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時嵐歎了口氣,“是我對不起她。”

陸景盛笑的狡黠,“我的意思是,自己的事情冇處理好,就少管彆人的。”

時嵐愣住。

不是吧,這人連他的醋都吃?

陸景盛大搖大擺的走進阮舒辦公室。

阮舒正處理工作,“哎,你來了?”

“來跟你說,愛人錯過的先導片明天要播出。”陸景盛語氣輕柔。

“啊……”阮舒歎氣,“時嵐和我說過了。”

陸景盛臉色陰沉了一下,隨即恢複正常,“要看看公關方案嗎?”

阮舒搖頭,“顏緲的能力我知道,我相信她能處理好的。”

陸景盛沉默。

他本來的計劃,是親自過來和阮舒說這件事,好好給她講一下公關思路的。

但是現在,全都被時嵐給打亂了。

“還有事?”阮舒看向他。

“我和顏緲商量了一下,選擇不降熱度。”陸景盛硬著頭皮說。

阮舒禮貌的點了點頭,“你們有自己的考量我也接受,我相信顏緲能處理好。”

陸景盛現在恨不能掐死時嵐。

阮舒看他猶猶豫豫,一副非要告訴她的模樣。

她試探問:“你是,生氣了嗎?”

“不是。”陸景盛飛快否認。

“那你這個樣子是……”阮舒攤手。

陸景盛歎了口氣,把早準備好的話,都放在了一邊。

“我和顏緲商量好這個方案,讓我覺得很完美,所以我第一時間想來找你分享。”

“但我冇想到,時嵐告訴了你,並且你已經聯絡過顏緲了,所以我……”

阮舒明白了他意思,“所以,你的分享欲被徹底打碎了。”

陸景盛很不高興把方案,扔到了沙發上。

阮舒朝他勾了勾手,“撿重要的說,我還有點事情冇做完。”

“好吧。”陸景盛很乖。

“得到愛人錯過的首播日期之後,顏緲帶團隊去做了個調研。”

“我們得到了一個結果,網絡上對於一個話題的議論時長一般不會超過三天。而且,事件一旦變得複雜,網友對於事件的關注度就會開始下降。”

“隻有極活躍用戶,會從頭到尾的追瓜吃。”

阮舒很耐心,“所以?”

陸景盛手指輕點在桌上,“所以,這一次的公關方案,是把你我之間離婚的故事變複雜。隻要你和我還冇有結局,你我之間發生過的故事越複雜,關注的人就會越少。”

“而從個體發散到集體之後,議論的點也將不再侷限於你我身上,而是讓大家的關注點變成一個群體。”

阮舒明白了,“不控製議論度,而是把議論的麵擴大,這樣純粹的黑粉、鍵盤俠就會變得越來越少。因為你我之間的故事,不再有話題性和熱度,也就不再有利益。”

陸景盛不吝讚美,“你太聰明。”

“這倒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。”阮舒委婉認可。

“那陸總,你說完了,我聽完了,我可以繼續工作了嗎?”

陸景盛的分享欲被滿足,老實的坐在沙發上,“可以。”

阮舒在忙的事情,隻有她自己能處理。

新品牌的運營基本已經全都交到時嵐手上,不用她操心。霆舒集團那邊,也要等審計結果出來。

她今年的工作,隻剩下一項。

就是和華姨聯辦的年底大秀,她需要自己出一個係列的設計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