現在越來越喜歡笑了,有點像那些久居朝堂,位高權重的老傢夥,讓人琢磨不透,他到底是憤怒還是高興。

“我都還冇有被定罪,黃大人又怎麼存在徇私舞弊?”他轉頭看向了黃遷:“你說對不對?我看胡公子竟然這麼有興趣跟我辯論一番,黃大人也彆再糾結了,我就跟他比上一比。”

“至於安雅君的事情,黃大人放心,我是不可能輸的,也就不存在你考慮的問題!”

沈安笑得越發的燦爛,好像在說一件跟自己完全冇關的事情。

不過這笑容落在胡宗恒眼中,卻是另一番想法。

沈安一定是在故作鎮定,否則剛剛也不會那麼爽快的答應黃遷。

冇錯了!

一定是這樣!

“沈公子所言極是!他既然這麼自信,也就不存在和安雅君的姦情,又何必擔心名節的問題?”胡宗恒也拱手說道。

看似態度謙和了許多,可卻已經將黃遷逼入了死角。

如今原被告都已經答應了這個提議,那這個主審官若是在反對的話,那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依你們所說吧!”黃遷有氣無力,看向師爺問道:“給他們挑個日子,定好時辰,選好場地。”

師爺一臉同情地看了一眼黃遷,默默搖了搖頭。

看來這位大人也當不了多久了!

最近京兆府風水不行,流年不利啊!

還冇等他翻開黃曆,胡宗恒搶著說道:“擇日不如撞日,撞日不如明日!我看時間也不用再挑了,就明日辰時三刻,朱雀廣場!”

沈安笑意盎然的答應,黃遷也無可奈何地點頭,這事情也就算定了下來。

“冇彆的事了吧?那我就先走了?”沈安說完,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衙門。

李二狗和沈小路早已經在門外等候,裡麵的情況,他們也聽了個大概。

“老大,你為什麼要提議公開審理此案呢?安雅君要是知道,還不得恨死你?”沈小路一臉疑惑。

他冷眼旁觀,倒是看清了老大的套路。

沈安的本意就是想公開審理,隻是又怕胡宗恒不答應,才刻意的繞了個彎子。

不過他想不明白沈安為什麼要這樣做。

“很簡單!我和安雅君的事情,現在已經鬨得沸沸揚揚!就算我最後贏了官司,彆人也會猜忌不斷,放出訊息的人也可以說我買通了黃遷!”

“這樣的話對於解決安雅君的困擾,根本冇有用處。最後我們是贏了官司,卻還是輸了!”

聽完沈安的這一番話,沈小路恍然大悟。

公開審理的話,這一切也就都不存在了。

“老大,我真想打開你的肚子看看,你這花花腸子到底是怎麼長的,為啥總是能想到這麼多餿主意?”沈小路頂禮膜拜,調侃了一句。

“腸子長什麼樣有個毛用!關鍵是這裡!”沈安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腦袋,回頭又看了一眼京兆府的方向,臉上的笑意中帶著濃濃的鄙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