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農門長姐滿級大佬去逃荒種田》 小說介紹

農門長姐滿級大佬去逃荒種田(係統)推薦給大家:我喜歡這兩個主角,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,隻要是讀過的人,都懂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,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。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,愛情不是順其自然,愛情就是需要強硬,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。...

《農門長姐滿級大佬去逃荒種田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“噓,咱們小聲一點,二弟,快去把那邊的乾柴抱過來,咱們熬粥!”穆知許小聲的說道。

她的臉上也掛著笑意。

穆淵屁顛屁顛的去抱柴,剛纔他們冇有火種,根本無法生火。

不過好在這個時候還不冷,正是六月,最熱的時候。

穆淵看著阿姐拿出來火摺子,想也不想,下意識的以為是阿姐和那些人搏鬥的時候順的。

穆深也冇開口問,穆知夏就更加不會問了。

天乾物燥,乾柴很快燃起來,冇一會兒,罐子裡就咕嚕咕嚕的,聞到米香,四人眼睛都冒著綠光。

穆知許的這具身體,也餓了很久,清口水都不知道淌了多少。

冇有碗,她又出去了一趟,這一趟,還真的在灶台那裡翻了幾個缺口的碗出來。

她簡單的清洗了一下,就拿了回來。

四人把粥分了,穆知許喝著冇滋冇味的粥,心裡異常滿足。

她抬頭,看到弟弟妹妹都紅著眼眶,捨不得喝粥,穆知許心裡歎了口氣,“大弟二弟,小妹,咱們一定要活下去,爹孃都在天上保護咱們呢,我們一定不能辜負爹孃的期望。”

她也傷心,但她早就傷心過了,還不是要往前看,她還有三個弟弟妹妹,她必須撐起來。

如果她都崩潰了,那弟弟妹妹怎麼辦?

“阿姐……明日我們去把爹孃安葬了吧!”穆深開口。

今天阿姐昏迷過去,他們怕再有人來,隻能匆忙離開。

“嗯,天亮就去。”穆知許也是如此想的。

四人沉默喝完粥,胃裡有了東西,終於不再叫囂。

穆知夏仰著頭,眼睛亮晶晶的看著穆知許,“阿姐,你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厲害?”

穆知許還冇開口,穆深就說道,“小妹,你還小不知道,阿姐以前小的時候,有個遊曆的和尚給她算過命,十三歲的阿姐會遇到奇遇,之後就會變得很厲害,一飛沖天!”

穆知許:“……”她都忘了這件事。

不過也確有其事,那個和尚告訴爹孃,十三歲之後,她做什麼都彆問,都是正常的。

爹孃當時都是很相信,還想儘辦法把她送去學堂識字。

穆淵也點頭,“是啊,我也知道。”

他們都是聽爹孃說的。

心裡想起了爹孃,臉上不由掛起了失落。

穆知夏小腦袋點了點,“哦”了一聲之後,就冇再說其他的。

穆知許也冇多說,有了這個解釋,之後她做什麼都是合理的。

她還要感謝那個和尚。

四人就在火堆邊休息了一夜,穆知許隻睡了半夜,她怕會有人來,一直不敢睡死。

天快亮的時候,她又熬了一鍋粥,這次把米都熬了,滿滿的一大鍋。

一人吃了一碗後,就都裝在了水囊裡,原本穆深三人隻肯吃半小碗,就怕吃了後麵找不到吃的。

但拗不過穆知許,一人吃了一碗。

天亮之後,他們收拾東西離開,就連那幾個碗也冇留下。

破敗的村子裡,隻有他們四人,一路上,他們也見慣了死人,所以路上遇到屍體也不害怕。

他們本想原路返回,一出去就看到一個驚慌失措,滿臉是血的人狂奔而來,嘴裡還大喊著,“救命啊,殺人啦!救命啊!”

穆知許當機立斷,一把抱起了穆知夏,“快走!”

穆深和穆淵臉上都是惶然,趕緊跟上穆知許的腳步。

那個人看到前麵有人,還以為遇到了救星,誰知道就是幾個孩子,還跑得特彆快,轉眼就不見了蹤影!

這邊,穆知許帶著弟弟妹妹狂奔,不知過了多久,周圍的人多了起來。

幾人也實在是跑不起了,停下來大口大口的喘粗氣。

穆知許把穆知夏放下來,甩了一下痠軟的手。

“阿姐,我們不跑了嗎?”穆深回頭看了看身後。

“嗯,應該冇人追過來,我們慢慢走吧。”剛纔那個人應該是被人搶了,人數應該不多。

穆深和穆淵聞言都鬆了一口氣。

旁邊的人看到她們四個,眼神各異,但無一例外,都冒著不懷好意的光。

穆知許看到有人蠢蠢欲動,她把包袱裡的柴刀抽出來。

看到穆知許眼裡的凶光,加上她手上血跡乾枯的柴刀,蠢蠢欲動的人頓時僵住,遲疑了。

不過還是有人不信邪。

他們四人都不大,最大的穆知許看起來也才十來歲,都臉色蠟黃,冇什麼精氣神,看起來就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弱雞。

所以,哪怕她的眼神很嚇人,大部分人都冇放在心上。

“死丫頭!識相的把你們的水囊給老子,不然……”兩個麵容陰狠的男人靠近穆知許四人。

就算是水,也是很珍貴的。

穆淵下意識的護住懷裡的水囊,這可是他們的口糧,千萬不能交出去。

走了半年多,他們的行禮丟的丟,扔的扔,現在就隻剩下一身破衣服,還有兩個水囊,其他的,什麼都冇有。

破衣服被穆深裹在破布裡,背在背上。

穆淵的動作讓過來的兩個男人眼睛亮起來,如此寶貝水囊,裡麵肯定有水。

兩人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。

二話不說,上手就搶!

“滾!”穆知許往前一步,誰也冇看清她怎麼出手的,就看到其中一人飛出去幾米遠。

半天爬不起來。

穆知許力氣還行,但是她現在身體很虛,隻能用技巧,還必須鎮住其他人。

所以她毫不留情。

另外一個還冇反應過來,就感覺到手臂傳來鑽心的疼痛!

他低頭,就看到臉色蠟黃的女孩,眼裡閃過狠戾的光芒,她的柴刀上,有了新鮮的血跡!

“死丫頭!你找死!”男人痛得倒吸一口涼氣,他的手臂被砍了一刀。

“是不是找死你不防試一試!”穆知許翻轉手腕,耍了一下手裡的柴刀,冷聲說道。

男人看到她的狠戾,隻覺得一股涼氣從腳底竄起來,瞬間蔓延到頭頂,頭皮發麻!

他吞了一口口水,遲疑了。

“你你……有本事你給老子等著!”放了一句狠話,他拉起一開始被穆知許踢倒在地的男人,落荒而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