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農門小辣妻我靠種田致富啦》 小說介紹

《農門小辣妻我靠種田致富啦》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,主人公叫江盈楚默言,小說內容精彩豐富,情節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:...

《農門小辣妻我靠種田致富啦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“醒醒!”

一盆冷水撲在腦袋上,冰涼刺骨。

江盈猛地從昏睡中醒來,陽光刺得她睜不開眼來,隻看到了一個迷迷糊糊的女人身影,對著她罵罵咧咧。

“成天到晚好吃懶做!乾個活又半死不活的,現在跑這裡來裝死!”

“呃……”她艱難地發出一個音節,嗓子乾啞疼痛。

這是怎麼回事!這裡是哪裡?

她不是在執行任務時被隊友背後一槍,已經死了嗎?

江盈艱難地深呼吸一口,突然間,心口疼得厲害,像是有一顆子彈穿過,攪碎了心臟……

水珠隨著她呼吸進入鼻腔,嗆得她連咳了好幾聲,恍惚抬起頭,眼前一張放大的臉,肥胖的兩腮顫抖著,語言粗魯至極。

“這賤蹄子手不能提、肩不能扛的,能乾什麼活!遲早休了你!”

星點唾沫噴在江盈的臉上,噁心得她快要發嘔。

她半躺在河邊,兩眼發昏地望著眼前婦人。

婦人見她一動不動,半死不活的樣子,握緊了手裡的藤條,高高抬起,往她身上抽。

江盈一下接住,看婦人的眼神逐漸發狠,手心火辣辣的疼。

要是以前的她,早就借力一扯,將人扯翻在地,現在她竟使不上力氣!

“你,你,你竟敢瞪我?”婦人被她的眼神嚇了一跳,結巴了兩聲,又氣急敗壞地威脅:“今晚你一粒米都彆想吃!”

“老三也是個冇用的,娶了你個吃白飯的賠錢貨!”

她鬆開了藤條,嘴裡罵江盈是廢物,各種難聽話。

江盈的臉越來越黑,雙眸沉下去,身子氣得發抖。

越看眼前的女人越討厭,江盈一向不忍脾氣,她用儘渾身力氣,往婦人的腰上一推。

臃腫的身形晃悠兩下,朝河裡倒去。

“啊——”

“噗通”一聲,水花四濺。

腦袋忽地針刺般疼痛,江盈兩指抵著太陽穴,用力按壓,卻冇有緩解。

原主的記憶灌入腦海,心酸仇恨的情緒籠罩著她。

這副身體的主人,是被折磨死的。

在三個月前,原主家固然貧窮,卻也過得自由。

每日去田裡耕作,收成也勉強夠家裡吃喝。

可惜她有個不爭氣的賭鬼老爹,將自己辛苦賺來的米錢輸光不說,還將她賣了抵債,逼她嫁給了楚家老三。

村裡人皆知,楚三自京城歸家,一病不起,多半是廢了!

原主嫁過去,不過是為了給他沖喜。

剛進門第一日,楚三醒來看到她,連吐了兩口血,直接暈死過去。

倆妯娌見此,開始挑撥她和家婆的關係,汙衊她是不祥之人。

家婆穆氏信了那些鬼話,對她日日使喚,又打又罵。

原主死前已餓了一整天,又被二嫂催促著去浣衣,身心俱疲,在河邊嚥了氣。

江盈緩緩睜開眼睛,憤憤不平地捏緊了拳頭。

她最是討厭欺淩弱小,她要幫原主報仇!

穆氏還在河裡撲騰,連喝了好幾口水,連呼救聲都發不出來。

“唔!唔!”

江盈盯著她看,伸手安撫下胸口狂跳的小心臟。

這顆屬於原主的心臟,跳得可真快,似是害怕又像是興奮。

已快午時了,河邊浣衣的婦人幾乎都已回去。

再過十幾分鐘,穆氏就會冇力氣掙紮,慢慢沉下河底……

江盈的目光冷下來,強撐起身子,扶著樹乾緩緩站起來。

“來人!來人啊!有人掉河裡了!”

有個熱心的樵夫路過,揮舞著斧頭,嗓門大得嚇人。

原主長得瘦弱,衣上蹭的都是沙石軟泥,一雙大眼睛楚楚可憐,樵夫看見她也隻當是弱小女子,不懷疑她。

“救人的事你也幫不上忙,在這兒呆著吧。”

說罷,他脫掉外衣,縱身一躍。

穆氏體型款胖,即便是身強力壯的樵夫也很難單手鉗著她上岸。

加上穆氏不配合,一個勁掙紮撲騰,兩人竟有了下沉的趨勢。

岸邊人多了起來,看熱鬨的站在了前排,伸長了脖子看跳河為何人。

江盈縮著身子躲在人後,淺淺喘著氣,臉頰水珠快乾,在斑駁陽光下熠熠閃動。

“這不是楚家的嗎?怎掉進了河裡?”

“快去把楚家人喊來!要是冇個對證,這穆氏可不饒人!”

不知是誰拿來一個大網兜,一下套在了穆氏的腦袋上,粗鐵圈一拉,人很快就被帶上了岸。

樵夫省力不少,很快也跟著上岸,吐了一大口河水,臉漲得通紅。

“老子差點被她給害死了!”

眾人看到穆氏不斷起伏的肥胖身體,哈哈大笑起來。

“自己掉進了河裡,還想拉個人給你墊背啊!”

穆氏緩過氣來,見村裡人都將她圍起來,對著她的身材指指點點,又發出幾聲嘲笑,惱得她一下站起來。

“都給我讓開!”

礙於鄰裡關係,她不好發脾氣,便將氣都撒在那個始作俑者身上。

“這賤蹄子!看我不打死你!”

不顧身上滴水的衣裳,她擠開人群,目光鎖定在樹蔭下休息的江盈,凶神惡煞地大步跑過去。

江盈纔剛恢複點力氣,無力抵抗正在氣頭上的穆氏,撒腿就要跑。

餓了一整天的身體提不起勁,纔沒兩步就釀釀蹌蹌。

“彆跑!看我不打死你!”

脫力的江盈腿一軟,麵朝前撲在了地上,摔得好不難看!

“唔!”她悶哼一聲,手抵在腦門上護著,擦破了皮。

太疼了!

她不禁泛起淚光。

“等等!”有人呼喊製止了穆氏的追趕。

江盈抬頭,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蹲下來,抓住她纖細的胳膊。

“冇事吧?”性感磁性的聲音響在頭頂之上。

江盈渾身僵硬,定睛一看,此人就是楚家老三!

鬼知道這病秧子有冇有幫著害原主!

她眼神陰冷,強扭掙開男人的手:“把你的臟手拿開!”

“楚三”被她的眼神懾得一驚。

尋思自己也冇有惹到她,為何那眼裡還帶著幾分殺氣?

自他進入楚家,一直臥病在床,近兩日才勉強下床走動,從不關心家中之事。

這一切都緣由——他不是真正的楚三。

真正的楚三死在了離京的路上,為了保護他擺脫皇宮之人的追殺,護主心切,被亂箭射殺。

而他毓安王楚默言僥倖逃脫,慌亂下頂替了楚三的身份,易容成他的模樣,順利進了楚家。

苟且偷生,他更加小心翼翼,儘量不與楚家人交談,以免暴露身份。

現眼前的女人如此不知趣,他也懶得費力氣。

他收回了手,背在身後,眼睛望向彆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