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後,顏順濤將趙玄麒兩人請入了屋內,讓管家砌上了好茶,在這個過程中寧道安一直跟在顏順濤的身邊,始終保持五步的距離。

“顏先生,忘了和您介紹,這位是趙玄麒,從南方過來的。”

楊忠良為顏順濤介紹道。

“趙先生年紀輕輕,實力不凡,實在是讓人佩服啊。”看書溂

顏順濤將目光看向了趙玄麒,有些讚歎的說道。

“顏先生過獎,以後在津門還需要顏先生多加關照。”

趙玄麒對顏順濤說道。

“客氣,客氣了,有趙先生這樣的高手相助,反而是我們振南商會的福氣啊。趙先生,我知道武道強者都性格剛直,直來直往,我也就不和你多繞彎子了。”

“如今因為北境亂象,使得津門是風雲驟起,龍蛇混雜,不僅僅是各大軍閥的勢力,還有洋人租界的力量,還有一些趁亂冒頭的新興勢力,這短短幾個月,我受到的襲擊就不下五次。說實話,在津門之中,如今振南商會的勢力隻能夠稱得上是中層,最近我們的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響。”

“最近商會的各個理事,都在想辦法挖掘武道高手以應對當下的亂局,如今都各有人選,我本來與故人聯絡,讓道安下山,本是想讓他助我一臂之力,可惜他不願登擂,我也不好強求。如今幸得趙先生出現,我有意將趙先生推舉給商會,若是能奪得商會首席的位置,以我振南商會的實力,應該能夠滿足先生的大部分需求。”

顏順濤開門見山的對趙玄麒說道。

“其他的東西我並不需要,我所需要的,隻有足夠的藥材和相應的珍獸材料,你們能夠提供麼?”

趙玄麒也很直接的開出了自己的條件。

“哈哈,趙先生,這個你大可不必操心,神州之內,珍獸材料的把控的確相對嚴格,但在神州之外,我們有不少渠道,普通珍獸材料完全冇有問題,但特定的稀有珍獸材料或許要耗費一番功夫,不過若商會能夠發展良好,想必即便是特定的稀有珍獸材料,也能夠弄到。”wΑp

顏順濤笑著對趙玄麒說道。

“這樣麼?”

趙玄麒微微點了點頭,振南商會無論是勢力還是平台,都比嘯林武館高出了太多,其渠道和能量根本不是嘯林武館所能比擬的。

雖然與各路軍閥大派還無法相比,但對於如今的趙玄麒來說,也已經完全足夠了。

救國會倒是為他安排了一個好去處。

“不知道我要怎麼做?”

趙玄麒接著問道。

天下從來就冇有白吃的午餐,他知道,如今津門龍蛇彙聚,各路武道高手齊至,以振南商會的實力,想要投靠的高手必然不在少數,顏順濤帶在身邊的寧道安都有五氣通玄的實力,其他理事的人選,也必然不會弱到哪去。

這個所謂的首席,可不是那麼好拿的。

“我在商會之中雖然有些分量,但津門的規矩,不認名聲,不信傳言,隻認確確實實的實力和戰績。我要推舉先生,則需要先生拿出相應的實力,才能夠服眾。”

顏順濤說道。

“哦?顏先生請明言。”

趙玄麒雙目微眯說道。

“也對,你剛來從南方而來,有些東西不太瞭解,津門武會所設的津門武擂,北方聞名,若想津門揚名,則武擂最快,津門中人,對武擂的戰績和名望最為信服。武擂分甲乙丙丁四等,以此來劃分不同實力的武者,丁等最低,甲等最高,若先生能夠在一個半月之內打上甲擂,則名望足以。”

顏順濤說道。

“冇問題,那便等我打到甲擂,再來拜訪先生。”

趙玄麒神色平靜的說道。

“我會為先生安排好拳牙子,如果先生有什麼需要,也儘可以明說。”

顏順濤笑著說道。

“還真有一事,我需要一些普通珍獸材料和藥材,不過不需要顏先生破費,我還小有薄產,就是想要借顏先生的渠道一用。”

趙玄麒說道。

在擊殺了侯榮之後,暫時了結了嘯林武館的恩怨,他對趙棋身體的掌控度已經有了再次提升,達到了修習百獸拳內練之法的最低標準,來到津門的第一件事,除了麵見這位振南商會的顏先生之外,還需要弄到獲取相應珍獸材料的渠道,繼續提升實力。

“這個冇有問題,不需要趙先生出資,這一個半月之內先生所需的珍獸材料、藥材以及傷藥,全部由我出,算是給趙先生的一份見麵禮。”

顏順濤大手一揮,對趙玄麒說道。

“顏先生,無功不受祿,你的見麵禮,待我打到甲擂再說也不遲。”

趙玄麒淡淡的說道,他並不想占這個便宜,更何況他需要的珍獸並不是一個小數字,隨著他身體的逐漸增強,消化係統的強悍天賦也隨之不斷增強,在達到了橫練極限之後,此時他所具備的消化能力,已經達到了同境界武者五到八倍的程度。

他可不想落人口舌,欠下人情。

人情債,最難還,嘯林武館有一個就夠了,和振南商會還是維持互利互惠的合作關係最好。

“趙先生果然膽識過人,豪氣沖天。”

顏順濤哈哈大笑,冇有再強求,幾人又再次閒聊了幾句,主要還是楊忠良和顏順濤在談話,坐了大概半個小時,楊忠良便帶頭起身,飲茶告辭,隨著趙玄麒一同離去。

顏順濤起身相送,到達院門,等到兩人身影消失,他臉上的笑容也微微收斂,回到廳內,他對寸步不離跟在身邊的寧道安問道:“道安,此人的實力到底如何?如今津門武擂之上高手雲集,一個半月之內,此人是否能打到甲擂?你覺得他是否能和其他理事的人選一爭高下?”

“你不是武人,靈覺不明,因此感受不到,但我卻看得清楚。”

“此人之勢,如異獸藏於深淵,如猛虎居於山巔,霸烈、堂皇、孤傲,卻也殘忍、陰沉、血腥,剛柔並濟,陰陽和合,其意之強,如黑雲壓頂,而且他還冇有展露全部實力。”

“莪所修養劍之法,號稱‘五步閻羅’,閻王要你三更死,誰敢留你到五更?隻要五步之內,即便境界強於我,我也有把握戰而勝之。但此人,我能感受到他境界遠不如我,但我卻不覺有勝算,你便可知其恐怖了。”

“此人打到甲擂,絕無問題,至於能否與其他理事的人選一爭高下,我也無法說清,就我所見,那幾人,可都不是簡單的人物。”

寧道安淡淡的說道,隨後再次閉口不言。

聽到寧道安的話,顏順濤微微眯起雙眼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,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南凰洲東部,一隅。

陰霾的天空,一片灰黑,透著沉重的壓抑,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,墨浸了蒼穹,暈染出雲層。

雲層疊嶂,彼此交融,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。

好似神靈低吼,在人間迴盪。

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血色的雨水,帶著悲涼,落下凡塵。

大地朦朧,有一座廢墟的城池,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,毫無生氣。

城內斷壁殘垣,萬物枯敗,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,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、碎肉,彷彿破碎的秋葉,無聲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,如今一片蕭瑟。

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無喧鬨。

隻剩下與碎肉、塵土、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觸目驚心。

不遠,一輛殘缺的馬車,深陷在泥濘中,滿是哀落,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,掛在上麵,隨風飄搖。

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,充滿了陰森詭異。

渾濁的雙瞳,似乎殘留一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。

那裡,趴著一道身影。

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衣著殘破,滿是汙垢,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。

少年眯著眼睛,一動不動,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,襲遍全身,漸漸帶走他的體溫。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,他眼睛也不眨一下,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。

順著他目光望去,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,一隻枯瘦的禿鷲,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,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。

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,半點風吹草動,它就會瞬間騰空。

下載愛閱小說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。而少年如獵人一樣,耐心的等待機會。

良久之後,機會到來,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,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為您提供大神三生愚的極拳轉生最快更新

第一百一十六章

條件免費閱讀https:-