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乘風愣了一下,冇想到沈安會提出如此刁鑽的問題。

甚至將兩家的仇恨,也作為理由,擺在桌麵上談。

“我邀請王老爺,可不是來鑒定香料的,他隻是來鑒定貢品是否原裝而已!”李乘風硬著頭皮說道。

“城中皇商又不是隻有他王孝昌一家,而且鑒定簽封是否完整,是否真實,是不是請一個官宦會更合適一些?”

沈安據理力爭,絲毫冇有退讓的意思。

如果李乘風能將錢家拉進來最好,也省得他下一步還得琢磨如何對付這個一直隱藏在背後的敵人。

“這裡是公堂,無論王家還是官宦,都會公平公正查驗,我看你是不敢讓人查吧?”李乘風也較勁的反駁。

好了傷疤忘了疼!

昨天的教訓還冇吃夠,又想跟沈安鬥嘴皮子了。

沈安嘴角一咧,冷笑說道:“我們沈家光明正大,如今被你們誣陷滅門之罪。”

“不管誰來檢驗,我都不怕,可是如果你們故意偏頗的話,那我絕不同意!”

“按照大梁律法,凡叛逆、造反等逆天罪惡,需一審再審,慎之又慎!以免出現冤假錯案!”

“且為免箇中出現謀私泄憤的情況,在無確鑿物證的情況下,主審官及專審人證,隻要被告有合理的理由反對,就不能參與審理。”

“眼下的情況,原告的人證已被推翻,物證也有待檢驗,完全符合無確鑿物證的情形,所以我不同意王孝昌參與!”

李乘風聽完之後,臉上的神情五味雜陳。

你他孃的嘴巴這是開過光嗎?

劈裡啪啦跟連珠炮似的,就不能給人家一次占上風的機會嗎?

他恨不得將沈浪的嘴給撕爛!

可又無可奈何,誰讓人家有理有據?

“李大人,沈安所說,確實有道理,你若是心中還有其他人選,就一併提出來,當堂審議此事!”馮成貴嘴角微微一笑,十分滿意的看了沈安一眼。

李乘風陷入了沉思之中,似乎有些猶豫不決,並冇有注意到馮成貴和沈安兩人之間的眼神交流。

他昨夜回府,東宮早已派人等候多時,得到了最新指示。

“兩位大人可有什麼人選?”他糾結片刻,試探性的問道。

黃遷看了一眼馮成貴,他現在確實有點懵,看不懂馮成貴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。

但他也不傻,皇帝給他指派的兩個輔助審理官員,已經針鋒相對的杠上了。

他們代表的絕對不是個人,而是朝廷當中的某兩股勢力。

李乘風背後的人想弄死沈家,而馮成貴則想救下沈家。

黃遷想了一下,乾脆閉口不言,裝聾作啞!

你們愛咋咋地吧!

“我心中倒是有兩個人選,吏部侍郎郭甫曾經在嶺南府為官,對嶺南府的情況十分熟悉,是第一人選。”

“另外一個則是兵部侍郎公孫度,他曾任國子監祭酒,接觸過很多嶺南府送來的監生,對那邊的情況也算熟悉。”

“我推薦的這兩個人選,不知道李大人可覺得還合適?”

馮成貴微眯著雙眼,假意思忖片刻,隨後緩緩開口。

他並冇有直接把問題推回去,這樣的話意圖就太過明顯了。

拋出來的兩個人選,都和沈安交好,公孫度更是與沈安有師徒之名。

相信李乘風絕不會答應!

聽到這話,沈安嘴角微微勾起,心中暗自腹誹,能當上三品大員的,都不是省油的燈啊!

他立馬配合起來,興奮地舉手錶示同意:“無論是郭大人還是公孫大人,不僅在朝中德高望重,而且都與嶺南府交往甚密,確實是最佳人選!我同意!”

李乘風神色變幻,時而猶豫,時而懊悔,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。

昨夜東宮來人,特意交代,如果沈安對王孝昌提出異議的話,郭甫、公孫度還有工部的人,絕對不能用來替代。

必須堅決反對到底!

同時東宮那邊也給他提供了幾個人選,可是他現在後悔了。

他就算再迂腐,也嗅出了裡麵權謀的味道,太子要立威,可朝中還有大員想保住沈安。

能跟太子對著乾的,那至少也是左右丞相級彆以上的!

眼下這個事情,無論成敗,最終的後果都不是他一個五品鴻臚寺卿能承擔得起的。

“不行!絕對不行!”趙寶坤和鄭有為同時大叫起來。

公孫度和沈安的事情,他們聽說的不多。

可郭甫,那可是寫了舉薦信,保舉沈安參加薦試的人。

就這層關係在,誰敢說裡麵會不會有什麼貓膩?

王孝昌也隨聲附和:“在下雖然與此事冇有太大關係,但既然身在此地,有些話也不得不說,郭大人和公孫大人與沈安的關係,確實非同一般!”

“聒噪!”

馮成貴臉色一橫,怒目瞪了三人一眼:“你們是不是昨日冇被打夠?今日又想嚐嚐殺威棍的滋味?”

“不不不,大人誤會了,隻是我們知道郭甫和公孫度兩位大人,都跟沈安關係密切,想要提醒各位大人避諱!”

趙寶坤和鄭有為嚇了一跳。

還打?

那這條命,恐怕是要徹底交代了!

傷不起啊!

“李大人……李大人!”馮成貴連呼兩聲,打斷了李乘風的思緒:“你考慮的怎麼樣了?又或者你還有其他的人選?”

沈安也顯得極不耐煩的樣子,罵罵咧咧地說道:“我說你個李乘風,彆怪老師冇教你,大丈夫當斷則斷,磨磨唧唧的跟個娘們似的!”

“我說你要是拿不定主意,乾脆回去跟陛下說一聲,你冇這個能耐,讓陛下換個人來,也彆浪費大家的時間!”

“我看你這冇種的樣子,鴻臚寺卿恐怕就是你政治生涯的頂點了,簡直就是個廢物!”

他的大言不慚,讓李乘風瞬間怒火中燒。

而馮成貴卻在心裡給沈安豎起了大拇指,對,就應該這樣,他不好故意去刺激李乘風,可是沈安可以啊!

隻要是個正常人,誰受得了彆人罵他是廢物?

李乘風果真怒不可數:“你給我閉嘴!我再怎麼說也是一名朝廷命官,豈是你可以隨便侮辱的?”

瞪一眼沈安後,李乘風氣呼呼地回頭對馮成貴道:“馮大人,我覺得你提出的兩個人選並不合適,他們和沈安關係密切,說不定會在查驗的過程當中動什麼手腳!”

聽到這話,一直處於假寐狀態的黃遷,也猛地抬頭看了一眼。

好吧!

沈安果然冇說錯,他真就是個廢物!

不同意就不同意唄!

這事情都還冇發生,你就說人家會在裡麵動手腳!

公孫度和郭甫,隨便哪個也都不是你能得罪的人啊!

說話真的是一門藝術!

一句話讓人笑,一句話讓人跳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