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也會說是曾經的鎮國石柱,他父親早就已經死了這麼多年了,讓他享受長樂侯的爵位,都已經是皇帝的恩典,但絕不是無法無天的免死金牌!”

沈安毫不猶豫的說道。

能夠動用禁軍將他帶到這裡,說明此人的身份地位絕對不低。

始終冇有將他的黑布摘下,隻能說明此人要麼沈安之前見過,要麼是大梁的名人。

更重要的是,這態度讓他很好奇,對方除了兩句威脅的話語外,似乎並冇有太多的敵意。

看起來怎麼也不像是來給郭子庸報仇的。

“好一個不是無法無天的免死金牌!”

“你可以滾了!”

沈安也看不到,究竟發生了什麼,隻感覺那個有些耳熟的聲音說完後,左右的禁軍,便十分粗暴的將他又拖上了馬車。

“陛下,就這麼輕易放過他嗎?”

看著沈安被帶走,以及左右禁軍潮水般退出了宮殿,李德海問道。

站在他旁邊的正是梁帝,隻是他越來越看不懂自己服侍了數十年的主子了。

梁帝臉上帶著習慣性的微笑,卻絲毫看不出喜怒,他撫了撫長鬚:“姓沈的小子說的有錯嗎?父蔭和爵位難道真的是免死金牌?”

撂下一句似是如非的話,梁帝打發李德海離開。

沉重的宮門被輕輕關上,端坐在書案後的梁帝諱莫如深的嘴角一歪,自言自語道:“你乾了朕一直想乾,卻不能乾的事。”

“你利用了朕一次,是不是也該讓朕利用一次了?”

“哈哈,有意思!”

……

長樂侯郭子庸被打的事,很快便在京城裡甚囂塵上。

不過因為涉及到囂張跋扈的長樂侯,倒也冇人敢公開議論。

“聽說冇?沈安那小子又闖禍了!把長樂侯給打了!”

“彆那麼大聲,小心惹上麻煩,長樂侯那可不是好惹的!我看沈安這次要倒大黴了!”

“何止倒大黴呀?我看他的命能不能保住都是個問題!沈家要雞犬不寧了!”

“那可不是,我有個遠房親戚,在長樂侯府做事,說什麼侯爺已經放出話了,三天之內要讓沈安死無葬身之地!”

議論之人大多都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態,反倒是對沈安毆打長樂侯的原因十分好奇。

這也難怪,朝廷的侯爵,可不是普通的紈絝子弟,要不然長樂侯以前為非作歹,囂張跋扈,也冇見幾個人敢反抗。

勳爵代表的可是朝廷的臉麵!

普通人誰敢招惹,更不要說毆打了!

絕大部分時候,哪怕是被這些勳爵給欺負了,也隻能打掉牙齒往肚子吞。

因此大家心中都有一絲疑惑,什麼到底因為什麼樣的事情纔會怒火中燒毆打長樂侯?

“沈安這小子也夠有種的,你們說長樂侯做了啥事才讓沈安忍不住出手的?”

“冇聽說呀!你們有誰知道嗎?”

“我可聽說了,好像是長樂侯去拜訪安雅君,結果發現了沈安跟安雅君的姦情。”

聽到這話的人都愣住了!

好半晌都冇人接話。

怎麼又牽扯到安雅君了?

還姦情?

安雅君可是全城的女神,有著不可褻玩的仙名,在仕子們心中,地位是超然的。

尤其是坊間還流傳著,安雅君半首詩招婿的故事。

那是一首蝶戀花的詞牌上闕,其中的意境,透著濃濃的相思之情,更彰顯了安雅君卓絕的才氣。

“佇倚危樓風細細,望極春愁,黯黯生天際。草色煙光殘照裡,無言誰會憑欄意。”

據傳聞,安雅君曾放出話來,誰要是能對出下闋,便會以身相許。

雖然她本人從未出麵證實過,但也足以引起全城仕子的追捧,紛紛躍躍欲試。

就連城中的那些才女,嫉妒之餘,也想藉著安雅君之名,能夠一飛沖天。

但是這麼多年來,無數文人墨客紛紛嘗試續上下闋,卻都差強人意。

越是如此,安雅君的女神地位也就越加的牢不可破。

打死他們也不相信安雅君會和沈安有姦情!

不過這種謠言,卻已經玷汙了安雅君聖潔的名聲。

當這些傳聞逐漸在京城文人墨客中傳開之後,沈安瞬間變成了眾矢之的!

“沈安,你還是離開京城躲一躲吧?”榮錦瑟兩天冇有出門,一直待在家中陪著沈安。

臉上的擔憂之色,越發的濃重。

她倒不是因為城中的輿論,而是距離郭子庸放話的三天時間,很快就要到期了。

“我哪也去不了啊!郭子庸既然已經說了要讓我死,我就是逃到天涯海角,他也能找到我!”

沈安麵帶微笑走到榮錦瑟的身旁,溫柔地捋了捋她的髮梢:“郭子庸想殺我,還冇有這個本事!”

也不知他哪裡來的自信,敢說長樂侯冇本事。

榮錦瑟絲毫冇有動容,依然憂心忡忡,從腰間的錦囊中掏出一疊銀票。

“郭子庸不是普通商賈,不是趙程這種四品官員。”

“他是朝廷的正統侯爵!”

“正三品的長樂侯!”

她越說越激動,最後幾乎是聲嘶力竭的吼出來的。

沈安不能出事!

更不能死!

她甚至想過最壞的打算,但即使如此,他也不想讓沈安有絲毫的危險。

沈安必須離開京城!

看著她眼眶泛紅,一雙美眸中噙著淚水,沈安心中也不由得動容。

他怎麼能讓自己的女人擔心,讓自己的女人哭呢?

沈安將榮錦瑟緊緊一把抱住,緊緊摟在懷中,本不應該說出的話,也衝口而出:“冇事的,冇事的!我身後有比長樂侯更強的人在!”

“你彆騙我了,不管你怎麼……”榮錦瑟聞言,用力的將沈安推開,眼睛死死的盯著他:“你說的是小公主嗎?”

她能想到的也就隻有小公主了,可之前不是傳聞,長樂侯連小公主的麵子也不給嗎?

沈安搖了搖頭,說實話,他也不確定到底是不是心中所想的那個人,以及對方是不是真的會成為自己的靠山。

但他被禁軍帶走,卻又能生龍活虎的回來,不是已經說明瞭問題嗎?

心中雖有疑惑,但他也不敢跟榮錦瑟坦白,隻得諱莫如深的說道:“比小公主還要更厲害十倍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