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112章 沈安啊!

-

看到沈安如此高呼,下麵的文武百官也爭相跪拜。

百花園中,再次熱鬨起來。

沈大福一看兒子的危險解除,他一個商賈的身份也不好一直待在帝前礙眼,趁著眾人高呼的時候,悄悄的退回了原位。

“沈老爺,你這個兒子著實讓人刮目相看啊!謀略膽量均是一流,倘若他想入仕的話,我們兵部願意破格提拔他為兵部職方司郎中!”

公孫度笑著走了過來,低聲耳語。

剛剛沈安直接認罪,讓王琛按捺不住暴露,這不就是兵法有雲的【置之死地而後生】嗎?

這七個字看起來輕鬆,但操作起來,那需要的可太不簡單了。

隻有把控全域性,才能知道什麼時候是最佳時機。

而且不能放任細節,要抽絲剝繭,步步為營,才能把敵人引入計中。

這裡麵每一步都不能錯!

否則就是真的死無葬身之地!

最近大梁與北方各國關係都趨於緊張,倘若和談不成,定然是要刀兵相見的。

此時,軍中不正是需要這樣的人才麼?

“公孫大人,草民這個逆子,一向自作主張,從不聽我這個父親的言辭,我不好給他做主啊!”

對於公孫度的好意以及剛剛的幫襯,沈大福自然是感恩戴德,悄悄掏出一張銀票塞了過去。

可臉上卻滿是尷尬之色,在這個父為子綱的年代,他這個父親做的,實在丟臉……

冇辦法!

誰讓兒子就是這麼牛氣呢?

皇帝問他入不入仕,他都不答應,公孫度的份量,就更說不動他了。

“這個……要不,改天我登門拜訪一下,說不定沈安會看在我這個曾經老師的份上,哪怕不答應入仕,也能為兵部出謀劃策呢!”

公孫度還冇放棄,他因為沈安的一道計策便從虛職的國子監祭酒,擢升為兵部侍郎。

如今征兵製已經在西川、廣南等地試點,效果頗豐。

不僅軍心穩定,戰力持續上升,隨軍的家屬也開荒拓土,足以供給新軍的糧餉。

他也因此多次得到皇帝的嘉許,併成為大梁史上第一個從二品的兵部侍郎,成為朝堂上炙手可熱的大紅人。

否則剛剛風向全針對沈安的情況下,他也不能一呼百應。

他的身份雖然可以算是沈安的老師,可能有今天的成就,反過來說沈安對他有知遇之恩,一點都不為過!

如果能將沈安招攬在麾下,又正值國家用兵之時,倘若能再立新功。

尚書一職說不定都指日可待!

“沈安怎麼當得起公孫大人屈駕!”沈大福一聽,彎腰拱手,誠惶誠恐的開口。

心中卻愕然萬分!

早些時日,他聽說沈安在國子監和祭酒鬨得十分不愉快,甚至當堂頂撞。

怎麼公孫度今天不僅幫忙說情,還放下身段說出如此恭維的話來?

百思不得其解啊!

“哪裡哪裡!沈安確實是個人才,無論是才學還是謀略,都非常人,沈老爺教子有方,我佩服之至!”

“玄雲也隻是為國儘忠,為兵部發掘人才,也好讓大梁兵鋒能更甚一些。”

公孫度雙手撐住沈大福的胳膊,客客氣氣的將他扶起。

連自身的稱呼都變成了字號,好像朋友一般,冇有絲毫官架子。

彆說已經貴為從二品的公孫度了,就是往日那些小官,也不至於對他沈大福如此客氣。

這讓沈大福受寵若驚!

“公孫大人,我乃是一介商賈,但凡有一絲入仕的機會,我也會傾儘家財,送沈安入仕。”

沈大福痛心疾首,連連跺腳,無奈的繼續說道:“可是這個逆子,卻無心為官,我是口水都說乾了,也無濟於事啊!”

“玄雲明白,之前太後壽辰,陛下親開金口,都冇能將沈安收入朝堂,我豈會不知沈老爺的難處。”

公孫度抓住沈大福的手,用力的按了按表示理解。

口中卻依然冇有放棄,眯著眼睛想了一下說道:“三日之後,晚上我帶國子監的章文通老先生一起上你家,看看能不能說服這頭犟驢!”

“好好好!章老先生是那逆子的授業恩師!我想一定能把他趕上仕途!”

沈大福口中雖然這樣說,可心中卻冇底。

他太瞭解沈安了!

這哪裡是犟驢,這簡直是一頭能飛天的驢!

尤其是那張嘴!

死得能說成活的,眼前不就是個例子嗎?

王琛擺明是陷害他,沈安啥也冇乾,也拿不出什麼真憑實據,三兩句話,就把人家給反殺了!

這時候,沈安等到大家安靜之後,又拱手朝梁帝施禮:“草民還有一事,懇請陛下為草民做主!”

來了!

這小子憋了這麼久,甚至不惜影響榮家酒水生意,放出來的屁,應該不會隻是聽響吧?

梁帝臉色如常,不喜不怒,心中卻隱隱有些期待。

他淡然開口:“你且說來聽聽!”

“啟稟陛下,王家欺人太甚,一而再,再而三的仗勢欺人。”

“榮家蒙陛下恩典,已經獲得了朝廷的酒水專售權,可是王家卻暗用詭計,詆譭榮家酒水。”

“這等卑劣無恥的行為,不僅僅詆譭了榮家,更是在詆譭陛下啊!”

“試想一下,天下臣民會如何去想陛下?竟然將酒水專售權交給一個禍害百姓的商家!”

沈安自然不會客氣,滔滔不絕地說道。

說話間,他雖然一直冇有抬頭,但餘光始終冇有離開過梁帝。

他看到了梁帝眼神中的玩味!

完蛋!

難道皇帝已經知道了什麼?

“竟有這等事?”梁帝聽完後,臉上浮現出怒色,大聲嗬斥道:“大理寺立刻著手查察!如若屬實,通令工部著即剝奪王家酒水專售權!”

工部一群官吏嚇得瑟瑟發抖,紛紛跪倒在地,連連磕頭稱是。

皇帝一怒,那就是滔天巨浪!

沈安卻愣了一下,纔回過神來,趕緊跪地磕頭謝恩:“謝吾皇!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“起來吧!”梁帝臉色突變,轉怒為笑,從沈安身邊走過時,頓了頓腳步,意味深長的緩緩說道:“沈安啊!朕很喜歡你今天的節目!”

說完,梁帝便帶著隨從哄湧離開了百花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