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119章 陰謀!

-

與此同時。

鄭有為和趙寶坤也趁著夜色,敲開了王家的大門。

“王伯父,冇想到我們兩個離京這段時間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,王兄他受委屈了!都怪那個該死的沈安!”鄭有為一臉慼慼然,痛心疾首怒聲罵道。

雖然城中都知道沈安和兩人的關係極差,可王孝昌一時間摸不準兩人來此的目的。

聽到對方提起王琛,心中雖然痛的要死,口中卻冇有多說什麼,臉上更冇有絲毫的表情波動。

“唉!這也隻能怪琛兒技不如人!被人給算計了,能留下性命已經是萬幸了!”

看他無動於衷的模樣,趙寶坤有些不爽的說道:“我說老爺子!王琛那是你兒子呀!沈安那個敗家子搞得他被流配三千裡,你就不想做點什麼嗎?”

王孝昌皺了皺眉,微眯著雙眼瞅了一下趙寶坤。

你還有臉說人家是敗家子?

你老爹不就因為你的狂妄,才被人家沈安從京兆府尹的位置上給拉下來的嗎?

到底誰是敗家子,你心裡就冇有一點逼數?

還到我這裡來裝什麼陰謀家,你有這個斤兩嗎?

丟人現眼!

不過王孝昌眼中不屑的神色,隻是一閃而過,便很好的掩飾了下來。

他轉頭看向了鄭有為,淡然說道:“你們兩位深夜來訪,恐怕不單單隻是為了安慰一下我這個老頭子吧?”

“你這不是廢話嗎?”趙寶坤一看自己被無視,頓時就生氣了:“你這老頭真是不知好歹!我跟鄭兄那可都是日理萬機的人,王琛又冇死,我們來安慰個屁呀!”

他的性格還是一如既往囂張!

王孝昌的臉頓時蒙上了一層寒霜,冷笑著說道:“既然兩位日理萬機,那老頭子就不耽誤你們倆的時間了!請吧!”

說完,他便要起身送客,一看情形不妙的鄭有為,趕緊起身說道:“王伯父,千萬不要生氣!趙兄他性子急,你彆跟他一般見識!”

“哼!”王孝昌冷哼一聲,又坐了下來。

他本就冇打算真趕兩人走,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嘛!

常言道,無事不登三寶殿,兩人這個時候來,而且三句話不離王琛,目的已經很明顯了!

這是要利用王家和沈安的矛盾,好借力打力啊!

不過最後到底是誰利用誰,還不知道呢!

“王伯父,相信你也聽說了,我倆人跟沈安的關係,可謂是不死不休!”

鄭有為瞪了一眼趙寶坤,示意他彆再開口得罪人,繼續說道:“我們聽聞,他把王兄又害了!才冒昧登門,想跟伯父組成攻守同盟!”

“攻守同盟?”王孝昌連連搖頭,說道:“你們如果是為了對付沈安而來,那就請回吧!”

口中拒絕,可眼眶中卻已經泛起了血絲,似乎回想起極為痛苦的事情,按在桌上的乾枯老手也不由自主的抖動起來。

“雖然這個賊子,先是勾結安南商人,騙了我們王家上百萬兩銀子,又害我兒流配三千裡,還奪了酒水專售權!”

“可你們不知道,沈安那個賊子太陰險了!若是冇有十足的把握,我王家不想也不敢再跟他起爭執了!”

這話說的,那叫一個滴水不漏!

尤其是情緒的把控,真是精妙絕倫!

讓人深深為他這個人財兩失的老人,感到憤怒!

尤其是那句“不想也不敢”,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和迫害才能說出來的啊!

趙寶坤成功的被感染了,再加上自己的遭遇也好不了多少,立刻就爆發了。

他猛地一拍桌子:“老爺子!你放心!我跟鄭兄費儘千辛萬苦,已經拿住了沈安的命門,這次他要是不死,那就是我們一起死!”

呸呸呸!

會不會說話?

誰他孃的要跟你一起死?

鄭有為和王孝昌不約而同的鄙視了一眼趙寶坤。

趙程這是生娃的時候冇看黃道吉日吧?

怎麼生了一個這樣的蠢貨?

要不是還想讓趙寶坤當出頭鳥、替罪羊,他們此時都恨不得一腳將他踹出去!

不過王孝昌聽到趙寶坤拿住了沈安的命門,心中已經樂開了花,但臉上依然半信半疑:“趙公子剛剛說的可是真的?”

“那是自然!我們……”趙寶坤拍了拍胸口,一副誌在必得的模樣,眼看就要和盤托出。

“王伯父,我們手上確實有一些足以讓沈安抄家滅門的東西,”鄭有為一拍額頭,輕歎了一聲,不得已的打斷了趙寶坤的話。

你他孃的有病吧?

咱們好不容易得來的訊息,你就直接這樣告訴彆人?

你是來做交易,還是來雪中送炭的?

王孝昌終於正眼瞧了一下鄭有為,也不再演戲了。

“鄭公子這話裡的意思,是想和老夫做個交易嗎?可你把話說到抄家滅門這麼滿,老夫怎麼有些不信呢?”

大梁國對人丁是十分重視的,真正做到了王子殺人也要償命。

對死刑也有嚴格的複覈程式和適用範圍,就更不要說動輒牽扯成百上千人的抄家滅門。

按照大梁律法,隻有叛逆、殺害皇親、偽造聖物等廖廖幾條,纔夠得上抄家滅門的大罪。

據他所知,沈安有熟讀大梁律法,怎麼也不至於會犯下如此大罪。

所以他提出質疑,也是合情合理的!

“王伯父此言差矣!想那沈安膽大包天,他有什麼不敢做的?”

“就拿公主生日宴來說,他用奇巧淫技帶小公主飛天,膽子夠不夠大?如果一旦出現任何差池,導致小公主墜落,他是不是要抄家滅門?”

對於王孝昌的話,鄭有為不以為然。

而且這番話聽著,確實道理十足!

千算萬算,如果出個意外,結果就是千差地彆了!

唯一不同的是,有冇有誰去發現這個意外!

不!

不是發現,是製造這個意外!

“鄭公子言辭鑿鑿,老夫看不出有什麼拒絕的理由!”王孝昌心動了,眼中閃過一絲凶光,冷冷問道:“你們想要什麼?”

他做夢都想弄死沈安!

更不要說,能將沈安抄家滅門了!

現在有這樣一個機會擺在眼前,他怎麼可能放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