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味道!跟我這瓶子裡的東西一模一樣!”

“好香啊!而且香味似乎十分持久。”

“對啊!可是香料怎麼可能是水一樣的呢?這讓我們拿回去怎麼點?”

一時間,各國使節都沸騰起來!

沈安笑了笑。

一群冇見過世麵的傢夥。

他拿著皮囊又噴了幾下,開口道:“各位大人,這是我們沈家曆經幾代人,才研發出來的新型香料。”

“香料是采用鮮花為主料,並將各種上等香料研磨成粉,經過極其複雜的工藝融合到清水之中,製作出來的。”

“相比起以前點燃的方式,這種香料可以更好的將香味留住,而且使用方便,是居家出門必備之物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……”沈安賣了個關子,話到一半,手中換了一個皮囊,朝著都是男人的使節們詭異一笑。

他最擅長的是吊人胃口!

本來這種新型香料已經好處多多了,還藏著掖著一個最重要的。

還有那猥瑣的笑容,怎麼看都讓人有一種罵人的衝動!

你他孃的趕緊說!

各國使臣一個個翹首以待,就連梁帝的目光也瞥了過來。

“這種香料,我稱它為香水,它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將各種香料柔和在一起。”

“剛剛那種味道的是非常普通的玫瑰花瓣和檀香組合而成,我現在手中這種就厲害了!”

“迷迭香和百合花,各位大人都聽說過吧?還有蘇門國依蘭香,都知道有什麼效果吧?”

沈安繼續賣著關子。

在座各位眼裡的光芒更亮了!

催情!

尤其是迷迭香和依蘭香,那可是傳說中的催情聖物!

不僅香氣獨特,而且搭配之下,對魚水之歡有著神奇的輔助效果。

五分鐘可以變成兩刻鐘!

“這是好東西啊!以前迷迭香和依蘭香要分彆點燃,要真的像他說的,融合在了一起,豈不是噴一下就行?”

“這算什麼,關鍵是能用省下不少這兩種香料,以前要分彆點一根,卻隻能用一晚上,我看這一個皮囊,用十次也足夠了!”

“好東西啊!我今天晚上就要先替我們國主試試!”

有人已經開始翻箱倒櫃,在眾多的國禮中搜尋起來。

東西也很好找,沈安在瓷瓶上都讓人篆刻了用料。

很快便有人揮舞著瓷瓶,興奮的叫了出來:“我找到了,我晚上也要去試用一下!”

瞬間,陳設十分莊重的鴻臚寺正堂,一下子變樣了。

其樂融融!

歡聲笑語!

形勢一片大好!

鴻臚寺卿微微皺眉,這他孃的算怎麼一回事啊!

好好的使節大會,怎麼跟青樓一樣……

咱也冇準備姑娘啊!

“咳咳~~~”

梁帝輕咳兩聲,笑著說道:“各位使節,沈安的解釋,你們可滿意否?”

“滿意!”

“很滿意!”

“非常滿意!”

各國使節都點頭如搗蒜。

這玩意帶回去,自己留一點,其他的上供國主。

大家都高興!

看到這千載難逢的畫麵,梁帝也是龍心大悅,不過臉上卻依然是那副神秘莫測的笑容。

“既然大家都滿意,朕也就放心了!”

“鴻臚寺繼續主持接下來的大會,和各位使節將明年兩國之間的邦交政策確定下來!”

梁帝說完之後,便在一陣高呼聲中,龍行虎步的退出了鴻臚寺正堂。

四大皇商也在鴻臚寺官員的安排下,分批離開。

誰也冇注意到,王孝昌轉身之際,臉上那一抹詭異的笑容。

“小安,香水的事情,我怎麼……還是有些忐忑……”沈大福輕聲耳語。

事情的進展似乎太過順利!

王孝昌並冇有當場發難,甚至連一聲質疑都冇有。

他在等什麼呢?

“放心吧,爹!香料的事情纔剛剛開始!你現在就搞得這麼緊張,等到真正針鋒相對的時候,那不得被嚇死?”

沈安漫不經心的回道,說起話來底氣十足。

他走出正堂,直奔廣場的西麵而去,沈大福此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,隻能把沈家的命運交給自己這個兒子。

“小公主!”

“婉兒姐姐!”

廣場西邊的角落裡,歐陽婉兒撐著一把油布傘,守護在皇甫煙雲的身旁。

“哥哥你可來了!這裡無聊死了!一點都不好玩!你答應過我,要帶我再去放風箏的!到底什麼時候呀?”

皇甫煙雲撅著嘴,她對這裡的東西一點興趣也冇有,要不是因為沈安叫她在這等著,恐怕早就跑冇影了。

她嘟嘟囔囔,嘴裡劈裡啪啦,叉著小腰的樣子,煞是可愛!

沈安把她叫來,可不是想利用她什麼,隻是單純的做了一個小玩意,想送給她而已。

他現在也冇膽量,在梁帝的眼皮子底下利用皇帝的女兒。

這不僅會適得其反,甚至會萬劫不複!

“小公主,你彆生氣!我給你做了一件可好玩的東西!”

沈安朝著身後的十三招了招手。

十三立刻解下了背上的包裹,從裡麵掏出了一個尺許來長的木板,有些依依不捨的遞了過去。

沈安正準備教皇甫煙雲怎麼玩,身後的沈大福突然想到了什麼,猛地拍了一下額頭後,扯了扯他的衣服。

“忘了跟你說件事,之前我遇上了靖安王世子,他說讓你有空過去找一下他。”

差點把這事給忘了!

現在是關鍵時刻,若是能夠得到皇甫仁軒的幫忙,說不定接下來的事情還能更順利一些。

沈安皺了皺眉,隨後捧著小公主的臉,說道:“我讓十三哥哥教你怎麼玩,我還有點事,過幾天我再通知婉兒姐姐帶你去放風箏!”

說完也不等皇甫煙雲同意,跟歐陽婉兒打了個招呼,便隨著沈大福在人海之中,搜尋起皇甫仁軒來。

這個靖安王世子給他的印象挺不錯的,這次主動提出找他,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