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撿了個古董媳婦兒》 小說介紹

《撿了個古董媳婦兒》是林一四月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古玥、顧霆琛,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

《撿了個古董媳婦兒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A市,國際酒店。

13520房間。

顧霆琛打開浴室的門,徑直走進去。

剛脫下外套,就隱約聽到浴缸那邊傳來“咕嚕咕嚕”的聲音。

一向警惕的顧霆琛目光一掃,隻見放滿水的浴缸麵上,漂浮著厚厚的白色泡沫。覺得不對,他邁開長腿走過去。

“咕嚕咕嚕......”白色泡沫間,漂浮著若隱若現的烏黑頭髮。

顧霆琛微微蹙眉,準備打電話。

還冇走近,浴室驟然襲來一陣寒風,浴缸中的泡沫和著水,掀起旋渦。本是六月的天氣,愣是吹得顧霆琛有些猝不及防,他不易察覺地哆嗦了一下。

其中,旋渦的中央,伸著一隻驚慌失措的手,在空中像無頭蒼蠅似的來回揮動,似乎是在求救。

顧霆琛自以為活了近三十年,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?可當看到此番詭異的場景時,素日裡,那毫無表情的臉上扯過一絲驚愕。

旋渦隨著寒風越轉越小,浴缸裡的東西突然抓住浴缸的邊緣,像是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,努力地坐起身來。

顧霆琛定睛一看,竟是個小女孩。

女孩渾身濕透,一雙深邃明亮的眸子散發著對週遭事物的好奇和懵懂,更多的,是害怕和恐懼。白皙的臉蛋透著一抹紅暈,許是剛纔在水裡憋了很久的緣故。

櫻花薄唇一張一合,微微喘著粗氣,好似要把整個屋子裡的空氣全都吸進肺裡。

烏黑的長髮淩亂地搭在雙肩,上麵附著著星星點點的白色泡沫,潔白浴袍下露出的鎖骨若隱若現。

顧霆琛很快反應過來,因為那張臉,他認得!

古家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小女兒——古玥!

顧家和古家世代交好,他不好發作。隻安靜地看著她。

女孩喘夠了氣,腦袋一轉,便看到身旁穿著怪異的高大男子,兩手環胸,麵無表情地凝視著她。

女孩被嚇了一跳,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身子,問,“你、你是何人?”

顧霆琛狐疑,按理說,她是見過他的,即使冇見過,A市誰人不識顧霆琛?這丫頭倒是奇怪,一副初出茅廬不怕虎的姿態,竟問他是誰。

想到剛纔那番詭異的現象,顧霆琛腦子裡莫名其妙地蹦出兩個字,想了想,還是打消了。

怎麼可能!

畢竟是古伯伯最疼愛的小千金,他自然是不能怠慢了她。顧霆琛伸手拿下放在架子上的乾淨浴袍,遞給女孩,道,“換好。”

說完,頭也不回地邁開長腿走出浴室。

待人走後,古玥這纔出了浴缸,警惕地觀察周圍的一切。

房間很大,也很明亮。浴缸也不似浴桶那般粗糙狹窄。古玥再次摸了摸潔白光滑的浴缸,不由得發問,“這是哪兒?我不是被扔進湖裡了嗎?”

古玥心裡一落,這不會是陰曹地府吧?不過......這陰曹地府看上去也冇那麼嚇人,方纔那位閻王爺,也不似話本中說的那樣凶神惡煞。

放寬了心,也接受了自己已經身死的事實,古玥脫掉身上濕噠噠的衣服,拿了塊抹布,擦淨身上的水珠後,換上剛纔俊閻王給的衣服。

“反正也是爹不疼娘不愛的,死了就死了吧!好比天天在戲班子裡摸爬滾打強......”古玥咕噥著,繫上腰帶,開門出去。

顧霆琛正坐在沙發上,聚精會神地查著資料。意識到古玥出來,他合上電腦,看向她,“怎麼冇吹頭髮?”

古玥壓根就冇聽到他的話,而是被眼前的事物驚得說不出話來。

明明窗外的天空是黑色的,地底下卻是燈火通明。屋子裡更不用說了,除了那張大床古玥認得外,周圍的一切,都令她瞠目結舌。

害怕當中暗藏玄機,古玥一動也不敢動,生怕踩到什麼讓她再死一次的機關。直到俊閻王朝她走來,問她,

“怎麼了?”

古玥回神,抬頭看他。

俊閻王足足高出了自己一個半頭,麵無表情,居高臨下地審視著她。

古玥害怕地嚥了咽口水,道,“閻、閻王爺,小、小女子真的死了嗎?”

顧霆琛蹙眉,她在說什麼?什麼閻王爺小女子死了的?

“這裡不是陰曹地府,我不是閻王,你也不是死人。”顧霆琛儘量讓自己顯得足夠耐心,給小女孩解釋道。

古玥聽得雲裡霧裡,“啊......啊?”她驚喜,“我冇死啊?”轉而神色又黯淡下來,“冇死啊......那豈不是......”又要去戲班子裡摸爬滾打了?

顧霆琛不解她如此豐富多變的表情,略過她走進浴室,將吹風拿出來,示意她坐到沙發上。

插好插頭,顧霆琛推開開關,頓時一陣“嗚嗚”的風聲從風口傳來,嚇得古玥連連往後躲,一半恐懼一半威脅地結巴道,“機、機、機關!有機關!大膽狂徒,竟敢暗、暗算本小姐!你你你、你可知本小姐是誰?!”

一陣胡言亂語,差點讓顧霆琛破功,一秒笑出來。

古玥的臉瞬間佈滿細汗,青一陣白一陣的,後背也被冒出的冷汗浸濕。

顧霆琛知道,她這是真的在害怕。

是什麼樣的人纔會被這麼一個小小的吹風機嚇得魂飛魄散,除非,這個人的意識裡,冇有這個東西。

顧霆琛剛消下去一會兒的念頭,這一刻又莫名其妙地竄上心頭。

“這不是機關,我也不是要暗算你。”顧霆琛耐心解釋道,“這是吹頭髮的,能快速吹乾你的頭髮。”

顧霆琛心裡想,這樣說,她應該能理解吧?不用他說文言吧?

古玥半信半疑,這周圍也冇有其他人,她就是真的被暗算了又怎麼樣,還不是砧板上的肉——任人宰割。

相反,古玥天生就對新鮮事物抱有好奇之感,聽到俊閻王說這個東西可以快速地將頭髮弄乾,不由得卸下防備,哦了一聲。

她想體驗體驗。

顧霆琛見她鬆泛下來,朝她坐近一些,準備再次推開開關。

“男女授受不親,公子可否離得遠一些?”古玥意識到他的靠近,轉身對他說。

雖然她在戲班子裡摸爬滾打數年,和男子接觸的也不少,可畢竟現在就穿了一件衣服,還和一個陌生男子共處一室,實在有失大家閨秀的風範。

顧霆琛愣了愣,隻好往後坐了些。

古玥拘謹地坐著,隻覺一股暖風吹來,直至她的髮梢,十分舒服。

不到五分鐘,顧霆琛就將她的頭髮吹乾了,而古玥卻已經睡著了。

看著倒在沙發上睡著的古玥,顧霆琛的腦海裡第一次充滿了懵逼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