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os小說 >  沈安俞 >   第105章 京都記實錄

-

與此同時,榮家。

“太後有旨,榮家之前之前督辦慶典隆重節儉,於朝有功,現有煙雲小公主殿下生誕在即。”

“著沈安攜榮家共同操辦,汝等定要秉承前事,以淫巧奇技,用最少的銀兩,辦好此事!”

一個公公抖了抖拂塵,夾著嗓子宣讀完太後口諭,留下了宴會的章程,收了好處,便揚長而去。

榮錦瑟又驚又喜,這真是好事連連!

“怎麼會這樣?我不會是在做夢吧?”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煙雲小公主是皇帝和太後最疼愛的小公主。

每年的生誕都是太後親自指定四大皇商之一為其操辦。

冇想到今天這塊餡餅竟然落到了榮家口中!

這已經不單單是賺錢的事情,更是無價的殊榮!

“哎喲!”

榮錦瑟胳膊突然刺痛,尖叫的跳了起來。

轉頭怒目瞪著身旁的沈安,嗔怒道:“你這個登徒子乾什麼啊!”

“痛嗎?”

“痛!痛死我了!”

“那不就對了,不是做夢!”

“你給我站住!”

榮錦瑟邊喊邊追了出去。

“我錯了!我錯了!”沈安抱頭鼠竄,連連求饒。

把周圍的榮管家和其他下人看得不由得發笑。

小姐變了!

以前那個冰山美人,似乎活潑靈動了許多……

“好了好了!”榮管家嬉笑著上前,拉開兩人:“你們呀!跟孩子一樣!也不怕被人笑話!”

榮錦瑟聞言,刷的一下臉紅成了蘋果。

不知不覺中,她已經習慣了被沈安調笑和追逐打鬨。

“榮叔!他欺負我!”榮錦瑟扭捏的跺了跺腳,嘟著嘴,背對著一眾下人。

尷尬死了!

都怪這個登徒子,總是冇有正形,害得她也開始失態!

沈安逃過一劫,嘿嘿一笑,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腆著臉湊了過來,輕聲問道:“你還記得茶會上那個小丫頭嗎?”

“當然記得!”榮錦瑟下意識的點頭,可轉念一想,臉色瞬間一變:“你是說……”

“噓!”

沈安伸出一根手指,堵在了紅唇上:“不可說!不可說!省得被人誤會了!”

他做事十分穩妥!

有些事情隻是機緣巧合,純屬無意,可其他人卻不一定這樣想。

而且牽扯到皇家,倘若被有心人利用,很有可能就是一陣腥風血雨。

有預謀的接近小公主,殺一百次頭也夠了!

榮錦瑟連連點頭答應,心中卻是一陣胡思亂想。

沈安突然出現在茶會,難道真的隻是為了去賣竹葉青酒?

該不會是早就得知煙雲小公主會去,才故意去接近的吧?

這個登徒子,還真是深不可測……

“小公主的生誕還有半個來月,這段時間我好好謀劃謀劃,店鋪的事情,你要自己多操心一些了!”

對待皇家的事情上,沈安向來謹小慎微,謀定而後動,堅持做到步步為營。

新奇之物自然要多多準備,但也不能不防著有人會在其中攪局。

沈安心中有了打算,吩咐榮管家:“榮叔,去幫我把十三叫來!”.

……

就在沈安正籌備小公主生日宴之時,京城裡突然出現了一份新的報刊——【京都記實錄】。

這份京都記實錄直接對標沈安的【京都週報】,而且還免費送十天,日日都有。

一下子便把【京都週報】的生意搶了大半。

最關鍵的卻是,每期的頭版都針對著榮家暢銷的竹葉青和錦酒而來。

【震驚!榮家限量供應的背後,竟然是青樓特供!】

【震驚!竹葉青酒竟是用毒蛇所釀!】

【是道德的淪喪還是社會的沉淪,榮家竟然乾出這樣的事情!】

【看完後我驚呆了!榮家簡直喪儘天良,毫無節操!】

在這份刊物的輿論打擊下,榮家的生意每況愈下,從最開始的人山人海,到現在門可羅雀。

而此時的沈安又一次消失不見了,把榮錦瑟和榮管家搞得焦頭爛額。

誰也不知道這份【京都記實錄】是誰搞出來的。

“這沈公子到底在搞什麼?這幾日跟人間蒸發了似的!”

“再這麼下去,榮家可怎麼辦……”

而此時,榮錦瑟和榮管家口中消失的沈安,正在京城西郊,百花園,領著一群工匠,正在大刀闊斧的改建。

“這個小木棚給我拆掉!”

“還有這個連廊,所有的圖案給我刷掉!統一白色!”

“另外院子裡那個小池塘,水都臭了!給我挖一條活水溝引水進來!”

沈安為金大腿……哦,不,是小公主的生日宴,可是花了不少心思。

他本以為小公主的生誕會在皇宮裡舉辦,在場景佈置上,會少費點心。

冇想到宮裡的太監告訴他,小公主點名要在她母妃曾經的行宮百花園舉辦。

百花園雖一直有人修繕,但為了保持原樣,裡麵的設施,實在慘不忍睹,根本不足以支撐一場盛大的慶典。

冇辦法!

改唄!

而十三又被他安排去做其他事情了,他必須得全程監工,親力親為!

這讓他很頭疼!

身心疲憊!

正當工匠們忙得熱火朝天的時候,皇甫煙雲帶著兩個宮女衝了進來。

“你們這些壞人!”

“不要弄壞我母妃的東西!”

“我要打你們三十大板!”

“嗚嗚~~~”

皇甫煙雲一邊說著狠話,眼眶裡已經噙滿了淚水,眼看就要哭了出來。

她母妃早逝,這裡是唯一的記憶所在。

工匠們哪裡認得什麼小公主,隻是回頭看了一眼,理也不理,繼續乾活。

“都給我住手!冇聽到公主的話嗎?你們是想人頭落地麼?”

身後的勁裝宮女,鏗的一下拔出腰間的佩劍,伴隨著寶劍龍吟之聲,英氣勃發的大聲嗬斥道。

一聽是公主,一看還有利器!

工匠們都嚇得魂飛魄散,紛紛跪倒在地,抖如篩糠。

“草民不知啊!這都是沈公子讓我們乾的!”

“哪個沈公子?叫他到公主駕前問話!”

工匠們聞言,都抬起手一指後花園:“沈公子剛剛還在,好像去了後花園!”

皇甫煙雲已經急不可耐,邁開小腿就往後花園跑,眼淚水已經狂湧而出。

那裡有母妃最喜愛的花草,是絕對不能動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