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萌寶來襲王爺請接駕》 小說介紹

《萌寶來襲王爺請接駕》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,主人公叫沈容莘,南安王,小說內容精彩豐富,情節跌宕起伏,非常的精彩,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:...

《萌寶來襲王爺請接駕》 第3章 免費試讀

墨氏顫顫巍巍的在深夜到了小院。

半晌才定下心神敲門。

眼中帶淚,心疼的看著這個約莫半年未曾見過的女兒,心中充滿了愧疚,若不是她這個當孃的太過軟弱,一事無成,甘於人下也不會讓女兒落得這步田地。

看著來人,容莘急忙將她帶進了室內,雖才入秋,可夜裡還是涼的。

“外祖母。”小籠包抬起頭來甜甜一笑,接著書寫著什麼。

墨氏點了點頭,欣慰的看著小籠包,這幾年為了防止大夫人算計,墨氏幾乎都未曾踏出房門半步,且不管小籠包是誰的孩子,總歸身上流的有他墨家的血,是她疼愛的外孫。

“一段時間不見,小籠包的字越發蒼勁有力了。”墨氏摸了摸他的頭,道。

小籠包抬起頭來,一臉認真:“謙虛使人進步,驕傲使人落後,孃親說了,我不能驕傲。”

“好…不驕傲。”

說罷,拉著容莘到了一旁,壓低了聲音,生怕被小傢夥聽了去:“容兒,你當真答應了,明日嫁給南安王?”

聞言,沈容莘點了點頭,她無法選擇。這不是她那個婚嫁自由戀愛自由的時代,更不能放任疼愛她的母親不管。

“娘,不必擔憂,嫁出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”容莘看著她欲言又止的模樣,便明白,沈鬆山定是找過她了,想必說了些什麼。

自然,她不說,沈容莘便不問,因為冇有人比沈容莘明白,墨氏有多愛他這個女兒。

墨氏哪裡聽不出來,哽咽道:“他終究是個傻子,能有什麼成就,娘並不在意你嫁給誰,隻希望你能幸福。”

這句話,容莘聽得出來發自肺腑,又或者是因為在後悔當初自己的決定,而不希望女兒走自己的老路。

“南安王雖然傻,至少冇有太多花花腸子,更何況我還有個兒子,若不嫁他,也確實找不到好人家。”

“娘可以養你們一輩子。”墨氏堅定,道。

“娘,皇帝對南安王猜忌,對墨家也是不信任,否則不會默認沈鬆山將我嫁出去,更何況我有個兒子,沈鬆山不敢隱瞞…”

“皇帝這是藉著墨家試探南安王,更是藉著南安王試探墨家。”

墨氏頗有些意外的看著容莘,她那個唯唯諾諾,胸無點墨的女兒竟然能說出這樣一番言辭,足不出戶卻看透了朝中局勢。

仔細推敲,容莘說的並無道理,畢竟冇有哪個男人願意接受……

“好,既然你決定了,娘也決定了,沈家是靠不住,日後墨家就是你唯一的依靠。”墨氏堅定著目光,她深知自己不久人世…

“娘…”

“若是有一天,你覺得在王府待不下去,就回墨府,你記得,你還有三個舅舅,七個哥哥,他們永遠是你最強大的後盾!”

…沈容莘點了點頭,她明白墨氏的言外之意…  隻是不知道那個傻子王爺知不知道自己娶個怎樣的人。  殊不知,此時的南安王府,是滿心歡喜的等待黎明的到來。

窗前站著的男人,微微勾起嘴角,他的身形很是修長,一身冰藍色的衣衫衣襟和袖口用金絲銀線繡成的龍紋圖案,烏黑的頭髮用銀冠束起,一雙劍眉下是一對誘人的桃花眼,薄薄的紅唇,精緻的五官,哪裡有分毫傻子的模樣。

“你這個王妃心思可歹毒著,隻怕沈鬆山這一次要大出血了。”一個身著白衣的男子,墨色的長髮隨風舞動,深邃的桃花眼,膚如凝脂,血色的嘴唇,修長身軀,當真是比女人還要好看幾分。

他便是整個天啟無人不知的火鳳凰蒼梧,雖從未見過他的模樣,但提起火鳳凰卻是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。火鳳凰是琉璃閣的閣主,天下之事五一不知,五一不小,就連皇帝想要見他一麵都難上加難。

此時此刻就像個小老弟,絲毫不敢惹怒南安王。

“想來你也是,明知道她們在沈家受苦,還拖到今日才動手。”蒼梧搖了搖頭,頗有些心疼。

“這些年,著實是委屈她們娘倆了。”南安王南衍眼底看不出的深沉。他裝了多年的傻子,三皇子與四皇子整日欺辱,皇帝本就心存懷疑便故作不知。

那兩個小崽子竟然對他下了情毒,眾人隻知道南安王痛不欲生的被蒼梧關進了冰窖,卻不知當時的蒼梧上山去了,他無奈之下隻得戴上麵具,然而到達山上卻被一女子絆倒,本就中毒的他加上多年不曾接近女色此刻更加按耐不住。

也顧不得地上的女子昏迷不醒,竟占據了她的身子。

等他醒來的時候女子已經不見了,回府的時候便聽到了外界流言,沈家二小姐被土匪捉去,侮了身子…  可他清楚的記得,那女子眼角的那顆痣,以及她脖頸上的墜子,那是他欲昏迷之時給她帶上去的…

五年中,一直暗中派人觀察著沈府…

小籠包出生之時,他便躲在門外,隻可惜他不能踏進…

“當初若不是我通知的及時,隻怕你現在媳婦孩子都冇了。”蒼梧頗有些自豪。

當時唯一能夠通知的也隻有墨氏,否則墨氏怎麼可能會三更半夜出現在小院,又恰好趕上沈容莘生子。

“本王倒是忘記了,若不是你本王也不至於會毀了她的清白。”南衍眯了眯眼。

雖然不悅,可沈容莘與傳聞相差太大,不可否認,曾經是因為愧疚,而如今的南衍心中真真實實的是有沈容莘,隻是她並不知曉。

“咳咳,現在怎麼辦,你還打算裝傻啊。”蒼梧咳嗽兩聲,急忙轉移了話題。

南衍若有所思,良久:“自然是繼續偽裝,沈容莘終究還是沈家人,若有一天她真的是一心一意的對待本王,本王自然如實相告。”

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

“這都五年了,沈鬆山這隻老狐狸對你媳婦啥樣,你還不清楚,若不是因為還忌憚墨家,隻怕早就已經被浸豬籠了,哪裡還有你兒子。”

“本王會讓他後悔的。”提起兒子小籠包,他曾偷偷看過無數次,真是越看越喜歡…

“得嘞,你這個婚結的定是十分熱鬨,還不知外界如何說,說你堂堂的南安王,一代傻王娶了個妻子,還是買一送一…”蒼梧禁不住笑出了聲…

南安王並未開口,隻是一個眼神,蒼梧便灰溜溜的溜之大吉,他可不願意得罪這個瘟神,一不小心可是連命都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