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葉將所有的魔器都收了,然後淨化了所有人,並讓他們發了神魔誓誓死效忠她,纔打開陣法,帶著所有人出去。

正在同蕭霽琛對打的血魔在眾人出來的那一瞬間,就感覺到了他們的不同。

驚訝的都忘了反擊,一下子被蕭霽琛刺中,退後了幾步,然後吃驚的問道:“這怎麼可能?居然有人能夠淨化魔氣?”

蕭霽琛冷哼道:“冇有一些準備,我們又怎麼趕進來?”說完,朝著血魔攻去。

本來白宗主一位必贏的,誰知道過來的二三百人居然成了柳葉的幫手,局勢瞬間扭轉,白宗主見狀,跳到一旁表示停戰說道:“霍長老,你們滄溟宗向來都是滿口道德,在神器麵前,還不是以多欺寡。

今日這神器我就讓給你們,瓊兒,停下,我們走!”

血魔有些不甘心,那可是對付他的神器,向前一步說道:“爹,這神器我們不能放棄。隻要爹爹和各位師叔師伯傷了這些人,我就有辦法將他們全部殺了,得到神器。”

聽到白妙瓊的話,白宗主眼神閃了閃,路上,他也碰到乾屍之事,隻是無處查詢,剛剛白妙瓊死而複生,他就奇怪,雖然她的話讓自己打消了一些顧慮,可是他本就是多疑之人,此刻聽白妙瓊這麼說,看她的眼神都帶著審視。

血魔見狀,知道成大事的人多心性多疑,而自己還要依靠這些人得到東西,而戰神那個附魔塔這幾十萬年以來,他用了不少東西消耗裡麵的神力,甚至還有不少的血肉,即便不能成為魔物,威力肯定不如以前了,或者說不定都冇用了。

再說,即便有用,這麼多人在,這麼多血庫,隻要還有一個活人,他就能夠存活下來,所以根本不用懼怕伏魔塔。

想到這裡,接著說道:“爹,我是覺得藍師伯他們也快到了,不如我們再堅持一下,然後等藍師伯吧!”

白宗主見他的人都有所受傷,眼神眯了眯說道:“不行,誰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,而神器又不止這裡一個,我們先離開。”

說完,最後冷冷的看了蕭霽琛一眼,淡淡的說道:“神器最後是誰的還說不定呢!”

柳葉點點頭,自信地說道:“對!所以麻煩你們多給我們收集一些神器。”

白宗主狠狠瞪了柳葉一眼,帶著人閃身離開。

柳葉將陣法打開,發現幾人還在挖土,奇怪地問道:“冇有找到嗎?”

鳳霖看了柳銘一眼,柳銘拿出一個十幾厘米高的黑色生鏽的小塔說道:“隻挖出了這個玩具!”

周圍的人打開陣法的時候,滿是期待,可看到這麼個小塔,不由得失望,這東西能做什麼用?

就是給他們的孫子曾孫玩,也冇什麼用處。

突然有人說道:“這是伏魔塔,伏魔塔是戰神的重要法器之一,不僅能夠伏魔,還能夠鎮壓和降伏比自己修為高兩階的人和神獸魔獸。

聖海殿有史料記載,伏魔塔當初就是戰神為了消耗這裡的魔氣留下的。而不管是聖海殿的靈塔,還是滄溟宗和丹器宗的靈塔,都是依照它而建的。”

他這麼一說,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喜的盯著眼前的小塔,怎麼都不會想到,如此小塔,居然是戰神的武器,還彆說,真的同靈塔很像。

蕭霽琛伸出手說道:“給我試一試?”

柳銘將小塔給蕭霽琛,蕭霽琛用靈氣輸入到塔上,發現塔雖然退去了一身的汙垢,但是也不像其他神器那樣,散發著神器的光澤,如今看來,也就是一座金色的小塔罷了。

其他人見這小塔居然連一點神器的光澤都冇有顯露,要知道,其他神器周身的汙垢被靈氣清洗之後,還翻出神器的光澤,被說用神器的人了,就是周圍的人,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被神器滋潤了一下。

紛紛說道:“這是怎麼回事呀?都冇有一點神器的氣息?”

那人見大家都看向自己,急忙搖搖頭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也是聽說過伏魔塔罷了。”

柳葉接過來,用意識問向手腕上的輕靈,“怎麼事?”

“葉兒,這伏魔塔被魔器消耗得不成樣子了,伏魔塔的塔靈深受重傷昏迷了,所以纔會這樣子。”

“你說這塔現在無用了?”

“你用靈泉試一試,看能不能幫伏魔塔恢複,或者讓小藍試一試?”

輕靈的話也隻有蕭霽琛和柳玉聽的明白,所以柳玉嫌棄的說道:“姐,花費了半天,也就弄了這個破塔,你看試一試有冇有用,若是冇用,回頭給喆兒當玩具好了。”

柳葉看了看周圍的人,雖然這裡大多都是自己人,還有更多是發了心魔誓以後要忠心她的,可是在神器麵前,再多的誓言,都比不上人心的貪婪。

柳葉笑著說道:“可惜,我也隻是第一次聽說伏魔塔。既然這位師伯是聖海殿的,不如你來試一試,若是有用,以後我們對付血魔,就更有籌碼了。

若無用,看來也隻能送給我兒子做玩具了。還彆說,這小塔看著還算小巧,我兒子看了一定喜歡。”說著,柳葉將小塔遞了過去。

眾人都看向那看起來四五十歲的帶著山羊鬍子的老者,老者冇有想到柳葉居然如此大方,要知道,這可是神器,而且還彆說,他來之前,還真的查了古籍,知道這伏魔塔怎麼用的。

雖然剛剛柳葉救了自己,自己也發了神魔誓,可這神塔也不是一般人能夠用的,若是他讓神塔認了主,那麼即便柳葉也拿自己冇有辦法。

“既然是伏魔塔,最好有一件魔器,還請太子妃拿來出來吧!”

柳葉點點頭,果然是聖海殿的人,來的都是人才,不僅知道伏魔塔,還會用,真是太好了,正好輕靈不會用。

隻是他接過去,按照古籍上說的使用方法試了試,魔器還在原地,而他體內的靈氣都快消耗殆儘了,還是冇辦法將一件普通的魔器收進來就算了,塔一點反應都冇有。

“你行不行?怎麼這麼久了,還不見收起來?”

“是呀,你要是不行,我來試一試呀!”

那老者不悅的用全身的靈氣一擋,瞬間就有不少人閉嘴了。

那老者將小塔遞過去說道:“太子妃,這神塔應該是被魔氣侵蝕的彆說神器了,就是靈氣也冇有一絲,不過倒是還算精緻小巧,給太皇孫做禮物,再好不過了。”

柳葉遺憾地接過來說道:“真是可惜了,早知道如此,就不同丹器宗糾纏這麼久了,浪費感情。好了,我們還是快走找其他神器吧!”

眾人雖然也有些惋惜,不過這地方最不缺的就是神器了,急忙點點頭,卻又相互看了看周圍的人一眼。

柳葉見狀,笑著說道:“這神魔戰場,雖然神器不少,可地方也大,不如我們就此分開,之前讓大家發誓,也隻是怕大家被丹器宗蠱惑了對付我們,現在無事了,隻要大家以後我們以和為貴,我可以當作那個誓言並不作數。”

大家一聽,紛紛高興,說了一些表忠心的話,就各自成隊伍離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