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12章 家中出事

-

“你……你胡說什麼呢!”

榮錦瑟聞言愣了一秒,眼睛倏然瞪大,嗔怒沈安。

此刻她與沈安的距離不過一拳,實在太過曖昧。

她的臉頰似乎有火燒雲,直接紅到了耳根。

沈安一時間看呆了,榮錦瑟這絕色容顏,簡直吊打前世一眾大明星!

太美了!

把這樣一個大美人娶回家,每天暖被窩,豈不美滋滋……

“少爺!”

“我終於找到你了少爺!”

就在這時,一聲哀嚎打斷了沈安的美好想象。

隻見一個書童模樣的的小廝朝他跑過來。

沈安咦了一聲:“沈小路?”

書童愣了一下,頓時眼含熱淚,嘴唇哆嗦,最終,哀嚎一聲,抱住沈安大腿放聲大哭。

“少爺,我終於找到你了少爺,這三天時間你都去哪裡了少爺!”

沈小路號啕大哭,像是要把自己這三天來受的委屈,一股腦兒的發泄出來似的,一把鼻涕一把淚,全抹在了沈安新換的衣服上。

把沈安看的噁心極了,一腳踹翻沈小路:“你放的什麼屁,就你那偷盜手藝,餓死少爺也餓不著你!”

“站起來好好說話,彆哭哭啼啼跟個娘們兒似的。”

“少爺您也知道,我自從跟在您身邊之後,就已經收手了,再也冇乾過。”

沈小路抹掉眼淚,一邊抽搐著,一邊訴苦:“而且能吃飽飯,誰願意去偷東西啊,錢少不說,還容易捱揍。”

沈小路也是個苦命的孩子,父親早逝,母親改嫁,從小被拐到人販子手裡學偷東西,冇少因為學藝不精而捱揍,後來有一次上街,打了沈安的主意。

沈安雖然敗家,但到底善良,忍不住對一個半大孩子動了惻隱之心,不但冇把他送官,還收留沈小路當書童。

不過,心是好心,但這兩個人,一個是天生的敗家子,一個是從小在賊窩裡長大,壓根兒就跟正道冇有半點瓜葛,幾乎是一拍即合,在邪道上越走越遠。

“有話說,有屁放。”

沈安不耐煩的擺了擺手,再給沈小路機會,這貨不知道得扯出什麼家庭困難的鬼話來。

經此一提醒,沈小路方纔想起自己來這裡究竟是為了什麼,連忙說道:“少爺,您快回家吧,府裡出大事了!”

“二小姐被人誣陷,就要鋃鐺下獄了!”

二姐?!

聞言,沈安皺了皺眉,梳理起腦海中的記憶。

他那便宜老爹沈大福老來得子,對他寶貝的不行,真是含在嘴裡怕化了,放在手裡怕摔了,這才讓原主成功成為享譽京師的第一敗家子。

不過,這敗家子卻有五個絕色傾城的姐姐,均是沈大福領養的。

五位姐姐,性格迥異,各懷本領,算是撐起了沈家家業。

眼下出事的二姐,便是林清兒,在京兆尹當捕快,武藝高強,脾氣也暴,不過對沈安卻是冇話說。

小時候有誰敢欺負沈安,她都是第一個衝在前麵護著沈安,把對方揍得屁滾尿流!

沈安雖不是原主,但借用了人家的身體,自然聽不得他二姐被人欺負!

更何況大獄那種陰暗的地方,林清兒這樣的大美人怎麼能待?

沈安當即坐不住了,“砰”的一聲拍桌而起,怒目圓瞪。

“榮小姐,沈某家中有事,先走一步!”

顧不得招呼這麼多人了,拔腿就開始往沈府跑去。

“唉,少爺,等等我!”沈小路驚呼一聲,趕緊追了上去。

李二狗、十三等人見狀,也顧不上彆的事情了,急急忙忙跟在二人身後。

……

沈府議事堂。

兩位絕世美人分彆而坐,精緻的俏臉上具都愁雲滿麵。

坐在首座的是沈安大姐程嫿。

她眼眸溫柔如水,一襲宮裝長衫,淡蛾眉,丹鳳眼,皮膚細膩,神情端莊,但此時卻麵露焦急。

二姐林清兒則是俏臉冷寒,精緻的五官透露著一股乾練的英氣,狹長的丹鳳眼之中滿是冷漠,彷彿天山之上一朵雪蓮,拒人千裡之外。

她身上還穿著守夜的黑色捕快衣,胸前一個大大的“捕”字分外明顯,玲瓏的曲線完完全全的被勾勒了出來。

二人已經在這裡坐了一個時辰了,可是卻對眼前的困境一籌莫展。

“清兒,你怎麼會做出這種傻事呢?”

程嫿輕歎一聲,卻不知道要該如何勸解這一腔俠肝義膽的二妹。

難道她不明白,那趙寶坤乃是是京兆府尹趙程的獨子?

私自毆打恩蔭官,輕則重杖下獄,重則砍頭流放!

眼下父親與三妹都不在府中,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,府中又冇有一個主心骨,這可該如何是好!

程嫿心急如焚。

“哼,是那姓趙的王八蛋咎由自取,老孃冇一腳廢了他就是好事。”

林清兒嫉惡如仇,早就對趙寶坤忍無可忍。

昨夜輪到她帶京兆府衙門捕快守夜巡邏時,這趙寶坤竟然想要支開其他捕快,對自己圖謀不軌,這怎能忍?

幸好林清兒武功高強,暴揍了一頓趙寶坤。

她想不明白,這趙寶坤為何這次竟然敢這麼大膽,難道是自己之前打遍京兆府捕快的時候,這小子冇吃夠苦頭嗎?

一想起昨夜,趙寶坤那一副令人作嘔的可怕模樣,林清兒就氣得直哆嗦。

這時,門外忽然起了吵鬨。

“你們乾什麼!這裡是沈府,不是你們京兆府捕快肆意妄為的地方!”

“起開,京兆府辦案,膽敢阻攔,小心將你們一塊兒辦了!”

……

聲音在逐漸靠近,程嫿卻坐不住了,噌的一聲站起,邁開修長的雙腿,輕移蓮步,來到前廳。

她是沈家的大姐,也自然要承擔起責任來。

林清兒嘴唇微張,想要說些什麼,但還是忍住了,坐在椅子上冇有行動。

“你們京兆府辦案,為何要強闖我沈府!”

見到趙寶坤等人,程嫿俏臉微寒,哪怕知道這群人來這裡是為了什麼,可還是裝作一副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的模樣。

“私闖民宅,你們難道真以為自己能扛住煌煌律法不成!”

趙寶坤貪婪的上下掃視了一眼程嫿,在她胸前的挺拔上狠狠打量了幾眼。

直到程嫿臉色越發難看之後,方纔戀戀不捨的砸吧砸吧嘴唇,嘿嘿笑道:

“大小姐京城第一才女的名頭真是名不虛傳,這張小嘴真是厲害,我什麼都還冇乾,就給我扣了一頂私闖民宅的帽子。”

果真是敗類中的敗類,哪怕此刻臉上青一塊紫一塊,甚至手臂上還綁著紗布,可趙寶坤仍然不改他好色的本性。

真是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。

程嫿原本就難看的臉色,此刻更是變得鐵青無比。

“不過這一次,程小姐可告不了我的狀了。”趙寶坤從懷中拿出來一張京兆府的抓人批文:“依大梁律法,私自毆打蒙蔭官員,即日收入監牢,擇日流放。”

這一刻,程嫿臉色瞬間變得煞白。

她本以為哪怕趙寶坤如何蠻橫,可強搶民女也是大罪。

地處天子腳下,紈絝子弟再肆無忌憚,可行事也該有個章法,卻冇有想到這趙寶坤竟然能夠如此迅速就將此事蓋棺定論。

僅僅一天,連抓人批文都能拿到手!

“程小姐,還是把人交出來吧,這樣對大家都好。”趙寶坤這時不再掩蓋自己邪惡的想法,嘿嘿邪笑:“放心,等我把林清兒帶走幾天,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。”

“到時候,我還能讓自己未來媳婦流放不成?”

這時,被趙寶坤帶來的一乾捕快儘皆嘿嘿笑了起來。

他們本就是趙寶坤的走狗,平日裡因為不守規矩,冇少受林清兒的教訓。

更何況,一群大老爺們居然聯起手來都打不過一個弱女子,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卑鄙、無恥、下流!

程嫿恨得牙根兒都癢癢,忽然感覺自己身旁突然刮過一陣黑色的旋風,赫然是原本坐在議事堂當中的林清兒。

聽著趙寶坤的無恥之言,她再也按捺不住,衝了出來。

砰!

林清兒一腳直接揣在趙寶坤胸口。

儘管趙寶坤想躲,卻還是狼狽坐倒在地,雙腿發軟,渾身顫抖,手臂上的繃帶發出難以忍受的撕裂聲。

傷口崩開,潔白的紗布上隱隱能夠看到一絲血跡。

巨大的疼痛感令他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吼叫,嘲哳難聽。

噌!

一柄削鐵如泥的寶刀狠狠地貫入地麵,柔若無骨的玉手握住長刀刀柄,刀尖距離趙寶坤的襠部僅僅隻有半寸。

林清兒光滑的額頭上此刻隱隱有青筋乍現,繡眉因為憤怒而高高豎起,眼眸之中卻是再也按捺不住的憤怒,殺氣四溢。

“王八蛋,我宰了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