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馮成貴心中卻樂開了花,臉上卻毫無波瀾:“李大人言之有理,既然如此,你又有什麼人選?”

“隻要你提出的人選和沈安冇有利益衝突,他又拿不出合理的理由,我和黃大人絕對支援你!”

魚兒終於要上鉤了嗎?

他巴不得李乘風牽扯出什麼尚書,丞相的!

隻有上麵的人倒台了,他這個侍郎纔有機會繼續往上爬啊!

快點說!他已經等不及了!

李乘風在沈安和馮成貴一軟一硬的刺激下,終於憋不住了。

“本官有七個人選,分彆是龍圖閣大學士周正,禦史中丞範舒同……”

他一口氣說出了七個人選,每個都是三品以上的大員。

甚至還有一個,是左驍衛大將軍洛誌龍!

就連沾沾自喜的馮成貴,也被嚇了一大跳!

好傢夥!

太子的勢力竟然已經伸到了衛府之中!

雖然在大梁國,所謂的十六衛府,跟前朝的衛府製度完全不同,各衛府的將軍,並不直接掌管軍權,隻是虛銜。

但是現任直接統軍的將領,一般都是從衛府中直接選拔。

也就是說,洛誌龍雖然現在冇有軍權在手,但保不準以後會有呢!

馮成貴不動聲色,點頭說道:“李大人提及的這幾位大人將軍,本官也深感認同,那就按照順序來吧!”

“沈安,就由龍圖閣大學士周正查驗這些物證,你可有意見?”他轉頭看向了沈安,目光威嚴中帶著一絲興奮。

無論是龍圖閣大學士,還是禦史中丞,那都是擁有一定實權的正三品大官。

尤其是前者,看起來隻是掌管收藏皇帝禦書的閒職,但卻可以常伴帝前,擁有著舉足輕重的話語權。

“周大人我也聽過,據說剛正不阿,為官清廉!由他來查驗,在下很放心!”沈安點了點頭。

管他誰來!

查驗的事情他根本就不怕!

馮成貴的目的達到了,也就是皇帝的目的達到了!

他隻希望,皇帝利用他贏得了權鬥之後,能從此放他一馬,讓他安心的賺小錢錢!

不過他心中卻有些疑惑,太子真的有這麼傻嗎?

李乘風明顯是個笨蛋,太子會將如此機密的心腹,告訴這樣一個傻子?

“好!”

“來人啊!持黃大人的名帖,立刻到周龍圖大人的府邸,請周大人走一趟!”

馮成貴從桌上掏出一塊令牌,丟了出去。

他還冇忘記黃遷纔是此案的主審,讓黃遷差點淚流滿麵。

你大爺的!

剛剛咋冇想起我,現在就知道拿我的名帖了?

黃遷心中一陣吐槽,可還是老老實實的從懷裡掏出來名帖,遞給了身前的衙役。

約摸小半個時辰左右,一身硃紅色官袍的官員緩緩走了進來。

正是龍圖閣大學士,周正。

馮成貴等人早已經立在公堂等候著。

一番客套之後,各自落座。

衙役們將包裝完好,上麵還貼著硃紅大印簽封的貢品香料,抬了上來。

“請周大人查驗!”馮成貴伸手指了指那些物證。

“好!”

“這些簽封確實出自嶺南府,而且冇有拆封過的痕跡,想來應該是從嶺南府那邊直接運送到了京城。”

周正仔細的翻查起來,邊查邊說。

一直冇能插得上嘴的趙寶坤和鄭有為,蒼白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。

總算看到了希望!

“幾位大人,我說了吧!沈家他們就是故意私藏著貢品香料,還故意用其他東西代替,明顯就是想私吞這批貢品!”趙寶坤忍著屁股上的劇痛,咬牙切齒地說道。

如果能將沈安定罪,他就算再捱上五十板子,那也認了,值了!

鄭有為懶得搭話,實在太痛了!

再說,趙寶坤的話就是他想說的。

……

與此同時,皇宮煙雲殿,小公主的寢宮。

“父王,你就讓我出去找哥哥玩一會兒唄!”皇甫煙雲拉著梁帝的胳膊,撅著嘴撒嬌。

看她眼淚都快流出來的可憐樣,梁帝伸出手指,在她小小的鼻梁上輕輕颳了一下。

“你這小丫頭!女生外嚮啊!你還冇長大呢,就隻認哥哥,不認父王了嗎?”

“還不是父王,你不陪我玩!”皇甫煙雲將梁帝的胳膊甩開,轉過身生起了悶氣。

眼淚止不住的吧嗒吧嗒落了下來!

這也難怪,從小死了娘,父王又日理萬機,宮女太監又不敢陪她玩。

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沈安,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,這麼久了也難得玩耍幾次。

“好了好了!父王答應你,過幾天我就讓你出宮,或者讓你那個哥哥進宮來陪你玩!”

梁帝一把將皇甫煙雲抱在懷裡,寵溺的將她小臉蛋上的淚痕抹乾淨:“這樣總行了吧?”

“說話算數!我們勾手指!”皇甫煙雲伸出嫩如白藕的手,小指頭可愛的鉤著。

“行行行,父王給你勾手指!”

“咦!這是什麼東西,好清脆的音律啊!”

梁帝伸出手來,目光卻落在了皇甫煙雲懷裡落下的一個盒子上。

那盒子落在地上,上麵的蓋子自動彈開,正中間一個小小的人像,隨之翩翩起舞。

伴隨著人像重複的舞蹈,一陣悅耳的聲音傳了出來。

皇甫煙雲趕緊從梁帝的懷裡跳了,十分緊張的將盒子抱在懷裡。

“這是哥哥上次在使節大會給我的玩具,上麵有母妃的雕像,母妃還會給我唱歌呢!”

也許是又想到了母妃,皇甫煙雲本來已經止住的淚水,如同崩堤的洪水噴湧而出。

“我……我想去找哥哥,找哥哥給我做一個更大一點的!我要讓母妃天天陪我睡覺,天天給我唱歌!”

聽著皇甫煙雲泣不成聲的哭喊,再看著盒子上栩栩如生的愛妃雕像。

久居高位,早已經心如磐石的梁帝,內心最深處柔軟的地方,也被觸動了。

“雲兒乖,不哭了!父王保證,過幾天,就算你那個哥哥不來,我也把他抓來陪你玩!”

“嗯……我……我要哥哥……哥哥給我做玩具,陪……陪我放風箏!我還要……還要他再帶我……帶我飛上天!”

“好好好!父王都答應!”

梁帝把皇甫煙雲緊緊摟在懷中,目光炯炯的看著殿外,遠處一片烏雲正悄然飄了過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