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日漸東昇,巳時一刻。

隨著一聲震天的鑼響,浩浩蕩蕩的各國使節隊伍,在禁軍和護衛的簇擁之下,走進了鴻臚寺。

“參見大梁國皇帝陛下,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每年的使節大會,梁帝都會親自參與。

他此時高坐龍椅之上,俯瞰下麵的使節朝拜,臉上微微帶著笑意,心中卻是五味雜陳。

這可不是萬國來朝!

反倒其中幾個,是來要跟他談條件的。

“諸位使節平身!”他揮了揮手道。

隨後鴻臚寺卿便開始主持儀式,一番長篇大論,無非就是邦交的重要,和平的重要。

“宣大梁皇帝聖旨!”

“天之大,容有萬國,地之廣,承有萬物……”

等他宣讀完畢,使節隊伍便分成了兩批,身穿官服的入內,商賈在廣場上忙碌擺起了展台。

四大皇商則在內務府的引領下,分批進入正堂。

“諸位使節不遠萬裡前來大梁,這些國禮,請諸位代為轉達各國陛下。”

鴻臚寺卿隨手示意,內務府太監麻溜從四大皇商帶來的人手中,將包裝好的禮物送到各國使節手中。

大梁雖然兵弱,但卻占據著最肥沃的土地和資源,不是周邊國家能比的。

“謝皇帝陛下恩賜!”各國使節齊聲高呼後,便紛紛開始拆封。

說是要轉達各國陛下,可誰敢不檢查一下?

萬一裡麵是有毒的玩意咋辦?

“咦?這小瓶子裡是什麼東西?”

有人皺眉問道。

“我這裡也有,好香啊!”

“怎麼冇有我們要的香料?”

穿著滿身裘皮,頭戴皮帽的北夏國使節大聲吼了起來。

北方蠻族建立的國家,分彆有北夏、西魏、泉海國三國。

其中又以北夏和西魏最強,之前入侵雲州的便是北夏。

這些北地蠻族國家,雖然已經吸收了部分大梁的農耕技術,並逐漸朝這個方向發展。

但寒冷的天氣下,不得不穿著厚重的皮衣大襖,這讓他們每人身上都有一股極重的體味。

民間交易的香料,在兩國互市之下,自然可以滿足一些需求,但皇族和那些權貴,怎麼可能也用普通香料。

所以每年北地三國使節,在國禮的要求上,都會對香料有大量的需求。

鴻臚寺卿皺眉看向了沈家眾人所在的方向:“沈大福,你們負責的國禮當中難道冇有香料嗎?”

沈大福剛想上前,衣服被人從身後拉住了。

不用看,他也知道一定是沈安。

“回大人話,我們沈家準備了上好的香料,都在那些國禮之中。”

“不過今年的香料和以往有所不同,所以纔會讓各位使節有些疑惑。”

“不如讓草民給他們講解一番如何?”

沈安淡定自若的走了出來,先是拱手向梁帝參拜,然後開口詢問。

那些使節紛紛將目光投了過來,如狼似虎!

不得不說,大梁在諸國中的地位實在不怎麼樣!

一聽國禮有變動,本來還謙恭有禮的使節們,立刻翻臉了。

“大梁皇帝,你這是什麼意思?難道你們冇有按照我們國主的清單準備國禮嗎?”

“豈有此理,我們千裡迢迢而來,是為了兩國邦交,大梁國竟然毫無禮儀,戲耍我等,回國之後我定要上稟國主,與大梁重開兵鋒!”

“你們到底什麼意思?難道是想讓我們的鐵騎橫掃你們的邊境嗎?”

……

威脅之詞,虎狼之意,直衝雲霄!

鴻臚寺卿嚇得滿頭大汗。

這還得了!

他負責主持邦交事務,若是因為一場使節大會,搞得附近諸國都像大梁發難,他的人頭還能留下?

“沈大福!”

“你是在找死嗎?連國禮都敢隨意更換?”

“來人啊!將沈家一乾人等打入大牢,等候陛下發落!”

梁帝卻是不急,淡然一笑,朝著已經衝進正堂的甲士擺了擺手。

“先退下去!”

“各位使節,你們先等這位沈公子把話說完如何?他不是要給你們一個解釋嗎?”

“倘若他的解釋,你們不滿意,朕一定會給你們滿意的答覆。”

話音落下,鬨鬧的正堂,議論聲立刻小了許多。

再牛逼,人家也是個手握生殺大權的皇帝。

北夏國使節手按胸口,躬身說道:“既然大梁國陛下這樣說,那我就洗耳恭聽了。”

“不過,還望陛下記住剛剛的話,否則兩國若是發生什麼不愉快,陛下要承擔所有責任。”

“嗬嗬,這個當然!”

梁帝點頭,隨後看向沈安伸手示意:“你可以繼續了!”

看到這個畫麵。

那些使節倒是翹首以待,可是鴻臚寺的官員和其他人,卻都有些懵了。

以往梁帝對外一直十分軟弱,一萬個不願意輕動兵戈。

所以每年的使節大會都會親自參加,以示重視。

且對各國使節提出的要求,隻要不是特彆過分,都會一一答應。

今天這是怎麼了?

竟然替一個商賈說情,還大包大攬的為沈安承諾!

難道說皇帝和沈安有什麼關係不成?

眾人皆惑,沈安卻心如明鏡,因為他從梁帝揮袖間聞到了一股獨特的香味。

梁帝早已經得到了香水,並提前驗證了香水的好處!

否則也不會如此淡定!

至於香水是如何擺在梁帝麵前的,他也早有了定論。

榮家有內鬼!

此刻沈安也不耽擱,朝著一眾使節拱手後,手中多了一個隻有兩個拇指大小的皮囊。

“我想先請問一下各位大人,你們提交給大梁的清單之中,對於香料,除了說明是上等香料之外,可有特指是什麼香料嗎?”

這……

各國使節都被問住了。

不是他們不想搞明白,實在是大梁搞出來的香料品種太多了。

什麼綺羅香、紫檀香……數不勝數。

每種都有品質上等的。

他們的清單中,纔會比較籠統的給出“上等香料”的定義。

至於到底是特指什麼香料,還真冇有刻意說明。

“既然各位冇有特指,我們大梁用最新研發出的上等香料,作為國禮,有何不妥呢?”

沈安笑著說完,突然揮手,同時用力一捏手中的皮囊。

頓時,一股清香,伴隨著從皮囊最頂部精細縫合後的小孔中,噴射出的水霧,瀰漫開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