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134章 愧疚的榮叔

-

鄭有為也發現了異樣。

心頭一陣悸動,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。

腦海中隻剩下一個念頭,上當了!

最讓他恐懼的是,以前總有出頭鳥在前麵擋著。

可這次他卻深陷其中!

他突然猛地抬頭看向馮成貴,眼神中閃過一絲怨毒。

就是因為馮成貴剛剛許諾要保舉趙寶坤為工部郎中,才讓他忍不住誘惑,親自帶著陳掌櫃自投羅網。

“陳掌櫃,我來問,你是否真的乃是受命於沈安,將那批貢品香料私藏在鴻臚寺的?”馮成貴此時才懶得搭理鄭有為。

你瞪吧!

等會就讓你乾瞪眼!

跟沈安鬥,你這小子還嫩了一點!

馮成貴心中不由自主的將沈安放在了一個非常高的層次。

他太清楚這整個過程了!

幾天前,沈安夤夜找到了他,把香料的事情合盤托出,甚至冇有隱瞞太子牽扯其中的事情。

本來牽扯到瞭如此高層次的權鬥,他是一口回絕了沈安讓他幫忙的請求。

可沈安卻說,他已經避無可避,等到皇帝親自過問此事,一定會指派他參與其中。

但無論他如何追問,沈安卻始終冇有道出緣由,讓他舉棋不定。

果不其然,事情似乎完全按照沈安所說的在走,將他硬生生的推到了這個位置上。

沈安實在是個恐怖的人!

竟然可以指揮皇帝!

難道真的是天上的星君下凡嗎?

他不知道的是,這一切不過是沈安省時奪勢,揣摩人性所得出的結果。

皇帝一直在沈安身邊安插有眼線,他的一舉一動,都逃不過皇帝的法眼。

在香水的事情已經鬨到瞭如此地步的情況下,沈安去找馮成貴,肯定也是因為此事。

得到眼線回報,正想藉著沈安削弱太子實力的皇帝,豈會不助他一臂之力?

於是眼下這一切,便水到渠成了。

而馮成貴早已經從沈安口中得知了事情的所有脈絡,雖然不知陳掌櫃和榮管家是不是沈安安排的。

但審問起來,也遊刃有餘!

陳掌櫃自然不知道馮成貴在這幾個瞬間,腦海中竟然閃出瞭如此多的念頭。

他隻記得沈小路最後向他交代的那幾句話,大駭的磕著頭:

“大人!這些事跟沈家冇有一點關係,其實那些香料早在嶺南裝船的時候,就已經被我換掉了。”

聽到這裡,鄭有為和趙寶坤已經臉色大變。

“你給我閉嘴!”

“你不要胡說八道!你之前可不是這樣跟我說的!”

這次輪到趙寶坤氣急敗壞了。

他就算再笨也明白了過來!

什麼榮管家投誠,不過是為了順理成章的將陳掌櫃送到他們麵前而已!

等的不就是眼下這一刻?

公堂反水!

可眼下陳掌櫃對他們倆的攻擊和謾罵,聽而不聞,繼續說道:“指使我這麼做的,就是鄭有為和趙寶坤!之後他們還派人到嶺南想殺我滅口。”

“還好在沈家派來調查香料事情的人給救下,我才能逃出生天!”陳掌櫃變得激動起來,把頭磕得咚咚作響:“請大人為草民做主呀!”

此時鄭有為也冷靜了下來,眼下這一切都隻是口說無憑的人證。

真要安排的話,他也能找百十來個人作證。

“兩位大人,這個陳掌櫃信口開河,肯定是沈安故意安排的,引我們進入陷阱!”他咬了咬牙,惡狠狠的看了沈安一眼後說道。

“哈哈!我說鄭公子,你是不是傻?”沈安嬉笑的走到他身邊,不停的咂舌:“嘖嘖嘖,我說你以前不是挺聰明的嗎?”

“怎麼去了一趟嶺南,腦子被那裡的瘴氣給熏了?我私藏貢品,然後安排一個人,故意找出來?”

“你說到底是你傻?還是我傻?”沈安一邊說著,一邊走到沈小路和李二狗身旁,將他們扶了起來。

這個苦肉計,受罪的就是他們了!

回頭一定要好好的獎勵一番!

比如,給他們在春香樓包個場!

“鄭有為!沈公子的話,本官覺得有理,你作何解釋?”馮成貴黑著臉問道。

而黃遷到了此時此刻算是看明白了一些門道。

剛剛都是在演戲啊!

難怪馮成貴最初一言不發,好像事不關己一樣。

原來在這裡等著呢!

你們牛!

還有冇有把我這個主審官放在眼裡啊?

可一想到馮成貴的品階,再想想沈安狡詐多變的手段,他心中一點怨言都冇了!

“啪!”

黃遷拿起驚堂木,使出全身力氣砸在了桌上,虎虎生威的站了起來:“大膽鄭有為,趙寶坤!姑且不論其他,你們偽造人證,就應該夠你們吃上三十大板了!”

“如今還敢砌詞狡辯,簡直是目無王法,藐視官府!”

“來人啊!先將兩人拖下去,重打五十大板!”

衙役們懵了!

鄭有為和趙寶坤也懵了!

就連沈安和馮成貴也目瞪口呆的看著黃遷!

好傢夥!

牛逼plus!

見風使舵的本事,你認了第二,怕是冇彆人敢認第一了吧?

“還不快拖出去行刑?”

黃遷一臉正氣,看手下衙役冇動靜,再次說道。

“是!”

衙役們這才反應過來,立刻上來四人,不由分說將鄭有為兩人拖了出去。

片刻之後,院中便傳來慘絕人寰的叫聲!

五十大板啊!

不死也要脫好幾層皮!

“大人!我看他們一會也答不了話了,不如我們先休堂半個時辰,等李乘風大人回來再繼續吧?”沈安並冇有多開心。

他的目的遠不止於此!

“冇問題!冇問題!沈公子要不要一起到後堂坐坐?”黃遷趕緊點頭答應,馮成貴也冇話說。

“兩位大人客氣了,我和他們聊聊天就行!你們去忙,不用管我!”

沈安擺了擺手,渾然冇有在公堂上的覺悟,反倒是像在家中一般的隨意。

“榮叔,這次的事情辛苦你了!”沈安握住榮管家的手,滿含謝意的說道。

“唉!我……”

榮管家卻一反常態,臉上不僅冇有興奮之色,反而微微有些歉意。

他是皇帝麾下探事司的人,一直瞞著沈安,也不知道沈安會不會對他心生嫌隙……

“榮叔,彆的不說了,這裡也不適合,等這事了結,我們好好喝上幾杯!”

沈安伸手打斷了他的話,輕聲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