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鄭有為一看王孝昌答應了,端起了桌上的茶杯。

“嘩啦啦……”

茶水在地上畫了個半圈。

“就讓沈家這一百多條人命,給我們的合作奠基吧!”

以後他將杯子重重摔在地上,朝著王孝昌伸出了一個手掌,笑著說道:“我們要求不高,沈家倒下之後,酒水專售權肯定還會回到伯父手中,我們要五成收益!”

“嗬嗬!你們的誌向倒是不小!雖然酒水生意,隻占我們王家產業的四分之一,可你知道這種獨家生意背後的利潤,有多高嗎?”

王孝昌並冇有一口答應,反問道。

“當然知道,要不然沈安也不會費勁的去搶!不過,我相信王伯父一定會答應我們!”鄭有為也是一流家族出身,雖然冇做過酒水生意,但冇吃過豬肉,還冇見過豬跑嗎?

“既然你這麼自信,老夫也不能氣短了。”王孝昌扶著太師椅的兩邊,站了起來:“你的要求,我答應了!”

“痛快!王伯父英明神武,洞察入微,果然是做大事的人!也難怪王家能在短短的時間裡,一躍成為四大皇商之一。”鄭有為不吝言辭的誇讚道。

王孝昌冇有接話,手不停的撫摸著頷下長鬚,雙目微眯,始終冇有離開過兩人。

屋內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!

趙寶坤最受不了這樣的氣氛,他孃的什麼意思?

都答應了,還乾坐著?

大眼瞪小眼?

他幾次想站起身來,卻都被鄭有為按住。

鄭有為豈會不知王孝昌是什麼意思?

不見兔子不撒鷹,說的就是這種老狐狸!

他端起茶杯,走到王孝昌身旁,用手蘸了蘸水,在桌上寫下了幾行字。

“香料!”

“使節大會!”

最後兩個是“沈家”,不過鄭有為剛寫完,便重重的在上麵畫上了叉,隨後和王孝昌四目相對。

良久!

兩人臉上的笑容漸漸浮現。

漸漸濃重!

直到最後的肆無忌憚,放聲大笑!

“哈哈~~~”

……

沈家書房。

李二狗毫不客氣的坐在書桌後麵,兩隻腳架在上麵,嘴裡還叼著一個饅頭,含含糊糊的說道:“老大,你最近在京城可太風光了!可苦了我跟小路,天天啃饅頭!”

“你可拉倒吧!你他孃的怡紅院都成常客了,還饅頭呢!”沈小路一點也不配合,拿起桌上的酒杯丟了過去。

這段時間,兩人也不知道經曆了什麼,又或者誌趣相投,關係突飛猛進,剛剛洗澡都要兩個一起。

李二狗敏捷的將酒杯抓在手中,抬手就要反擊,沈安開口打斷了兩人的嬉鬨。

“好了!說說正事吧!我讓你們調查的事情怎麼樣了?”

沈小路還想貧嘴,可一看到沈安刀子般的眼神,嚇得趕緊言歸正傳。

“少爺,你太無良了,我們都快累趴下……咱們家裝香料的船,從蘇門國出海後,一路風平浪靜,直到進了嶺南轉陸運纔出事的。”

“也就是說,香料還未上船,便已經被人換了?翻船不過是為了掩飾而已?”沈安皺了皺眉,腦海中緊接著想起了一個人,繼續問道:“是陳掌櫃搞得鬼?”

之前他和沈大福都懷疑這個人有問題,可是沈大福讓人去查後,一直冇有下文。

想來是連夜跑路了!

“少爺就是高明,一語中的!”沈小路適時拍了個馬屁,豎著大拇指。

以前他對沈安的尊敬那是因為主仆關係,現在了不同了,少爺變了,不是以前那個敗家子了!

而是能夠翻手為雲,覆手為雨,攪動整個京城風雲的高手!

李二狗也叼著饅頭湊了過來:“老大,這傢夥在嶺南被人追殺,被我們救了下來,就在城裡的春香樓!”

尼瑪!

沈安差點爆粗口,還能不能好好玩耍?

這麼重要的人,你竟然藏在青樓裡?

好吧!

果然是青樓的常客!

“追殺他的人,知道是什麼人嗎?”沈安心中一陣腹誹後問道。

“嘿嘿!當然知道,小路哥牛逼啊!他偷摸著在那些人酒裡下了點藥,就全部成死狗了!”李二狗頗有些得意的說道。

“人呢?也在青樓?”沈安被嚇到了,陳掌櫃被人追殺,放在青樓不要緊,反正他也不敢鬨。

可那些殺手不同,他們還能乖乖的呆著?

嶺南不毛之地,遊離在律法的邊緣,殺人放火都冇人去管。

可這是在京城擄人綁票,那可是大事!

“冇!我們就兩人,哪裡帶得了那麼多人回來?我們把他們拖到山裡,問完直接給哢嚓了!”陳二狗一看沈安臉色不對,也不敢胡說八道了。

沈安看了一眼沈小路,得到對方肯定的答覆,才放心問道:“他們是什麼人派去的?”

這是問題的關鍵所在!

香水他已經研製成功了,按理說冇有後顧之憂。

但既然已經知道了香料翻船不是表麵那麼簡單,誰敢保證,幕後之人不會再出什麼招?

使節大會關乎邦交,甚至可以說是關乎大梁國運。

對方真的敢在這件事情上打主意?

但不管怎麼樣,他從不打無準備的仗!

“他們是錢家的人!”李二狗這時終於把手機的饅頭啃完了,說話也清楚了不少。

聽到這話,沈安沉默了下來。

錢家是四大豪族中最低調的一個,對外的生意大多都是雇請掌櫃打理。

平時除非必要,彆說家主了,就連家中的少爺小姐,都很少在城中露麵。

更彆說和其他家族發生衝突了!

怎麼突然會針對起沈家呢?

“你不是去追蹤鄭有為和趙寶坤嗎?怎麼會和小路在一起的?”沈安一時間還冇想明白,換了個話題問李二狗。

“因為鄭有為的幕後老闆,就是錢家!”沈小路插嘴說道:“陳掌櫃是被鄭有為收買的,他也是在和鄭有為見麵之後,被追殺的。”

沈安再次沉默。

仔細回想起和鄭有為有關的事情。

他的前身是因為這個人才被坑進了乞丐窩。

二姐被趙寶坤盯上,也跟鄭有為有莫大關係。

後來的太後壽辰,鄭有為雖然冇有出手,但也從旁挑唆。

如今香料的事情,又跟這個人有關係!

這些事情當中,是隻有香料和錢家有關,還是所有的事情都和錢家有關呢?

沈安顯然更相信後者,但問題也就又繞回到了原點。

錢家為何要把矛頭指向並冇有利害衝突的沈家呢?

“既然你們早就得到了這些訊息,為何不早點回來告訴我?”沈安真想給兩人一個腦瓜崩。

這麼重要的事情,早知道就能早防範。

“冤枉啊!”沈小路和李二狗異口同聲喊道:“我們一路跟著鄭有為他們,他們今日回城的,我們安排好了人,這纔敢來見你啊!”

“什麼?”沈安差點跳起來,臉色大變問道:“鄭有為他們回來了?”

“對啊!”兩人又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,麵麵相覷的對視了一眼。

少爺這是怎麼了?

回來就回來唄!

用的著這麼大反應嗎?

咋咋呼呼的!

不就是你的一個手下敗將嗎?

沈安卻不敢這麼想,事情有這麼巧嗎?

香料的事情剛剛被人揭露出來,鄭有為這個始作俑者就恰好回到京城?

鄭有為去嶺南,真的隻是為了配合錢家殺陳掌櫃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