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津門武會,與粵廣武會有著極大的不同。

粵廣武會,雖說名義上將巨靈軍治下的眾多武館囊括進來,但實際上隻是巨靈軍手中的工具,由四大派實際掌控,用以控製民間武道界的力量,在本次武會改製之前,不過就隻是一個有名無實的鬆散組織而已。

但津門武會不同,津門範圍內的各大武道力量、商界寡頭甚至是政界中人,都彙聚在了武會之中,擔任理事等不同職位,許多不可調和的爭端和糾紛,也都會由武會見證,召開拳擂解決。ka

shu五

因此在津門雖然歸屬於上京地區的北鬥軍實際管理,但全國各界勢力彙聚,水深似海,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津門武會的話有的時候比當地管理者的話還要管用。

津門武會在津門各地,共有四個大型擂場,分彆舉行甲乙丙丁四等拳擂。

來到津門的武者,隻要身具秘傳,通過武會認可,都能夠參與到拳擂對決之中。

不管是什麼身份,有什麼樣的名聲,凡入拳擂對決,都必須從最低等的丁擂打起,一步步提升,津門人隻信戰績,不信名聲的說法,便是由此而來。

當然,如果隻是單純的為了揚名,拳擂的吸引力其實並不算很大,畢竟打擂是有很大風險的,因此各個等級的拳擂都對外開放售票,拳擂等級越高,則入場票價越高。

並且,每一場拳擂都由武會開盤下注,拳擂勝者可從注款之中得到相應的提成,拳擂等級越高,則提成也會越高。

如此一來,便形成了一種良性循環,津門市民以觀看武擂為樂,武者登台比擂,即可揚名,又可獲利,使得更多武者蜂擁而至。

就連津門周邊道府,甚至是上京的達官顯貴,得閒了都可能會來武擂觀戰。

第二天晚上八點左右。

津門,南達區,宏達街。

津門武會丁等武擂便開設在此街道內。

趙玄麒此時便站在一座巨大的場館之前,在場館入口之處,懸掛著一個巨大的“丁”字牌匾。

場館正門,此時人潮擁擠,一些入場觀擂的觀眾,甚至還需要排隊檢票入場,顯得好不熱鬨。wΑp

這些觀眾的衣著大部分也都算不得華貴,看上去應該都隻是普通百姓,畢竟這僅僅隻是最低等的“丁”等擂台,這倒是讓趙玄麒進一步感受到了津門武風之濃厚。

“平日裡其實冇有這麼熱鬨的。”

就在這時,跟在趙玄麒身邊,一個身材中等,穿著長袍的胖子開口對趙玄麒說道。

此人名叫葛傳明,是顏順濤為趙玄麒所安排的拳牙子。

所謂的拳牙子,實際上就是充當類似於擂台經紀人的一個角色,幫助初到津門,不懂相應規矩的武者辦理相應手續,與武會工作人員進行溝通,安排武擂對戰等等,從武者的勝場分成之中抽取一定的費用。

葛傳明在津門武擂當了近十年拳牙子,也算是其中的老資格了,對其中的門門道道都很清楚,雖然趙玄麒看起來很年輕,他也不清楚對方的真正底細,但他的言語之間一直都很客氣,冇有對普通武者的那種頤指氣使,畢竟是顏老闆親自點名安排的人,用屁股想都知道絕不簡單。

“換做是往常,丁擂等級太低,武道水平其實也就那樣,一般市民如果不是想要賭兩把,也不會浪費錢買這個門票。但最近不同,自從北境動亂之後,這幾個月來各地勢力插足津門,武者更是絡繹不絕。”

“而想要在津門揚名的,無疑是武擂最快,但按照武會規矩,不看背景名聲,隻認武擂戰績,即便是實力再強也隻能從丁擂打起,這導致即便是在丁等擂台,也常能見到一些水平很高的拳賽,因此許多津門市民聞訊而來,畢竟這種情況可不多見。”

“所以趙先生一會登台,還是小心為妙,如今丁等擂台的水可不淺。”

葛傳明帶著趙玄麒朝武者通道走去,一邊解釋道。

趙玄麒點了點頭,表示明瞭。

葛傳明出示相應證明,帶著趙玄麒通過武者通道進入了場館後台,隨後葛傳明便去為趙玄麒取出戰表了。

按照規定,在中午之前,武者就需要向相應等級的擂場提交出戰申請,然後擂場會根據武者的勝場情況綜合考量,通過抽簽等等手段分配對手,這一套東西津門武擂已經弄得很成熟了。

“武擂晉級以勝點來計算,丁等擂台想要晉級,需要十個勝點,贏一場積兩個勝點,輸一場則扣掉一個勝點,也就是說,想要最快晉級那也得至少打五場拳賽,而且,根據武擂分配對手的方式,連勝者基本都會和連勝者碰上,因此來杜絕有人因運氣太好,持續遇上弱者晉級。”

“如今丁等擂台的水挺深,高手不少,您要想在一個半月之內打到甲擂,時間很緊湊,一旦受大傷那就很難辦了,所以我建議您碰到太強的對手冇有把握的,可以認輸,儲存實力,避免受傷,這是比較穩妥的方法。”

葛傳明對趙玄麒建議道。

“嗯,我會考慮的,一般情況下,一個晚上能打多少場?”

趙玄麒神色平靜的問道。

“往日打個五六場都算是正常,但如今丁等擂台武人增多,我估計一晚上到十一點左右,最多隻能夠拍上三場。”

葛傳明答道。

趙玄麒點了點頭,兩人在後台休息了一陣,領了對戰表之後,葛傳明便帶著他離開了後台,進入了擂場之中。

嘩嘩嘩!!

擂場之中人聲鼎沸,十分嘈雜,人頭湧動,呐喊聲、噓聲、叫好聲震耳欲聾。

偌大的擂場之中,一眼看過去有近二十個擂台,每個擂台周邊都圍著不少的觀眾,丁等擂台人員駁雜,門票很低,因此根本冇有坐席,所有人都是站著觀拳。

每一個擂台設置裁判一名,擂台前有兩張長桌,一張用作勝點記錄,一張則用作觀眾下注,在長桌之旁,還立著一塊告示牌,牌上貼的是下一場拳賽參賽武者的名字、勝場以及勝點情況,每場比賽開始之前,都會有十五分鐘作為投注公示。

很快,趙玄麒便看到了掛有自己名字的告示牌。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,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南凰洲東部,一隅。

陰霾的天空,一片灰黑,透著沉重的壓抑,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,墨浸了蒼穹,暈染出雲層。

雲層疊嶂,彼此交融,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。

好似神靈低吼,在人間迴盪。

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血色的雨水,帶著悲涼,落下凡塵。

大地朦朧,有一座廢墟的城池,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,毫無生氣。

城內斷壁殘垣,萬物枯敗,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,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、碎肉,彷彿破碎的秋葉,無聲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,如今一片蕭瑟。

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無喧鬨。

隻剩下與碎肉、塵土、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觸目驚心。

不遠,一輛殘缺的馬車,深陷在泥濘中,滿是哀落,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,掛在上麵,隨風飄搖。

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,充滿了陰森詭異。

渾濁的雙瞳,似乎殘留一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。

那裡,趴著一道身影。

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衣著殘破,滿是汙垢,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。

少年眯著眼睛,一動不動,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,襲遍全身,漸漸帶走他的體溫。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,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。

順著他目光望去,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,一隻枯瘦的禿鷲,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,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。

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,半點風吹草動,它就會瞬間騰空。

下載愛閱小說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。而少年如獵人一樣,耐心的等待機會。

良久之後,機會到來,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,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為您提供大神三生愚的極拳轉生最快更新

第一百一十七章

丁等免費閱讀https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